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慕峰 2019-11-15 浏览:
香港既处在中华文明的边缘,也处在盎萨文明的边缘。与新加坡最大的不同,是港人在政治上的幼稚,尤其是,香港的社科学者,不少是盎撒文明的传声筒。他们学自英美,但大多不像新加坡和日本学者那样,冷静的做过不同文明之间的制度比较分析。从学界到实务界,相当部分利益与英制直接挂钩(金融、司法)。所以对英制的弊端,几乎不会有人去分析和指出,也无法像新加坡那样,将英制中有益的部分抽离出来,而只愿做整体承袭。长期的英国殖民,以英为尊的心态,导致香港精英阶层缺乏自醒,进而将盎萨文明中的内在缺陷,归结为对盎萨文明抄袭还不彻底。

慕峰:文明边缘的香港

如果我们把讲中文的国家和地区摆在一起,会发现,西方文明在近代对中华文明产生直接接触后,澳门、台湾、马来地区(新加坡)和香港等处于离中华本土文明最远的边缘地带,最早出现了中西方文明的冲突和竞合。这些中华本土文明的边缘地带,因历史选择的不同,分别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一、澳门

葡萄牙兴起于15-16世纪,曾是前工业化时代的世界性帝国,在亚非美建立大量殖民地。1550年代,葡萄牙人已开始在澳门从事贸易。但葡萄牙与大航海时代的竞争对手西班牙一样,没有乘上工业化的东风,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后,被英法德意等国反超。到19世纪,葡萄牙国力已大幅衰落,难言近代西方文明的代表。1887年,葡萄牙以租借方式占领澳门,但对澳门治理不善,弊政丛生。在澳门的中西方文明竞合中,葡萄牙作为前工业化时代的西方文明代表,只是改变了澳门的表面。另方面,作为旧帝国的葡萄牙,在1807年就被拿破仑攻占过首都里斯本,从1820年若望六世君主立宪到1910年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再从1926年卡尔莫纳军事政变,到二战期间支持法西斯轴心,其间内乱不断,直到1974年康乃馨革命后才步入正常状态。早在19世纪葡萄牙已开始无力有效管理海外殖民地,1822年巴西的独立,是葡萄牙海外殖民衰落的标志。澳人对中华的认同,澳门回归后的繁荣,背后反应出的是葡国文明的先衰,以及中华文明在澳门的本土延续。

二、台湾地区

台湾在1620年代被荷兰殖民者侵入,1661年被郑成功收复,明清时期大量迁入汉人。甲午中日战争后,日据台长达50年,对台湾影响很大。

日本也曾是中华文明的边缘地带,从律令政制、语言文字、宗教文化等方面长期承袭汉唐之制,欧亚大陆其他文明成果(如佛教)也是经由中国传往日本。16世纪日本战国时代,与欧洲已开展频繁贸易,基督教和铁炮的引入,直接影响了日本战国的格局,这是日本在中华文明之后初次接触到西方文明。1853年马修佩里黑船事件后,美国叩关成功,日本经历巨变,幕府政制遭受重创。长州、萨摩、土佐、肥前四藩“尊王攘夷”后力推倒幕,迫使德川庆喜向明治天皇“奉还大政”。明治维新后,日本迅速脱亚入欧。表面上弃中制而改西制,实际是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采西制以使自身首次摆脱了中华文明的唯一辐射,以实现与西方文明的融合,最终目的,是维持日本国家、民族和精神层面的独立性。西方文明的侵入并未造成日本对传统文明的摒弃,欧美历史学界,普遍认为日本与西方有本质差异。

我们从明治至今的日本史可以看到,在政治、经济体制方面,日本在引入西制后做了大量适应本国发展的改良,从战时财阀到战后产融实体,从政届与财届高层人员的长期互动,到劳资长期稳定关系的制度化,站在历史长河的视角来看,都是中西方两种文明在日本本土碰撞后得出的结果。日本对西方文明的取舍,不以盎格鲁撒克逊文明为重,而是大量吸收了德意志文明的成果(尤其是在立法方面)。战后日本虽由美国占领,美军试图对日本作根本性改革,修宪法、废财阀,但日本各界阳奉阴违,财界政界利用朝鲜战争之机改造了财团体制并得到美国默许,文化界大兴日本战国史研究和通俗化之风,保持国民精神层面独立性。因此,虽有美国占领,但盎萨文明对日本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

明治维新时期对西制考察的细致繁复,即便放到今天来看,也足以让中国学者汗颜。遍学西方各国,取之所长、弃之所短、融于本土、维持自身的历史独立性,是日本学习西制的特点。傅高义言,日本曾从1868年开始,“花了二十年功夫,研究政治、经济、教育、军事、文艺等领域最好的制度”,战后仍然努力细致的改进,“培养了一批能把现代各国的制度进行比较研究的专家”,“对各种制度的效率进行了比较研究”,“对每一个细节都进行加工和改良”。今天日本的法政学者,在论及日本对欧美各项法律制度的引入时,通常都会首先花相当篇幅引介西制的本体,再花相当篇幅论述所学国家的制度在引入日本时,基于日本本土的历史和现实,做过何种适应性修正,这是中国学界至今未能做到的。

我经常问留学德国的国内学者,为何中国至今都找不到多少关于德国制度研究的重要著作,甚至连翻译著作都很难找到?得到的总是无言以对。西制的本土化改造,在日本不仅仅是口号,长期以来都是十分精细的工作。这种对不同文明取长补短的决心和努力,使得日本兼具了中西文明的优势,也正是这些与中西方本土文明都有所不同的方面,使日本在战后迅速崛起。这种持续深入研究的有益之处,还在于对其他国家的关切与语言体系有十分清晰的了解,对所谓同一西方联盟内不同国家之间历史上形成的微妙关系能有详尽的掌握。

反观台湾,国民党撤至台湾后继续执政,同时迁入大量人员,历史文化没有断代。虽然台湾存在日据时代的影响,但日本文明自身是近代之后中西方文明融合的结果,台湾本土是由台湾原住民、明清大陆移民后代和从大陆迁入的国民党阶层构成,中华历史记忆和抗战历史记忆在台延续。因此尽管台湾本土有慕日情节,但以日本文明在台替代中华文明正统,难有可能。台独在理念上一直存在困难,即要整个台湾否认中华历史,这种长期的政治投机之所以一直存在,一方面是因为民进党长期将民生问题和台独问题捆绑在一起;另方面是盎撒国家一直将台湾作为遏制大陆的王牌。超越两岸政制现实的,是统一的中华文明,这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政治问题。香港回归二十余年,部分民众内心仍有抵触和抗拒,这涉及盎撒文明在与中华文明长期竞争时经常采用的均势目标和贬损策略,需要在历史研究和叙事上予以突破。应与台湾蓝营达成最低限度共识,即在台湾教育方面要坚守中华文明之延续。如在台其他党派妄图以教育搞远期台独,应当竭力抵制。

来源 : 太阳照常升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