从华为251事件解读“网络舆论攻击”:一种全新的非军事战争手段

郑刚 2019-12-11 浏览:
舆论攻击从本质上是一种不对称作战,防御的一方若只能被动应付的话,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因此,采取多种方式主动进攻,查清恶意信息渠道来源与传播者,通过行政、经济和法律手段对其进行反制才是真正治本的办法。

从华为251事件解读“网络舆论攻击”:一种全新的非军事战争手段

【导语:最近,本来已经渐渐远离了公众舆论中心的华为公司,突然因为一件前离职员工李洪元被无故关押251天的案子,再度刷屏,只是这一次刷屏的结果,和一年前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完全相反。上次孟晚舟被扣,华为一夜间成为无数网民力挺的对象,“我们都是孟晚舟”成为最热的标签,但这次却是无数的“华粉”(指华为粉丝了),在一夜间转黑。有网友感叹说,李洪元的一纸判决书,废掉了华为一年所有的公关稿,这个说法虽然略有夸张,但这次华为因为李洪元事件而陷入一场空前的公关灾难和网络舆论风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运用与现代市民社会的逐步成型,网络作为一种全新的舆论载体对公民、企业与国家的形象塑造与破坏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本文通过对网络舆论环境与信息传播特点的分析,较全面地阐述了网络舆论攻击这一以挖掘放大负面信息为攻击工具,打击个人、企业及国家的新型攻击方式,详细分析了网络舆论攻防的机理、程序及使用资源。并对我国如何应对全球化条件下的网络舆论对抗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思路与对策。

目录

一、基本概念与定义

二、产生的背景

三、网络舆论攻击的具体特点

四、网络舆论攻击的类别

五、网络舆论攻击的操作程序、步骤与要领

六、针对恶意网络舆论攻击的防御与反制之道

七、企业级网络舆论战的人员具体编成与资源配备

八、我们的因应之道——打赢全球化条件下的网络舆论战

2008年对于所有的中国人都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从年初的南方雪灾,拉萨3.14事件,5.12汶川大地震,国内频发的群体性事件、奥运前西方基于西藏及其人权问题对奥运会火炬传递的抵制,这一切都给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而且也确实给整个国家、政府和人民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与风险。如果不是党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应对得力,甚至已经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造成威胁与损害的原因与以往的军事、战略性压力不同,都更多地表现为非传统性安全威胁,其中,网络舆论战就是这些非传统性安全威胁中值得注意的一种全新对抗样式。

一、基本概念与定义

网络舆论战顾名思义就是一种针对特定国家或者商业机构,通过发布、扩散真实或虚构的信息,实现大面积快速传播,制造热点事件,诱发社会公众和其它利益关联体的舆论抵制及其相关制裁手段,从而达到战略目的的行为。

舆论攻击其实久已有之,用老百姓的话俗称“造谣”。从军事理论的观点看:一般认为舆论攻击是心理战的一种特殊类型,主要通过发布、扩散真实或虚构的信息,破坏敌对方的形象声誉,从而制造敌对方政府、军队与民众之间的矛盾,赢得第三方及其它利益关联体的支持,从而为己方的获胜制造条件。在以往的军事学说中,舆论战或舆论攻击从来只是一种辅助的手段,到了互联网时代,网络舆论战的地位为何得到如此的提升,甚至被称为一种全新的非战争军事斗争手段呢?

二、产生的背景

网络舆论战主要建立在以下几大历史背景条件下:

1、现代市民社会的初步形成

根据联合国的有关报告,从2000年到2025年,世界城市人口将从24亿猛增至50亿,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由47%升至61%以上,也就是说在未来十多年年间,全世界的城市人口将增加将近40%,随着经济的持续增长与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加深,全世界将形成一个人数超过十亿,成份比较稳定的中产阶级市民群体。在中国,如果不算内地中小城市与农村,珠三角、长三角与北京环渤海和其它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事实上已经初步进入一个市民社会阶段。这种市民社会有以下核心特点:居民经济实力与文化素质相对较高;信息传播途径相对多元;政治、经济、社会决策相对公开透明,行政活动传统行政垂直指令式色彩减弱,而更多采取政府主导、专家论证、新闻媒体设置,民众参与的互动式模式进行。

2、大众传媒的兴起

合乎市民兴趣,更多以市场化方式运作的大众传媒日渐兴起,并在一切非政治性的经济、民生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由于拥有分布广泛的信息渠道来源、专业采编团队及其披露发布信息的渠道平台,媒体对公众舆论与关注点的塑造能力日益加强,能够迅速引导、甚至制造公众及政府的关注重点,并设置讨论议题。

3、互联网——这一隐蔽性强、信息传播速度惊人的媒体的存在

互联网区别于传统媒体,具有互动性强、声光电文字多重感知方式、实时等特点,而且由于网络信息的海量特点、代理器隐蔽IP地址以及惊人的信息传播速度,使得负面信息的发布与传播更加难以被监控与管制。对新闻管制机构与被攻击方而言,如果对传统媒体的监测可以以“周”计,对网络空间的监测就只能用“天”甚至“小时”来计算。

4、全球化环境带来的人员信息交流的频密与多元化

1990年代以来,世界主要国家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全球化程度的加深,交通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之前难以想象的跨国商务活动变得可能,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人民的人员交流、信息往来达到之前任何一个时代不可想象的程度,这一方面促进了全球共同价值理念(注1)的进一步普及,另一方面也使得人群对信息的接受越来越具有“分众效应”(注2)的特点。

来源 : 东方锐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郑刚
郑刚
海外风险管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