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林 | 建国70年:“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夏小林 2019-11-06 浏览:
十九大及之后,总书记、党中央既坚持了“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又提出了“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重要决策。它们是针对国有经济改革发展不同层面的问题而提出,各有侧重,相辅相成,是一体化工程,相互之间并不排斥。习近平这些“重要论述”不仅适用于今天,也“面向未来”,即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过程中,“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和“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是毫不动摇的。之后亦如是。

【本文为作者夏小林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前言

建国70年中,无论是“前30年”还是“后40年”,都存在“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和“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的基本国策、事实和趋势。“前30年”国有企业曾称“国营企业”。但自1993年宪法修正案将宪法第十六条“国营企业”修改为“国有企业”以后,党中央、国务院即依宪使用“国有企业”来概括建国以来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即国有企业发展壮大过程。[1]

在这两个时期的国民经济中,国有企业存在形态有共同点,也有差别。第一,重要共同点是,在建国70年中,无论是“前30年”或“后40年”,国有企业的总产值、各类资产、企业规模、利润和税金等绝对指标“做强做优做大”,为国民经济作出重大贡献的脉络都十分清晰。党中央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高度评价。此间,国有企业的改革探索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国经验在全球范围内再次表明,“从国际对标比较来看,国有企业经营绩效完全可以与世界一流企业并肩。”[2]第二,重要差别是,从国民经济相对指标看,“后40年”国有企业增加值比重在GDP所有制结构中较“前30年”明显降低。这也间接反映出在经营性资产所有制结构中,国有资产比重有明显下降。[3]一些重要行业和领域例外。其影响波及各个方面。但具体的整体演进过程缺乏政府数据来准确地显示。从政策和经验上估计,这种下降主要发生在2011年之前的两个阶段中,一是1978年至1993年间发生的“把国有企业引入市场”的改革阶段,二是1994年至2010年推动国有企业机制、战略布局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适应市场的改革阶段。[4]国有经济持续的、较大规模的“有进有退”(含“抓大放小”),及部分国有企业搞股份制改革都发生在这两个阶段中。在2011年开始的,以“国有企业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 [5]为特征的改革新阶段上,国有经济相对指标变化已出现一些具有积极意义的新动向。近些年在非金融业国有资产最为集中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经济的重要相对指标,如总资产、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占比的下降已逐步趋缓,趋稳,且发生了回升现象。显然,恰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好体现和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进一步探索基本经济制度有效实现形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6]建议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分析这种新阶段上的新现象及其政策含义,自觉地加强引导,在新的基础上,以更高标准,在更大范围中一体化地“推动国资国企做强做优做大”。[7]

本文认为,在坚持社会主义改革方向下,根据宪法第七条“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规定,今后国有企业、国有资本不断“做强做优做大”基本国策和走向未来的趋势是不可更改的,其表现形态也将与时俱进。如随着国有企业、国有资本不断“做强做优做大”,将符合逻辑地带来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比重上升,亦即“做强做优做大”。这种国有经济比重将在某一时点、某一方面开始稳定、回升的新趋势,1999年党中央就有过前瞻性的阐述,即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国有经济比重“可以有所差别”。[8]“时移则势异,势异则情变,情变则法不同”。可能,这也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时期国有企业应“凤凰涅磐浴火重生”[9]的本意。

如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框架内,国有经济在总量增长的同时,开始逐步在国民经济中做大相对指标,及遵宪在生产、分配等方面都很好地发挥出“主导”作用,带动公有制经济的整体发展壮大,促进国民经济增长,不仅会有利于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还会有利于治理邓小平说的财富、收入“两极分化”大难题,[10]让“共同富裕”多一些,再多一些。当然,在实现更为长期而宏大的社会主义进步目标上,这样做也才有利于国家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通过平稳的渐进方式向更高级阶段过渡。

广泛的国际经验和理论分析证明,只有“傻瓜式的经济学理论暗示,私有制比国有企业更有效率。”[11]

2017年至2019年,体制内个别人一直利用媒体公开反对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重要决策。为此,也有人重拾前些年“国企从一般竞争性行业退出”的陈腐观点。其在金融界的表现是公开抵制党中央国务院“保持国有金融资本在金融领域的主导地位,保持国家对重点金融机构的控制力”重要决策。[12]对此,我们应该予以回应。即按党中央规定,要“直面各种错误观点和思潮”,“坚持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13]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夏小林
夏小林
国家发改委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