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崇拜毛主席的玻利维亚总统为何会倒台?

鹿野 2019-11-12 浏览:
莫拉莱斯虽然对毛主席个人有一定感情,但是并没有真正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其推崇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列宁与毛主席主张的科学社会主义。从政治上看,莫拉莱斯从来没有打算废除西方多党制模式,右翼反对派在其执政时期始终具有强大的势力。因此,莫拉莱斯政府的很多政策因为反对派的抵制而无法落实。从经济上看,莫拉莱斯虽然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国有化,但是从来没有打算建立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其发展模式甚至没有完全跳出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对于西方资本势力依附很大。从文化舆论上看,莫拉莱斯上台之前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使绝大多数媒体被外资和私人寡头所垄断。让西方掌控文化舆论话语权,抵制不住西方资本势力的颠覆活动。这,就是莫拉莱斯总统给我们留下的沉痛教训。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崇拜毛主席的玻利维亚总统为何会倒台?

近日,玻利维亚的局势剧烈动荡。当地时间11月10日,总统莫拉莱斯宣布辞职,之后副总统、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以及多位政府高官也相继宣布辞职。虽然事件还尚未最后尘埃落定,但是莫拉莱斯14年的政权结束大体已成定局。笔者想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莫拉莱斯政权的相关情况,仅供朋友们参考。

莫拉莱斯一向以对华友好而出名。据中国原驻玻利维亚大使汤铭新回忆,这位玻利维亚历史上的首任印第安人总统从年轻时就崇拜毛泽东主席,特别是欣赏毛主席的“农村包围城市”理论:

【我在和玻利维亚驻中国大使查卢普交谈时了解到,莫拉莱斯对中国怀有亲切的感情,印证了外电报道所说,他年轻时就崇拜毛泽东,放驼羊时手里还举着中国国旗,并且熟读了毛泽东的许多著作,特别是对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革命理论深有感悟。
汤铭新,致力于对华友好的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湘潮,2019年01期】

莫拉莱斯执政以后,其理论口号是非常动听的,特别是近几年来又提出了所谓“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的理论,强调不要阶级斗争,而要在共享、和谐、尊严和平等这些美好的价值观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

【莫拉莱斯总统等玻利维亚执政党领导人在其“社群社会主义”和“印第安社会主义”基础上,提出“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的主张。他们一方面重申否定资本主义的基本立场,另一方面对“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的内涵进行阐述。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既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是一种希望,而且资本主义自身也不愿意成为解决问题的方案或希望;“为了子孙后代,我们不应允许资本主义带来更多的危机”,应制定和寻求应对资本主义的新方案。在他们看来,“美好生活社会主义”是一种新的社会主义主张,是共享而非竞争,不是充满激烈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而是人与地球和谐共处的社会主义,是以美好生活、尊严和平等为基础的社会主义。
袁东振,拉美“21世纪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的新困境与前景,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6年第4期】

其在国家的发展上也并非无所作为。在莫拉莱斯执政以来,玻利维亚年均经济增长达5%,居南美第一,在拉美也名列前茅,特别是扶贫工作进展显著,贫富差距也有所缩小:

【莫拉莱斯提出要使玻利维亚成为一个“发展生产的、有尊严的、民主的和主权的国家”。为此,他于2006年5月颁布天然气和石油国有化法,宣布对本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实行国有化;制定并实施了扶贫计划和支持团结互助计划,使玻利维亚的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05年的59.6%下降到2015年的38.6%,同期,极端贫困人口从36.7%下降到16.8%。莫拉莱斯政府还进行了土地改革。多年来,玻利维亚一直是南美洲国家中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莫拉莱斯执政以来经济年均增长5%,在拉美名列前茅。
徐世澄,拉美四国左翼新情况与对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看法,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8年第1期】

因此,我们不能因为莫拉莱斯总统现在倒台了,就简单的对其全盘否定,应该实事求是的承认其总体来看仍然算是一位比较进步的领导人,是有一定历史功绩的。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莫拉莱斯在近期玻利维亚发生动荡之后束手无策,迅速倒台也不是偶然的,而是长期以来其一系列致命失误的必然结果。从前文当中其强调“不要阶级斗争”就可以看出来,莫拉莱斯虽然对毛主席个人有一定感情,但是并没有真正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其推崇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列宁与毛主席主张的科学社会主义。

从政治上看,莫拉莱斯从来没有打算废除西方多党制模式,右翼反对派在其执政时期始终具有强大的势力。因此,莫拉莱斯政府的很多政策因为反对派的抵制而无法落实:

【倡导“社群社会主义”的莫拉莱斯政府乃是选举政治的产物,其施政纲领皆须通过议会表决转换为法律才能付诸实施。然而,“争社运”目前在玻利维亚参、众两院都不占有多数议席。根据法律规定,玻利维亚政府的重大决策均需议会2/3多数通过。鉴于议会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力量党与“争社运”内外政策向左、政治社会主张各异,因而政府的提案在议会获得通过的难度很大。事实上,在新宪法制定、土地改革和地区自治权等问题上,莫拉莱斯政府均遭到反对派的联合抵制。在新宪法制定问题上,朝野明显对立,许多反对派的制宪代表和其他政治人物缺席投票,聚集在苏克雷市组织了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在土地改革问题上,新政策遭到大地产者和大庄园主及其代言人的强烈抵制。在地区自治权问题上,反对派要求包括独立的立法权、分享能源税收等内容的“完全自治”,而政府则强调地区自治须以确保国家统一为前提,反对以地区自治为名行国家分裂之实。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