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中宁 赵瑜:社会主义再出发

于中宁 赵瑜 2019-12-05 浏览:
毫无疑问,中国需要继续开放,继续向西方学习,但是这种开放式的学习必须建立在对西方深刻的分析和认识基础上,而不是简单的搬用西方教条。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重心,应该是再一次竖起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大旗,深刻总结40年来的经验和教训,深刻分析和认识西方的历史、文化、制度和思想体系,从思想方法的角度客观认识,西方今天的发展历程也有其成功和失败的方面,只有经过一个去糟粕取精华的过程,才能提炼出对我们真正有用的“营养”。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论述,是在总结了欧洲式社会主义和中国70年发展经验的一个高度理论概括,是社会主义思想的新发展,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证实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有效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经过实践检验的社会主义思想的新发展,显然社会主义在发展道路上,通过不断进行修正和调整,正在重新出发。

于中宁 赵瑜:社会主义再出发

改革开放以来,一些人习惯于把美国或西方的现行制度当作“理想模式”,以此衡量中国各方面体制的不足,甚至把“全盘西化”作为改革的终极目标。这种思维方式本身就是需要检讨的。

首先,美国和西方,它们的经济、社会、政治现实是否与它们所宣传的这套制度相一致?它们做的和说的是否一致?如果不是那么回事儿,那么以西方所宣扬的这套理论为模本的全盘西化就成为一个伪命题。

其次,资本主义、工业化、现代化是怎样产生的?工业化作为人类历史上生产方式的大变革,到底与西方所宣传的这套制度是什么关系?如果西方现存制度和工业化之间并没有合乎历史和逻辑的因果关系,那么西方这套理论从根子上就是一个伪命题。

第三,基于对前两个问题的深刻审视,考察人类历史的趋势,人类的未来之路到底在哪里?西方所宣传的这套制度能够终结人类历史吗?如果不是,那么全盘西化就不仅仅是一个错误认识,它更是对人类发展道路的错误指引,甚至可能把人类引向大规模的毁灭性战争。这不是危言耸听,西方所有严肃的历史学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500年来,西方在传播文明的光环下对人类的大规模屠杀史不是可以轻易抹掉的。

第一个问题是现实之问;第二个问题是历史之问;第三个问题是未来之问。本文主要从经济的角度讨论与之相关的几个问题。

新现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对西方理论提出的质疑

中国的主流学者喜欢用西方经济学理论解释中国现象。但是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人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西方人一度宣称中国的制度是“落后”的,认为这是生产力不发达和科技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的改革开放参考了西方市场经济体制的合理部分,但并没有全盘照搬,在改革开放中,中国的生产力以前无古人的速度迅速发展,现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科学技术在某些方面已处于世界前沿,追赶的步伐日益加快。以中国巨大的消费和生产能力来看,中国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具有全面竞争优势的国家。

同时要看到,中国学界受自由派学者的误导,严重歪曲了向西方学习的内涵。他们不研究西方经济体系的实质,不研究那些形成西方经济结构的基本的法律和政策框架,也不研究西方经济的现实运行及其发展轨迹,仅凭他们在西方学到的一点经院派理论,就在一些领域力推连西方都没有实行的自由经济政策,这给中国经济一些领域的改革进行误导,产生了很大麻烦。例如在房地产、医疗、教育以及环境、资源、食品等为人民提供基本服务或基本生活条件的领域,由于向“完全”市场化转型,致使全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引起人民的普遍不满。

中国发展的实践,从正反两方面经验颠覆、或至少质疑了西方从政治学到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但是,引导中国生产力发展的基本制度,仍然被国内外很多学者看不顺眼。在中国经济发展的事实和主流学者的教条认知之间,产生了巨大落差。

这一现状反映出国内思想界长期的混乱。同时,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及其突出表现,也使西方学者一时无所适从。

弗里德曼等主流经济学家是怎样认识美国经济的

美国的经济现实,和美国的媒体所宣传、并被中国某些学者奉为圭皋的制度特征,两者一致吗?美国人做的和说的相一致吗?

1980年,弗里德曼在他的堪称自由资本主义纲领的《自由选择》一书中批评了美国几乎所有经济政策。实际上,关于美国经济的性质,美国很多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是有共识的。早在上世纪50年代,凯恩斯学派的著名经济学家汉森、加尔布雷斯和萨缪尔森就认为,美国实际上是一种混合经济。萨缪尔森在其《经济学》教科书中指出,

【“现代的社会经济制度,没有一个是其中的一种纯粹形式。相反,社会是带有市场、指令和传统成分的混合经济。从来没有一种100%的市场经济。”】

所谓混合经济就是社会资本主义。美国经济的基本法律政策框架及经济运行的特征都表明,美国经济的实质是社会资本主义,虽然美国所有学者都不愿意使用“社会主义”这个词,而用“现代资本主义”来定义。

2019年去世的安德鲁·马歇尔曾担任六任美国总统的高参。他在2018年6月发表的《以苏联为例:评估计划经济与集权政体的可持续力》一文中指出:

【“总体来说,美国政府和主流经济学家都认为苏联经济制度至少初期取得了巨大成功”。“上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观点对自由市场经济的认识,并不像此后那样坚定。当时的著名经济学家对上世纪30年代的记忆尤为深刻,特别是苏联的快速工业化与资本主义世界面临的严重经济危机形成了鲜明对比。”“更为根本的原因是,当时普遍流传一个观点,认为资本主义过去创造的一个时代已经终结……资本主义的‘无政府状态’、以个人利益为基石的经济制度,已成为经济持续发展的障碍。”】
来源 : 经济导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