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拉·皮德考克:阶级理论仍然适用于如今这个时代

劳拉·皮德考克 2019-11-08 浏览:
为什么阶级这么重要?好吧,如果我们看不到阶级是如何从根本上决定我们在社会中的地位和经验的,那么我们可能会陷入困惑,以为鲍里斯·约翰逊或奈杰尔·法拉奇这样的人代表着工人的利益。一旦我们进行阶级分析,那我们很快就会改变原本的看法。有阶级意识的人可以将约翰逊和法拉奇视为代表另一阶级的政客:是那些依靠财富而不是工作生活的人,他们即使经过多年的紧缩和经济冲击,仍然拥有财富所提供的深厚安全感。
劳拉·皮德考克(Laura Pidcock)在这篇文章中讨论了阶级对于工人阶级的意义,以及为什么权势集团如此害怕阶级政治。

劳拉·皮德考克:阶级理论仍然适用于如今这个时代

多年来,从撒切尔时代开始,一直到新工党(译者注:新工党是对现今工党的称呼,因其于 20 世纪 90 年代脱离左派传统以求获得更多人的支持)执政,在政界谈论阶级几乎是禁忌。

当然,主流政治认为阶级是最好留在历史的垃圾堆里的过时的概念。对撒切尔主义者来说,阶级像一个监狱,他们要从其中逃走。他们设想了一个没有阶级、充满抱负的社会。

最近,特别是在媒体和学术界,关于阶级的讨论又有了新的进展,但认为阶级是一个过时的概念,应该被载入历史的想法仍然占据主导。

这个事实说明了这一点:每当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关于本届政府领导的工人阶级的事情,或在电视采访中说出“工人阶级”这个词,或者敢说我是工人阶级,几乎不可避免地会有大量的评论或电子邮件,要求我解释我是什么意思,或者要求我停止使用这个短语。

我们自己的支持者认为,工党使用“工人阶级”这个词并不能帮助赢得那些永远不会认同这种说法的人的支持。人们认为这是一种倒退,而不是一个“进步党”应该追求的样子。我知道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但我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我们需要更多而不是更少地谈论阶级。

在我看来,阶级是一个人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它塑造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方式,我们的健康,我们的教育机会,甚至我们的寿命。这是否意味着其他的经历并不重要?当然不是。肤色、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和其他方面对一个人的身份非常重要。这些因素也造成了多重压迫,并与这个人在社会中的阶级地位相结合。

有许多关于阶级的理论。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和记者已经用了数十亿字来解释这一现象。这会让事情看起来很复杂。但对我来说,阶级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阶级是关于人们拥有什么财富以及如何获得财富的。阶级,本质上是关于某人拥有的财富以及他的财富允许他使用的权力。

我爸爸对阶级有一个简单的解释,并把它告诉了我。当我第一次接触阶级理论时,他曾这样给我解释:“劳拉,我明天需要起床吗?我必须起床去上班吗?”我回答“是”。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不去上班,他会错过重要的事情,而这样的累积效应最终会导致他失业。接着他会说“如果我失业了会怎么样?”我知道,由于没有存款,我们将无法再支付抵押贷款。

如果我们还不起房贷,再继续下去,银行就会把房子收回,即使我爸妈按时每个月、年复一年地支付这些房贷,银行也会很快收回我们的房子。我父亲会总结道:

【“劳拉,告诉你我们是什么阶级的:我们没有存款,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储蓄。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们不工作,因此我们是工人阶级。”】

这是一个简单的定义,但对我有效。我所代表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工人阶级,因为他们必须为生活而工作——而且他们没有储蓄、投资或遗产可以依靠。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决定了我们中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

当然,许多为生活而工作的人并不认同自己是工人阶级。这并不是巧合。撒切尔的政治思想是建立在精英政治的基础上的:你可以努力摆脱贫困,达到“中产阶级”的地位,拒绝与工人阶级团结,拒绝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以期在一个更加个人化的社会中谋求自己的进步。这一愿景提供了财富带来的舒适和安全的诱惑,即使是有限的财富。

然而,对许多人来说,这会让他们认为自己在这个经济体系中会比实际情况更安全。这是一种“虚假意识”。高收入者,一年有一两个假期,他们能够相当舒适地支付账单,他们会被哄骗到一种安全感之中。他们认为他们永远受到保护,不受贫穷之害。但大多数相信自己已经摆脱工人阶级身份的人,从来没有真正把这种不安全感抛在脑后。

如果一个收入不错的人碰上身体不适,不能再工作时会发生什么?或者在工作中犯错被解雇?也许他们被裁员了,或者碰巧有一个不喜欢他们的充满敌意的雇主。如今,英国的就业权执法非常薄弱,如果这个人不是工会成员,他保住工作的机会微乎其微。

当有保障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体面的工作越来越难找到,当许多人的工资如此之低时,我们的“中产阶级”只失业几个月的时间就陷入到了严重的困境中。经过多年的紧缩,随着安全网的不断缩小,经济下滑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这些人和做清洁工的最低工资有什么区别?他们面临危机时可能有更多的缓冲时间。他们可能有可以出售的资产,或者一些储蓄。他们的月可支配收入可能远高于他们的最低工资。但他们变回工人阶级,所需要的只是失业,或者债务螺旋上升,甚至是不良投资。他们“逃离”工人阶级得到的地位不会有多大意义。

显然,不只是那些中产阶级才站在不代表他们的权势集团一边。许多工人阶级投票反对他们自己的利益。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以前,工人只有在受到压迫和威胁的时候才会这样做。最近,我们的传媒,特别是右翼媒体多年的宣传已经让人们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点,这严重损害了不同工人阶级的团结。例如他们将移民或所谓的“讨利者”作为攻击目标。这对那些想分裂我们的人很有帮助。

来源 : proletrans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