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博洲 | 从骑白马到戴红帽的政治犯——陈明忠

蓝博洲 2019-12-02 浏览:
回到学校之后,陈明忠跟其他经历了二二八事件的冲击的台湾青年学生一样,思想上一度陷入没有出路的苦恼。他们不得其解的是:祖国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台湾同胞?他们进一步想要知道的是:台湾和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为了要有一个完满的解答,他们于是大量地翻阅从大陆进来的杂志,这其中包括了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杂志。通过这样的学习,他们觉得书上所论述的都非常有道理,这也才认识到:原来祖国有两个,一个是现在欺负我们的国民党政权所代表的白色祖国,另一个则是要打倒国民党政权的共产党所代表的红色祖国。
【著名社会运动家、社会主义理论家,台湾“统左”阵营的代表性人物陈明忠先生于2019年11月21日离世,享年90岁。
陈明忠先生的生命历程跨越台湾的日据与光复,历经台湾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两度因为追求政治理想被捕入狱。他也是连结两岸关系的重要人物,2005年陈明忠先生在国民党中常会的演讲,促成了连战访问大陆的“破冰之旅”。
陈明忠曾在一次采访中说:“第一,我生错了时代,但没有做错事,就这一点来讲,我没有遗憾。第二,我大概在有生之年还看不到两岸统一,这是小小的遗憾。不过,没有关系,大趋势是挡不住的,我已经知道,统一不成问题。”他生前最后的时光虽然不断与病魔斗争,但对于两岸的未来仍然充满了乐观。陈明忠作为一位历史见证者,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一生历经的折磨与挣扎也将永存于历史。
“三联学术通讯”特推送蓝博洲记录陈明忠先生事迹的文章,“从骑白马到戴红帽的政治犯——陈明忠(1929-)”。本文选自蓝博洲《老红帽》一书(南方家园,2001年)。】

蓝博洲 | 从骑白马到戴红帽的政治犯——陈明忠

陈明忠 一九二九年一月二日出生于台湾高雄冈山,著名社会运动家、社会主义理论家,是台湾“统左”阵营的代表性人物。在“戒严”时期两度被捕入狱,是台湾最后一个政治死刑犯,一共坐了二十一年黑牢。他一生经历日本殖民统治、“二二八”事件、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党外民主运动,以毕生的实践、反省和思辨,探索民族和平统一的未来和人类全面解放的道路。

陈明忠,日据下高雄冈山一个地主的儿子;小时候,他最大的志愿是当一个骑白马的日军上将;可他后来却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一个日本人、而是日本人蔑视的“清国奴”。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发生后,就读台中农学院的他,参加了谢雪红领导的“台湾民主联军”,担任突击队队长,实际参加了战斗。乱平之后的整肃期间,因为曾受他保护的大陆来的周进三院长出面营救,幸免于难。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了结。

一九五〇年九月,白色恐怖的风暴袭击全岛时,他的“二二八”老帐又被拿出来翻算,并被戴上“红帽子”,处刑十年。

一九七六年七月,他又因所谓“陈明忠叛乱案”而再次被捕,并以秘密审判而以“二条一”(惩治叛乱条例第二条第一项)唯一死刑起诉;经海外民主人士声援下才得幸存,改判十五年有期徒刑。

他因被捕时遭到酷厉的刑求,身体状况奇差;他太太于是在一九八五年起为他申请“保外就医”,但是直到一九八七年,他的双脚已完全无法走动时才获准。

一九八八年元月,蒋经国去世,他获减刑三分之一。这样,已经坐满十一年牢的他,终于获得真正的自由。

二〇〇五年二月廿七日,他应邀前往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举办的“二二八事件”纪念活动发表《二二八事件——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讲演。国民党主席连战随后发表了题为“抛弃敌对、期待和解”的讲话呼应,并于两个月之后率团访问大陆,为两岸和解、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奠定新的里程碑。

陈明忠的讲演恰恰起到了推动历史前进的临门一脚的作用。

地主的儿子

一九二九年,陈明忠在当时高雄州冈山郡冈山街一个叫做“五甲尾”的小乡村出生。这个村子现在叫嘉兴,在一九九四年的水患中是灾情相当严重的地方。

陈明忠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祖父留了十甲以上的土地。时值日据时期农业生产转为工业投资的阶段,他父亲那代人不但继承了祖父的遗产,还经营了一个牧场,一个榻榻米工厂和一个火炭厂;在日据时代的台湾,算是经济条件相当好的家庭。尤其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民生物资十分缺乏,市面上公开销售的猪肉等等都没有的情况下,他家因为在乡下,还有地下管道可以供应,所以,他完全感受不到战争时的穷苦生活。

原来我不是日本人

日据时期的小学分两类:一是给日本人念的小学校,一是本省人读的公学校。陈明忠六岁入学,念的是五甲尾公学校。

蓝博洲 | 从骑白马到戴红帽的政治犯——陈明忠

1940年的五甲尾公学校

尽管陈明忠曾经参加过“二二八”的武装行动,也分别在五〇和七〇年代坐过政治牢。但是,他却认为他的整个思想成长的过程说起来却很曲折、很惭愧。

日本在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进入军国主义时代。陈明忠就读公学校二年级时,中日战争爆发。所以,他们这一代人从小接受的就是日本殖民当局的“皇民化教育”。当时,陈明忠的老师曾经告诉他们这些殖民地的孩子说:

【“你们是台湾人,但也是日本人。”】

小学生总是特别听从老师的话的。陈明忠对老师的这句话信以为真,从而也就一直认为自己也是日本人,是天皇的儿子。因此,那时候只要有人问他:

来源 : 三联学术通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蓝博洲
蓝博洲
文学作家、夏潮联合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