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崇拜毛主席的玻利维亚总统为何会倒台?

鹿野 2019-11-12 浏览:
莫拉莱斯虽然对毛主席个人有一定感情,但是并没有真正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其推崇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列宁与毛主席主张的科学社会主义。从政治上看,莫拉莱斯从来没有打算废除西方多党制模式,右翼反对派在其执政时期始终具有强大的势力。因此,莫拉莱斯政府的很多政策因为反对派的抵制而无法落实。从经济上看,莫拉莱斯虽然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国有化,但是从来没有打算建立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其发展模式甚至没有完全跳出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对于西方资本势力依附很大。从文化舆论上看,莫拉莱斯上台之前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使绝大多数媒体被外资和私人寡头所垄断。让西方掌控文化舆论话语权,抵制不住西方资本势力的颠覆活动。这,就是莫拉莱斯总统给我们留下的沉痛教训。
沈跃萍,莫拉莱斯“社群社会主义”评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10期】

从经济上看,莫拉莱斯虽然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国有化,但是从来没有打算建立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其发展模式甚至没有完全跳出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对于西方资本势力依附很大,所以也受到了部分左派学者的严厉批评:

【部分左派学者认为,莫拉莱斯对外高举反资本主义大旗,但其社群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却继承了新自由主义的部分政策,特别是追求初级财政和贸易双盈余的做法更是对新自由主义理论的承认,是主动接受发达国家炮制的发展紧箍咒。他们还对莫拉莱斯运用个人影响力压制工会罢工抗议活动以及同农牧业主和大私营企业家妥协等提出了批评。例如,著名左翼学者詹姆斯?佩特拉斯在《埃沃治下的玻利维亚:对外激进对内保守》一文中,指责莫拉莱斯既接受激进左翼国家(委内瑞拉)的援助,又同跨国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并接受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既拉珑工会和农民领袖保卫其政权,也让圣克鲁斯省的农牧业和商业寡头成为他的盟友;莫拉莱斯并不是社会改革者,只是一个左右逢源的政客,其社群社会主义模式的实质是采掘业支撑的资本主义。……尽管莫拉莱斯通过街头运动、个人魅力等非体制因素获得政治支持并在资源和公共服务领域推行国有化,但社群社会主义并没有改变玻利维亚的代议民主制和私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莫拉莱斯政府的变革举措仍基本上局限于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社会政策的局部性修正与调整,尚未突破正统经济政策框架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理念。
姜涵,玻利维亚社群社会主义发展模式评析,拉丁美洲研究,2015年05期】

从文化舆论上看,莫拉莱斯上台之前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使绝大多数媒体被外资和私人寡头所垄断。在其上台以后,这些媒体对莫拉莱斯政府一直持强烈敌视态度: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玻利维亚并未出现媒体集中的现象。其后开始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伴随着大规模的私有化浪潮,私营的广播电视频道从1985年35家猛增到1990年109家,逐渐形成了一些跨媒体集团。21世纪初,外资也涌入了媒体行业。虽然宪法明文规定严禁媒体行业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形成垄断,但是没有制定相应的媒体法加以明确的规范,更没有对外资的进入做任何限制。……玻利维亚大部分私营报纸均持右翼立场且敌视政府。所有者除了西班牙拉丁美洲西班牙语媒体环境Prisa这一外资集团,多为传统的报业家族或地方寡头集团。
吴军主编,国际媒体及其涉华报道研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16.01,第48页】

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莫拉莱斯虽然在玻利维亚执政了十几年,但是该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却仍然没有摆脱西方资本势力的控制,更没有突破西方资本主义的基本制度框架。在这种模式之下,莫拉莱斯推行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显然是脆弱的、经不起风浪的。

比如说,三年多之前玻利维亚在举行是否允许现任总统莫拉莱斯联选连任的全民公投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便联合右翼掌控的玻利维亚媒体炮制出了所谓“前女友”事件,导致莫拉莱斯支持率大幅下降,最终莫拉莱斯以微弱的差距失败:

【2016年2月,玻利维亚为一项宪法修正案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给予现任左翼总统莫拉莱斯谋求连选连任资格。公投前一周,当地媒体披露莫拉莱斯前女友自2013年起担任某外国建筑公司驻当地机构的高管,此后该公司在玻利维亚获得大量基建项目,反对派指责莫拉莱斯“开后门”,这一“丑闻”直接导致莫拉莱斯支持率大幅下降,最终未能通过公投。玻利维亚政府事后调查发现,“前女友”事件其实是“美国为颠覆玻利维亚政权炮制的一场阴谋”,报道此次事件的记者曾与美国驻玻利维亚使馆临时代办私下在一家豪华酒店会面,美驻玻利维亚外交人员涉嫌非法获取莫拉莱斯的私人信息,由美政府支持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为玻反政府行动提供资金。
旷思思,从拉美政治变局看新闻舆论的重要性,红旗文稿,2016年12期】

这一事件也是莫拉莱斯政权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虽然后来莫拉莱斯又通过诉诸最高法院获得了连选连任的资格,但是不少玻利维亚人认为其“不尊重公投结果”、“输不起”。所以这次选举当中,莫拉莱斯并没有能够像之前几次一样获得6成以上的支持度,近日反对派暴乱的时候,也并没有多少支持者旗帜鲜明地站出来维护莫拉莱斯政府。最终,坚持西方的“军队国家化”模式的玻利维亚左翼政权,也就无可避免的在警察和军队的逼宫当中走向了终结。

因此,仅仅对毛主席个人有一定的感情还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而不是照搬西方“普世价值”,坚持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地位而不是继承西方多党制,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而不是西方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而不是让西方掌控文化舆论话语权,才可能抵制住西方资本势力的颠覆活动。这,就是莫拉莱斯总统给我们留下的沉痛教训。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