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曦:在资本主义困境与危机中凝聚左翼力量——2019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述要

田曦 2019-11-23 浏览:
社会主义大会是美国左派的重要集会场所。2019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主要围绕资本主义的困境与危机、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回应现实问题、寻求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斗争与策略等主题展开。会议从具体问题指向资本逻辑批判、资本主义系统批判,其中既展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生活”和“规则”,也让我们看到身处资本主义体系中人的彷徨与呐喊以及寻求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努力。会议试图将传统马克思主义与当下美国左翼的关注点融合,在凝聚左翼力量上有积极作用;但对大会中的各种观点应予以分辨,并不是所有谴责资本主义、批判资本的都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

田曦:在资本主义困境与危机中凝聚左翼力量——2019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述要

在阶级斗争日趋激烈、社会运动复兴、社会主义呼声日益高涨的时刻,社会主义大会成为美国当下左派的重要集会场所。2019年美国社会主义大会由美国最大社会主义组织“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雅各宾》杂志、干草市场图书[1]联合组织,于7月4日到7月7日在芝加哥召开。今年大会的标语是“无国界、无老板、非二元性别”,每间会议室墙壁上都贴有卡尔·马克思的海报以及其他描绘各种社会主义思想家及其事业的海报,参会人员来自世界各地,有1700余人,参会人员较为混杂,成员内部甚至存在诸多矛盾与相互冲突的政治观点。除开幕式、闭幕式和特别全体会议外,大会设有79个分会场,每个分会场都有1至5名主讲人,讨论议题广泛,涉及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黑人解放、劳工、帝国主义、美国政治、移民正义、性别解放、气候正义、残疾群体、国际主义、原住民解放、文化、反法西斯主义、反种族主义、革命历史、科学和社会、帝国主义等。在此期间,穿插进行的还有小组讨论、舞会、书市以及不同群体的集会等。

一、资本主义的困境与危机

(一)殖民、后殖民批评视角下的资本主义

面对美洲土著印第安人和黑人至今仍遭受歧视与压迫的现状,如何推动反殖民主义的发展,清除殖民主义后遗症,以和平方式走向种族平等一直都是美国左翼关注的问题。俄亥俄州立大学的英语系副教授普拉纳夫·加尼(Pranav Jani)做了“殖民主义、奴隶制和资本主义起源”的主旨发言,将殖民主义看成资本主义得以确立、发展和壮大的基础或支点,认为殖民主义、定居者殖民主义和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与资本主义的崛起交织在一起。殖民主义者以有色眼镜看待殖民地民族,以资本主义叙事框架将其描绘为幼稚、低等和软弱的民族,因而他们常以“功臣”或“救世主”自居,傲慢地认为是自己将殖民地人民带入了历史。对此,普拉纳夫·加尼引用了出生于安迪瓜的著名女作家牙买加·琴凯德在《弹丸之地》中的一段话予以反驳:

【“即使我原先像猴子一样生活在树上,也比遇见你们之后,遭遇这些屈辱的事和变成殖民地的奴隶要好。”[2]】

欧美殖民主义是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一个方面,从一开始就有种族灭绝倾向,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霸权统治,使殖民地人民堕入黑暗的深渊。为了殖民地大国的利益而用暴力夺取土地、金银,并将它们转化为大规模的私有财产和资本,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原始积累。任何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都离不开反殖民、反帝国主义的斗争。通过回顾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者关于殖民主义、反殖民民族主义和革命的思想,例如,原始积累、生产方式、不平衡和联合发展、帝国主义以及被压迫民族的自决等,普拉纳夫·加尼引出了马克思主义国际主义的真正传统。

康奈尔大学历史学副教授拉塞尔·里克福德(Russell Rickford)专门研究了二战后非裔美国人的政治文化、黑人激进传统和跨国社会运动。他指出,激进的历史,特别是黑人活动家为自己的解放而斗争的历史,在校园里经常被故意掩盖和否认,因而传授历史是帮助人们争取权利的有力工具。以提高黑人民族意识和跨国意识为教育及社会使命的机构,充当了传播泛非洲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和培训解放斗争潜在领导的工具,尽管这些机构从事学术上的提升工作,但从社会政治意义上讲,其主要目的是反对霸权。在20世纪70年代泛非意识形态影响力加速的背景下,活动家们强调,他们不仅是“黑人”,而且是20世纪70年代早期运动中占主导地位的“非洲人民”。非洲认同、反对南非的少数白人统治与葡萄牙殖民主义的非洲解放运动的团结,在不同程度上也是自由主义者、文化民族主义者、政治导向的革命民族主义者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主要目标。但文化民族主义者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以及在种族或阶级分析上的教条立场很难使这一目标顺利实现,例如作为一个跨越意识形态支持非洲解放的统一战线的重要组织——非洲解放支持委员会因为这种分歧,最终于1974年后衰落并且分裂了。因而种族/阶级的民族解放方向是解决这种分裂的可能方案。

(二)全球资本主义体系视角下的资本主义

对资本主义的全景立体理解不仅应从殖民主义角度出发,更应从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角度出发,理解资本主义的崛起既要看到英国工人,也不能忽视北美原住民的土地、非洲黑人奴隶的身体,还有印度与中国的农民、拉美的白银。来自威斯康星州麦迪逊的土著权利活动家布莱恩·沃德(Brian Ward)也表示,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不是温情脉脉的,它只有通过奴隶制和定居者殖民主义才能实现,“美国这个国家就是建立在偷来的土地上的”。布莱恩·沃德在题为“北美的定居者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主旨演讲中指出:在北美,以土地为生存资源的原住民被无情驱赶、几近灭绝;欧洲白人在北美建立永久殖民地,不断寻求获得土地,原住民并非毫无意见;当下,站在原住民立场上反对殖民主义,与站在工人立场上反对资本主义应是一致且相互支持的。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