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 崔鹤鸣 田飞龙:为“中美经济半脱钩”做理论政策准备

杨帆 崔鹤鸣 田飞龙 2019-11-19 浏览:
始终思考中国与世界的和谐关系而不仅仅是中国作为一个标准民族国家的具体利益和秩序,这是一种独特的中国“天下主义”哲学视野和政治伦理。对世界负责,而不仅仅是对国家负责,在十九大报告中有战略性表述。对中国的“跨国意图”,西方战略圈与媒体的解读存在严重的视角缺陷,即将中国视为一个类似于既往日本、德国式的霸权国家,从自身历史经验出发相信中国“强则必霸”。近期美国的鹰派智库与团体的聚会发言显示出一种“世纪幽怨”,忽而“中国崩溃”,忽而“中国威胁”,丧失理智与清醒。

杨帆 崔鹤鸣 田飞龙:为“中美经济半脱钩”做理论政策准备

【提 要】“中美经济半脱钩”的概念及其主要,是由中国学者最先提出的。美国高级智库也已做出系统报告,中国需要抓紧研究对策。不直接对抗,从第三方寻求合作力量,有理有利有节地承担起人类和平发展的治理责任,将民族复兴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结合思考并统筹推进,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教义精髓的辩证理解和创造性的实践运用。“半脱钩”试图建构一种应对中美贸易战“持久化”的理性分析框架,以对国家民族利益及人类和平发展高度负责的信念寻求在战略上的妥当思考与设计。

(一)中国学者的“半脱钩”理念

“半脱钩”概念是杨帆教授和崔鹤鸣先生在2019年6月份,针对美国“脱钩轮”而提出来的。

1. 杨帆提出:中美经济关系不可能完全脱钩,客观上是“半脱钩”,这不是我们愿意的,是美国启动贸易战的结果

(1)5G为核心的科技竞争。
(2)直接影响产业链调整。
(3)金融斗争。美国可能断绝美元交易,国际贸易清算系统,冻结资产,外资撤资。
(4)贸易。高关税可能加到 40%。
(5)服务贸易,包含旅游,信息、知识产权,媒体,评估,财务,法律等。
(6)文化,包括价值观、教育,留学。
(7)局部全脱钩,如台海南海发生局部军事冲突,两岸之间彻底封锁。香港问题。

2. 崔鹤鸣的观点

(1)中美贸易战有持久战的趋势和迹象,“半脱钩”跟持久战相联系。持久战为什么是持久战?对中国来说,按美国的结构性改革要求,谈成了我们不能承受, 签下来也履行不了,和WTO一样,我们先答应它,走着走着发现不赖帐不行,金融系资本市场无法开放,甚至产品市场都不敢,两桶油,开车加油都被控制,电讯产品也被控制。全面服务业概念也没开展。
(2)谈崩的概念是全脱钩,中国的承受主体是政府,是党和国家的政权,美国承受主体是选民,我们只要政权在,搞两弹一星的时饿死千万人也搞,但西方国家不可想象,美国承受力确实不如中国,美国选民对特朗普压力越来越大,华为问题、贸易战问题,产生声音说不该这么打。谈崩了美国承受不了,因为其承受力差。我们更承受不了,我们依靠美国更多。谈成与不成都无法承受,所以是持久战,不可能谈成、也不可能谈崩,中美经济关系就是“半脱钩”状态。
(3)提出“新全球化”概念,是重组以后的全球化,基本宗旨是强化全球化的规则管理,强化全球化治理。原来规则管理太软,中国确实钻了空子。没人愿意脱钩,问题是不得不“半脱钩”, 中国要不要遵守全球化规则?还是有利就遵守、没利就不遵守?比如TPP中国可以参加,但前提是什么?如其中有一项劳工权利,劳动者有罢工和组织工会的权利,能不能实行?
(4)还提出了“中国模式”的特点之一是利用全球化规则的管理漏洞,用“举国体制”做很多事情,保持权力对市场全面管控,市场化国家做不到。崔鹤鸣认为中国模式是“权力控制的半市场经济”,半个权力,半个市场。
(5)产生若干个全球化集团都是多边和双边贸易的,比如北美贸易集团,TPP拓展了,如欧洲日本形成了零关税协议。多边集团中国被边缘化,这也是“半脱钩”。
经济增长会退到某一个程度停下来,看能不能找到平衡点,不出现危机,经济发展水平往后退,技术有可能降维。我认为美国结构性改革没什么了不起,可以接受。黄奇帆建议“三零”,零关税、零补贴、零障碍,美国关税现在比我们低。全球化的规则很多,对政府补贴也有规则,对关税等等、非关税壁垒也有规则,对技术转让也有规则。
(6)中国和西方冲突在全球化规则体系里无法解决。
遵守规则也有冲突,基本上能在规则体系内解决,中国的根本制度和市场经济冲突。传统工业化和城市化,苏联体系自成一体,无非就是效率低点。现在信息化、网络化想自成体系做不到,无法脱钩。全脱钩我们受不了,想变成苏联形成自己阵营,跟西方阵营对抗,这条路走不通了。
美国技术上不断加强管制,也没有对中国彻底封锁,对苏联是彻底封锁,两个体系有时候甚至想打打热战,或者代理人战争,现在美国也不会这么做,中国有些时候在跟随,有些时候钻空子。中国的劳工政策、土地政策、二元结构等等一系列和美国的自由主义结构是不同的。
(7)罗德里格《全球化悖论》指出,全球化治理要求各个国家相应放弃主权,全球化、国家主权、民主是三元悖论,只能居其二,不能三者都得。整个全球化在重组,“半脱钩”大背景:我们如果不愿意遵守新规则,一定被边缘化,TPP就是新规则,比原来WTO规则更加严格,如产地原则。

杨帆、崔鹤鸣指出

【“中美经济半脱钩”的概念及其主要,是我们最先提出的这也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高级智库的“原创性成果”。】
来源 : 昆仑策研究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