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美国在全球力推新自由主义,自己国内却极度反对它——美国大型媒体掩盖的一个事实

维森斯·纳瓦罗 2019-11-19 浏览:
现在人们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特朗普与外国的人物和国家关系上,以便在下一次选举运动中帮助他,向他提供有用的信息。为了个人的目的利用国家好像是他的财产一样,这就是特朗普典型的事情。这是可以揭露的。但是对他的选民没有引起很多人拒绝,因为他们知道政治制度的腐败。实际上特朗普的吸引力是他的表现在正常情况之外,因为他清楚地做其他人掩盖要做的事情。跳过斗牛场所有的协议和他的总统职务的伦理条件。他反对建制派是很有诱惑力的,打破所有的规则。他批评媒体是常见的,因为这些媒体是很不得人心的。

西报:美国在全球力推新自由主义,自己国内却极度反对它——美国大型媒体掩盖的一个事实

如果您访问美国,可能看到这个国家主要的新闻媒体对特朗普总统的巨大关注。实际上,他的活动集中在工作日的政治新闻,日复一日,从他的任期开始就是这样。媒体的这种报道趋势是负面的,放在首位的是批评他的做法、造假、粗鲁,很少有总统气派的走调,等等。在西班牙主要的新闻媒体上确实也发生同样的事情,对那个国家政治形势的报道是屈指可数的例外,相当缺乏。我不是正面评价特朗普总统的形象的人。完全相反。但是我认为这时新闻媒体让这个人物有如此高的能见度和众所周知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这有助于造成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对特朗普的行为的感觉,忘记这个国家政治生活中最大的现实问题是居民中很重要的一个阶层投了特朗普的票,很可能继续投票给他,因此不排除在下次美国总统选举中他再次当选的可能性。

我想重复的是似乎奇怪的是美国最大的问题首先不是特朗普,而是大多数白人劳动者阶级(他们是劳动者阶级的大多数)投了他的票,可能继续投票给他。这不是说其他的许多社会团体和阶级也投票给他。但是在特朗普的胜利(特别是那个国家的工业州决定了这个胜利),美国最有决定性的团体和发挥关键作用的是白人的工人居民区,其中某些地人在以前的选举中确实曾经投票给候选人奥巴马。更加令人担心的事情是白人劳动者阶级的这个阶层继续是非常忠实的。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原来投票给特朗普的人80%将再次投票给他。没有另外的任何候选人拥有像特朗普的选民这样高的忠实程度。这是在这个国家存在的大问题,对此媒体没有说话。同样令人担心的事情是特朗普政府的这些年期间,民主党(美国两党制度的另一个政党)几乎没有关注为什么这个人物赢得了选举,而民主党失败了。实际上,民主党经常耻笑特朗普的形象,而不是分析人们为什么投票给他,故意无视正好是民主党历届政府实施的公共政策造成他们投特朗普的票。在这里更多地集中在这个人物身上,很少注意民主党在特朗普的胜利中有巨大的责任。

特朗普胜利的原因:民主党建制派的新自由主义的公共政策

所有的情况明显地表明是是民主党的政治建制派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的公共政策与劳动者阶级的大多数对抗,他们感到被这个建制派完全忽视了。实际上这个建制派是在是在错误的设想之下行动的,即认为在这个国家已经不存在一个劳动者的阶级。在它的理想的根据中,它的社会基础过去和现在继续是中产阶级,因为它承认劳动者阶级或是已经消失,或是已经变成中产阶级(确实对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发生了某种类似的事情,其中包括西班牙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在这里民主党还没有消化掉特朗普的胜利,不理解它的选举的基础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从几年前一直在放弃这个党的劳动者阶级,这个党曾经叫“人民党”,现在可以确定为“金融资本的党”(“华尔街党”),它的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是华尔街的银行,包括前总统克林顿是总统候选人以及希拉里·克林顿当候选人时的资金来源。

民主党的特点是推动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

民主党从克林顿总统的时代起,与英国工党的托尼·克莱尔和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格哈德·施罗德一起创立 “第三条道路”,是工业的全球化和资本运动的旗手,助推了美国的去工业化(白人劳动者阶级就业工资更高的部门)。由美国大企业界(在美国人们熟知的企业类,也就是说有产者的阶级和国家的大型工业公司和服务的企业的管理人员)推动的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对全球主义的政策的支持。这种意识形态不仅代表放弃凯恩恩斯主义的公共政策,也放弃那些试图使资源分配有利于劳动界的政策。但是重要的是指出克林顿在1992年当选总统不是作为新自由主义者出现的。完全相反。他靠一项具有许多来自民主党内左派的竞选运动许多成员的计划获得那次选举的胜利。这些左派领头的是杰西·杰克逊,此人在1988年党内的初选中战胜了党的机构的候选人、马萨诸塞州长杜卡基斯。

杰克逊和他的“彩虹联盟”(民主党左派的联盟)的巨大胜利说明克林顿将许多进步的建议变成他自己的建议,比如制订一项全国的卫生计划,这在美国还不存在。这些建议助推了他的胜利,但是他获得胜利后很快抛弃了这些建议。实际上他不仅抛弃了“彩虹联盟”的大多数曾经变成他的建议的建议,而且甚至批准了某些更有利于企业界的建议,在他之前的老布什曾经推动这些建议。其中最重要的建议是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的自由贸易条约,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民主党的多数人反对,得到共和党人和美国南部的民主党人(民主党最保守的阶层)的支持。这项措施引起劳动者阶级的巨大愤怒和拒绝,他们决定在1994年的国会选举(克林顿胜利两年以后)中弃权,此事造成共和党在国会两院的大多数,当时被称为“共和革命”。实际上那次选举的结果是克林顿领导的民主党的失败,而不只是共和党人的胜利。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