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发展的观点”是唯物史观的核心吗?——唯物史观何以“唯物”(之一)

赵磊 2019-11-18 浏览:
“发展的观点”并不是唯物史观的专利。唯物史观与其它理论的根本区别在于:唯物史观是用“社会存在”来解释“社会意识”(简称“存在决定意识”),也就是用“唯物”的逻辑去解释人类历史的发展变化;而建立在唯心史观基础上的其它理论则有一个共同特征:用“社会意识”来解释“社会存在”。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发展的观点”是唯物史观的核心吗?——唯物史观何以“唯物”(之一)

【作者按:晚近以来,在实践唯物主义的语境下,人们对唯物史观的理解和把握,尤其是对唯物史观的“唯物”性质,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分歧。这种分歧的集中表现,就是如何解读“决定论与能动论之间的张力这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本问题”。对于这个所谓的“根本问题”,笔者另有专文分析。这里关注的命题,是如何理解唯物史观的“唯物”性质。围绕这个命题,我将分别讨论与此相关的五个困惑:(1)“发展的观点”是唯物史观的核心吗?(2)唯心主义者能否接受唯物史观?(3)唯物主义者为何要祈求于观念的帮助?(4)唯物史观究竟是世界观还是历史观?(5)什么是“事实”?顺便说明:其一,该博文是《唯物史观何以“唯物”》的第一部分内容,全文已经发表在《社会科学研究》2019年第6期。其二,博文中的注释和引文出处均已略去,需要核对出处的读者,请登录“中国知网“查阅原文。】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可以概括地表述为“唯物辩证法与唯物史观”。不论是辩证法还是历史观,在本体论的意义上,“唯物”这个前置定语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然而有一种观点却认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理论特质不在于其“唯物”的性质,而在于其“用发展变化的眼光看问题”。比如有学者认为:

【“唯物史观的核心是用动态的、发展的观点来解释社会结构的变化,这是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一个超越”。】

“发展的观点”固然是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重要特征,然而把“发展的观点”看作唯物史观的核心,我认为值得商榷。

其实,“发展的观点”并不是唯物史观的专利。比如,黑格尔的辩证法、演化经济学的达尔文主义哲学基础以及对时间因素的强调,就有着鲜明的“发展观点”。甚至西方经济学中的“动态分析”,也因其引入了“时间因素”而具有某种程度的“发展观点”。当然,西方经济学方法论中的“发展观点”与唯物史观的“发展观点”不可同日而语。在西方经济学的方法论中,“发展的观点”有一个底线思维:不论怎样引入“时间因素”,不论怎样对经济行为和经济制度做“动态分析”,资本主义制度以及“经济人假定”这个前提都是绝不能动摇的。正是这个底线思维导致了西方经济学从唯物的自然观出发,最终却走向了唯心史观的不归路。

那么,唯物史观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呢?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如果把具有“发展观点”的其它理论与唯物史观进行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唯物史观与其它理论的根本区别在于:唯物史观是用“社会存在”来解释“社会意识”(简称“存在决定意识”),也就是用“唯物”的逻辑去解释人类历史的发展变化;而建立在唯心史观基础上的其它理论则有一个共同特征:用“社会意识”来解释“社会存在”。

比如,西方经济学用心理来解释人的行为就是“意识决定存在”的典型。即使非常强调“发展观点”的演化经济学也仍然是在“意识决定存在”的逻辑中转圈圈:演化经济学把创新看作发展的根本动力,而创新的动因则取决于天才的思想和主观的意识。虽然演化经济学包含有一定程度的“唯物主义”思想,比如承认环境对人性的制约,但其分析框架仍然遵循“意识决定存在”的基本逻辑。

由此可见,唯心史观的基本逻辑是“意识决定存在”,而唯物史观的基本逻辑是“存在决定意识”。既然“存在决定意识”是唯物史观的基本逻辑,那么,唯物史观的理论内核就必须用“唯物”的性质来加以定位。

在与黑格尔辩证法的比较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唯物”的性质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中的核心地位。众所周知,黑格尔的辩证法具有鲜明的“发展观点”。虽然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与黑格尔的辩证法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但是,在谈到辩证法的性质与唯物辩证法的性质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过很多精辟的论述。首先,我们来看马克思对辩证法性质的论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