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以来国外左翼学者对市场经济的新思考及其启示

刘明明 2019-12-02 浏览:
市场经济与社会制度属性之间的关系是20世纪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一段时期内两大阵营的学者甚至达成了共识: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相结合,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相结合。资产阶级学者通过批判计划经济存在的问题而攻击社会主义,恪守经典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学者则抨击市场经济的种种弊端以揭露资本主义的不人道。进入21世纪,市场经济与社会制度属性之间的关系仍是左翼学者关注的重要课题。

金融危机以来国外左翼学者对市场经济的新思考及其启示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人类社会的波及和影响是全方位的,它不仅在经济领域打破了资本主义长期繁荣的神话,而且在政治领域对现代国家的治理能力和财政能力提出了严峻挑战。当然,金融危机在知识领域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它证伪了许多理论观点和模型,冲击着许多学者的传统认知,其中包括对市场经济这一宏观问题的判断。本文以国外左翼学者为重点考察对象,分析他们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对市场经济的新思考。需要指出的是,国外学界对左翼和右翼的划分标准不一,但综合国外学者的观点,可以将左翼在经济领域的主张概括为:将金融危机理解为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明显失误;[1]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利润逻辑,主张建立一个人道、团结的替代性社会,这个新社会以工人阶级的利益为重,并试图将工人从资本主义社会所产生的物质贫困和精神痛苦中解放出来;[2]主张经济民主和平等;[3]反对自由放任市场,支持政府干预与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4](P416)这些主张成为本文判断一个学者是否属于左翼的标准。

一、2008年金融危机表明自由放任市场的终结

国外资产阶级右翼学者将苏联解体视为是社会主义历史的“终结”,声称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战胜了封闭僵化的社会主义,似乎摆脱了意识形态斗争困扰的人类社会将前途光明。然而,这种喜悦和猖狂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马克思在19世纪提出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仍像幽灵一般飘荡在资本主义的上空,21世纪初就上演了一场罕见的经济大衰退,它不仅显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预见性和时空穿透性,更是给了风头正盛的新自由主义当头一棒。

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巴伯拉(RobertJ.Barbera)认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明斯基式的危机,因为海曼·明斯基很早就提出:实体经济的持续平稳发展会强化投资者的信心,而这种信心会激发人们进行金融冒险,最终导致金融不稳定。但为什么政策制定者和学界对此置若罔闻?巴伯拉认为,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随着苏联政体的瓦解,自由市场的理念深入人心,得到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大力支持和推广。在现实中,苏联模式的失败被很多人看作不仅是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胜利,更是市场经济对计划经济的胜利。这不难理解,因为相比于指令性的计划经济,自由市场经济在激发经济活力、合理配置各要素、应对短缺、满足人们多样需要等方面的优势明显。但问题是,人们对自由市场的敬仰和崇拜超出了理性,认为市场自身的机制已经完美到无须政策干预的地步,最终“亚当·斯密当年所主张的那只‘看不见的手’,在人们眼中已经被神话成一只全能的‘上帝之手’”。[5](P8)

英国经济学家格雷厄姆·特纳(GrahamTurner)认为,新世纪伊始的次贷危机表明,建立在毫无羁绊的市场经济基础之上的全球化运动走向了歧途。在他看来,席卷美国和欧洲的房地产泡沫绝不是偶然事件,而是政府缺乏市场监管带来的后果,是市场经济不惜一切代价扩张自由贸易的不懈动力的必要组成部分,而国际主要跨国公司则成为经济扩张的主要推动力量。[6](P1-2)特纳从劳资关系出发解释金融危机,他认为,政府纵容企业攫取过多的利润而牺牲工人的收入,为了维持足够的经济增长并满足工人的居住需求,政府又放任房地产泡沫的扩大,鼓励消费者用高杠杆购房,从而埋下了隐患。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Stiglitz)也同样认为,全球化议程已经与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紧密联系在一起,后者推崇自由市场和金融自由化。在这场危机中,我们看到在最市场化的经济体中的最市场化的机构失败了并向政府求助,因此,世界上每个人都会说,这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终结。[7]

美国前副财长罗杰·阿尔特曼(RogerAltman)指出,本次经济危机是一次地震式的全球事件。过去30年,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盎格鲁—撒克逊模式在全球范围内扩张,国家的职能在不断削弱,解除管制、私有化、打破资本和贸易的壁垒日益上升。现在,历史迎来了新的篇章,全球性经济危机表明自由放任经济的时代已经结束,盎格鲁—撒克逊的金融体系被认为已经失败,伴随着对市场的重新管制,国家的作用再次扩大。[8]科斯塔斯·潘拉若塔基斯(CostasPanayotakis)也认为,随着顽固的保守主义者美国前总统布什公开声称“市场运行并不良好”,现在形成了一个基本的观点,即过去30年的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共识正在走向终结。[9](P1)

美国伦道夫学院校长布拉德利·贝特曼(BradleyW.Bateman)指出,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后的大衰退,在宏观经济学中引发了许多根本性的争论,也重塑了宏观经济学的正统观念。然而,20年前,在宏观经济学家中存在一个基本共识,即最自由决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是无效的;在大衰退开始以后,产生了一个新的共识,即当总需求崩溃时,自由裁量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在确保产出方面占有一席之地。他认为,目前经济学界对采取何种形式最合适尚未达成共识,但都能接受的是:某种形式的自由裁量的宏观经济政策是有效的,因此是可取的。[10]

来源 : 《教学与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