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 2019-11-09 浏览: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列宁时期的民主社会主义更多的是托拉斯帝国主义即以工业资本为主的“工业—金融”帝国主义的帮凶,而今天的民主社会主义,尤其是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却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的帮凶。它们攻击的对象,不仅是社会主义,还有工业资本主义及其一切以实体经济为依托的人类进步力量。因此,21世纪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假马克思主义中最反动、最腐朽,对代表人类进步的社会主义事业——鉴于它的极端隐蔽性——危害最大的一支。

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马克思和恩格斯

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在中国聒噪之后目前已声名狼藉,但为西方金融资本主义帮闲的意识并没有退出中国,这种意识就是将马克思主义“普世”化并由此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深层分流的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意识形态攻坚战中,目前中国国内公开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已显式微,取而代之的又是“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以至有人公开打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口号。

泛滥于欧洲的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很有迷惑性。其表现是:它承认“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但有意忽略、淡化甚至否定使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化为实践的列宁主义。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每次生死大博斗中,它都以所谓“普世价值”为帝国主义“拉偏架”,从而达到瓦解社会主义政权的目的。2014年9月23日,《红旗文稿》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署名文章,题目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文章从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入手,分析其理论依托、基本观点,着重介绍了我国人民民主专政建立的理论与实践。该文一发表,遭到了一些人的激烈反对,是因为这篇文章捅到了民主社会主义的要害。列宁说承认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是检验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如果不用列宁主义,特别是列宁主义的国家学说,而用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我党面临的下一步的斗争形势和任务不仅不能得到很好的说明和完成,我们日益接近实现的“两个一百年”的目标,甚至还有功败垂成的可能。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讲枪杆子的,不然,它就变成了戈尔巴乔夫式的政治童话而不是一种政治主张。赫鲁晓夫是苏联共产党内的民主社会主义者的“祖师”。毛泽东批评赫鲁晓夫说: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列宁这把刀子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为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1959年12月,毛泽东在一份关于国际形势的讲话提纲上写道:赫鲁晓夫们很幼稚。他不懂马列主义,易受帝国主义的骗。他不懂中国达于极点,又不研究,相信一大堆不正确的情报,信口开河。他如果不改正,几年后他将完全破产(八年之后)。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1965年3月,毛泽东在《评莫斯科的分裂会议》一文边上对赫鲁晓夫写下这样的批语:在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中,赫鲁晓夫的演出不过是一支很短的插曲,比老修正主义者伯恩施坦或者考茨基的演出要短得多。今后任何人要表演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也只能同赫鲁晓夫差不多,是一支很短的插曲。今天的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与当年苏联的民主社会主义在阉割马克思主义方面可谓是异曲同工。基辛格说:他(赫鲁晓夫)在启动改革过程这方面,可谓是戈尔巴乔夫的祖师;改革的影响他并不了解,改革的方向却叫他追悔莫及。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说共产主义覆亡始于赫鲁晓夫。由列宁、斯大林否定而又由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恢复的苏联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最终造成苏联的解体。

列宁主义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昨天西方社会民主党人及苏联的戈尔巴乔夫等通过屏蔽十月革命和列宁主义达到阉割马克思主义本质的目的并由此导致苏联解体。今天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和中华民族而言,则是大灾难的开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三、“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

正如资产阶级在一次次失败后认识到资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一样,无产阶级在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失败的血泊中也认识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绝对必要性。马克思特别强调这一点,他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