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捷:“你们等着吧,1917年还会来的。”

张 捷 2019-11-06 浏览:
1905年革命失败后,一家自由派报纸在谈到群众的情绪时说,现在俄国谁都不会再想照马克思的学说进行革命了。列宁反对这样说法,他引用了一位织布工人信中的话说道:“你们等着吧,1905年还会来的。这就是工人的想法。”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并且曾经成为国家主人的俄罗斯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不会长期忍受今天重新遭到的剥削和奴役,他们一定也会说:“你们等着吧,1917年还会来的。”

俄国国内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者也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进行“修正”。所谓的“合法马克思主义者”抛弃了马克思主义中最主要的东西,即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被称为伯恩施坦的变种的经济派则强调工人阶级只应进行经济斗争,断言政治斗争是自由资产阶级的事,他们崇拜工人运动的自发性,轻视革命理论的指导作用和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作用。孟什维克除了照搬第二国际各个党的党建模式,反对建立集中统一的、有严格纪律的革命政党外,还在一系列理论和策略问题上反对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的主张。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的年代里,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在思想斗争领域进行了两条战线的斗争,一方面反对在政治上“否认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革命阶级斗争,特别是否认无产阶级在我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在组织上“否认秘密社会民主党的必要性”的取消派,另一方面又反对用“左”的词句掩盖机会主义面目,要求召回国家杜马中的工人代表,主张完全停止在合法组织中工作的召回派。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追随第二国际采取社会沙文主义立场,列宁对他们进行了揭露和批判。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前,思想理论战线上的斗争一直没有间断,有时达到十分激烈的程度。可以说,如果不在理论上揭露批判和战胜修正主义者和其他机会主义者,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就有可能被取消,也就不可能有十月革命的胜利。

在论战中,有两个问题显得比较突出。一个是革命的客观条件问题。这个问题与社会主义是否可在一国或数国首先胜利的问题联系在一起。马克思和恩格斯当年之所以提出一切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胜利的观点,除了看到资本主义尚处于自由竞争时代外,还由于主要着眼于那些生产力水平较高的国家。被列宁称为社会民主党中的老学究和老顽固的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对国际形势的变化视而不见,没有看到上俄国已成为帝国主义链条上的最薄弱环节,仍根据俄国生产力比较落后这一点反对在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诚然,列宁也承认俄国生产力水平低和经济文化落后,但是他认为需要辩证地看问题。当普列汉诺夫在他的报纸上把列宁回国后发表的号召为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而斗争的讲话称为“梦话”时,列宁进行了反击,用讽刺的语气说,“曾经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普列汉诺夫先生,大概不愿意再想起马克思主义了吧”,批判普列汉诺夫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后,列宁在《论我国革命(评尼•苏汉诺夫的札记)》一文中回顾了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论,指出那些反对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人对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一窍不通,就连马克思说在革命时刻要有极大的灵活性的指示也完全不理解。列宁说,那些“博学的”先生们总是说,俄国没有实行社会主义的客观经济前提,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问一问自己:面对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所造成的那种革命形势的人民,在毫无出路的处境逼迫下,难道他们就不能奋起斗争,以求至少获得某种机会去为自己争得进一步发展文明的并不十分寻常的条件吗?”】

在布尔什维克党内,在这个问题上也一直存在着分歧。大多数人赞成列宁的观点,但也有少数人持不同意见,例如加米涅夫等人就是如此。在1917年七八月间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第六次代表大会上,有人借口俄国资本主义不够发达,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是空想。斯大林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

【“如果要求俄国在欧洲没有‘开始’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前‘暂缓’实行社会主义改造,那就是可耻的迂腐之见了。哪个国家有更多的可能,哪个国家就先‘开始’。”】

大会在讨论《关于政治形势》的决议时,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提议把决议的结尾改为“然后引导政权走向和平,并在西方发生无产阶级革命时走向社会主义”,斯大林发对这样做,说道:

【“很有可能,俄国正是开辟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必须抛弃那种认为只有欧洲才能给我们指示道路的陈腐观念。”】

如果在代表大会上那种认为在俄国搞社会主义革命是空想的观点占在上风,如果普列奥布拉任斯基的修正案获得通过,那么很难说两三个月后会爆发震惊世界的十月革命。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暴力革命的问题。上面说过,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认为无产阶级革命是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必由之路。而伯恩施坦之流的修正主义者则提倡改良,鼓吹“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列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强调通过暴力革命实现社会主义是一般规律。他说,“虽然对人使用暴力并不是我们的理想”,虽然“不能否认,在某种情况下,作为例外,例如,在某一个小国家里,在它的大邻国已经完成社会主义革命之后,资产阶级和平让出政权是可能的”,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即使在各小国家里,不进行国内战争,社会主义也不会实现,因此承认这种战争应当是国际社会民主党的唯一纲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