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东北经济发展:回顾与思考

乔榛 路兴隆 2019-11-24 浏览:
东北经济在中国的经济格局中占有突出地位。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及计划经济体制时期,东北经济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而改革开放后东北经济则出现了增长相对滞后、在全国的经济地位相对下降的现象。新中国70年东北经济发展的历程显示:一个地区经济发展与国家经济发展大势高度契合;一个地区经济发展与国家经济发展大势在一个阶段的契合会产生路径依赖;要实现东北振兴必须关注人口流动的问题,并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消解这种人口流动带来的负面效应;解放思想是东北地区破解各种问题的出发点和重要抓手。

因此,在新中国70年的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历程中所看到的趋势,其背后最直接的根据是资源流动取向的变化,从改革开放前资源或生产要素更多更大规模地向东北地区集中,到改革开放后资源或生产要素更多更大规模地向东部沿海地区集中。这最直接地影响了东北地区与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增长的差距和经济地位的变化。如果进一步探寻这种资源流动的原因,那么深一层次的根据是资源配置方式的改变。资源配置方式的变化,使东北地区在计划经济体制的先发优势到市场经济体制变成了某种负担,如此引起的增长趋势改变就成为一个自然的事实了。分析这种趋势改变的逻辑,不仅可以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也可以找到一些扭转目前东北地区经济发展趋势的策略。

三、新中国70年东北经济发展带来的启示

对新中国70年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历程的回顾,以及对东北地区经济发展不同趋势的统一解释,目的是实现东北地区的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为此,从东北地区在新中国70年的经济发展历程中找到一些重要启示,并找出一些有效策略,是进一步研究的意义所在。

从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历程中得到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启示是: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与国家的发展大势密切相关,凡能够与国家发展大势相契合,就可以获得发展的先机和优势;相反,就可能进入发展滞后的轨道。在改革开放前后的东北地区发展轨迹中可以明显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一种趋势。国家发展大势决定资源流动的取向,符合国家发展大势的地区,会成为资源流动的集中地。因此,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才能使一个地区契合国家发展的大势?这要决定于客观和主观两个因素。从客观因素看,主要是一个地区的优势是否可以很好地满足国家发展大势的需求;从主观因素看,主要是一个地区能否将自身优势与国家发展大势结合起来,同时能否创造性地实现自身优势的动态化调整。在客观因素上具有优势的地区,通常会得到相对好的发展机会,只要该优势能够与国家的发展大势保持较长时间的契合,那么该地区经济一定会保持快速增长。当一个地区的客观因素优势消减时,对于这样的地区来说,考验是巨大的,需要做出更大更多的努力才可能得到发展或扭转发展的颓势。东北地区在新中国70年的发展经历中从契合国家发展大势到滞后国家发展大势,不仅使我们认识到东北地区经济发展的症结,而且也为我们寻求东北地区经济发展提出了方向。在如何契合与国家发展大势的问题上,要更多地激发主观因素,特别是创造性地实现自身优势的动态化调整。任何一个地区都会有自己的优势资源,但这种优势并不在于其量上的充裕程度,而在于质上与宏观发展趋势契合的程度。如东北属于我国资源富集的地区之一,但有些资源虽然具有量的优势,但缺乏经济效益。关键是不能把这些优势资源与国家发展大势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粮食是东北的优势,产量全国领先,但经济效益并不高。问题在于,没有实现粮食供给从吃得饱到吃得好转变,在实现绿色有机方面没有实现深度挖潜。因此,探索使资源优势与国家发展大势相结合是实现东北振兴重要的切入点。

从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历程中得到第二个启示是:一个地区在与国家发展大势契合时获得的发展机会会演化为路径依赖并形成经济发展的滞后因素,还会阻碍该地区适应国家发展新趋势的顺利转型。不同的经济发展趋势是基于不同的条件和动力形成的,当发展趋势发生转变时,推动新发展趋势的条件或动力很难在旧的发展趋势下快速形成,甚至因为旧的条件或动力依然在发挥作用而被阻滞。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先发地区的劣势,也是先发地区在转型期需要破解的难题。东北地区在新中国70年的发展历程中比较明显地存在着这种转型的问题。人们目前讨论的东北地区经济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都是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有利于东北地区发展的因素,包括国有经济比重大、重工业比例高、资源富集等,都是东北地区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显示优势的重要根据。然而,这些因素在市场化取向改革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都变成不利因素。因此,东北地区在新中国70年的发展经历中呈现出来的相对地位改变主要是这种发展条件带来的结果。这应该是探索东北地区振兴的重要出发点。以此出发去寻找振兴之路,不能急于求成,而要在必须保住底线的基础上,积极寻求新发展机会。在转型阶段,像东北这样的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发展较快地区很容易落入一种停滞的陷阱。为了不引起这样的结果,在转型阶段一定要处理好“破”和“立”的关系。“破”是要突破旧体制、旧结构;“立”是要建立新体制、新结构。处理好二者的关系,既不能不破不立,也不能只破不立。改革开放后的较长时间里,东北地区在改革问题上表现出来的是不破不立,即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国有经济改革和调整,也没有花大力气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因此体现出一种“吃老本”的发展局面。这种局面长期维持,一旦达到某个节点,会出现国有经济快速下降的趋势。然而,在新的形势下,东北地区扭转其发展态势,还要守住国有经济的底线。这好像是一个悖论,因为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东北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原因之一便是国有经济比重过大,而现在国有经济比重下降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吗?对此,一定要辩证地看,保持一定比重的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而且随着改革深化,国有经济的比重下降逐步形成了与非公有制经济间的结构平衡局面。国有经济所发挥的功能将得到新的显现,保持一定比例的国有经济是东北地区保住发展底线的一个重要保基础。国有经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特殊地位是该体制的主要特征,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种常态。契合这一态势,应该是东北地区扭转其经济发展困局的一个新的机会,简单地讲,就是在处理好国有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的关系时,寻求一种新的平衡,以走出一条东北地区特有的发展和振兴之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