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重编历史教科书:建构苏联记忆与实施国家认同教育的策略

刘金花 2019-11-06 浏览:
由于俄罗斯教科书审查制度的意识形态监督功能薄弱,旧版历史教科书不乏对苏联关键历史事件的诋毁性解读,成为各种势力煽动反俄情绪、鼓动地方民族分裂主义思想的工具,破坏了学生的历史记忆并引发国家认同危机。为了与各种反对势力进行“记忆大战”,强化学生的国家身份认同,俄罗斯历史学会遵照普京总统的指令,设计了历史教科书编写需遵循的统一概念、方法及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价值原则。依据该统一标准,俄罗斯以历史教科书为载体,从强调历史延续性、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强化原苏联加盟共和国间的历史文化联系等维度回溯了苏联历史,从中寻找和汲取塑造当下和未来自我形象的养分,以达成净化学生苏联历史记忆及推进国家认同教育的目标。

(—)历史书写顶层设计的普遍性及价值要求

2013年2月,普京在民族关系委员会会议上强调了在统一的概念范围、俄罗斯历史连续性下编写统一历史教科书的必要性。此后,普京向政府、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部、俄罗斯历史协会及军事历史协会下达编写统一历史教科书的指令。根据这一指令,俄罗斯历史协会主席纳瑞什金(С.Е.Нарышкина)组织专家开展《俄罗斯历史统一教材新教学法总构想》(以下简称为《新构想》)的编写工作。其中,新《历史—文化标准》是该构想的基础和核心内容。

《新构想》及其《历史—文化标准》是书写历史记忆、编写历史教科书的顶层设计。在《新构想》制定之前,俄罗斯普通教育的联邦国家教育标准及示范性基础教育大纲并没有对历史教学内容做出明确规定,虽然出版社刊出的示范性工作大纲包含历史科目的章节及主题内容要求,但是它们“各自为政”,是只维护自家版本历史教科书的非规范性文件,在编写历史教科书及教学方面并不具有普遍指导意义。

《新构想》则不同,它是在国家政治层面上制定的文件。《新构想》以创建俄罗斯联邦统一的文化—历史空间为出发点,从全局角度不仅对历史教学所用的概念和术语、一般教学内容、历史叙事的方法论等进行了统筹规划,而且提出了“价值优先的框架”[8],即预设了阐释和评价历史关键事件及人物时应遵循的价值准则。这些价值准则包括:第一,爱国主义精神,要求历史教科书阐释的材料应有利于培养年轻一代的民族自豪感,帮助学生认识到俄罗斯在世界史中的作用(例如卫国战争)等;第二,坚信国家主权的意义,应重点强调并入俄罗斯和始终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第三,公民意识,强调历史课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培养公民的全俄罗斯认同,历史事件及人物的评价应优先考虑公民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培养公民意识。

(二)历史书写的顶层设计是国家意识形态的制度防火墙

21世纪初,普京提出了包含“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观念”“社会团结”在内的“俄罗斯新思想”,重建国家意识形态。但是,由于教科书审查制度的意识形态监督功能薄弱,各种反俄势力通过编写历史教科书破坏国家主流价值观,“侵占”构建公民集体记忆及开展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造成历史虚无主义对国家意识形态的消解。

《新构想》及其《历史—文化标准》是国家主导构建的国家意识形态制度防火墙。对内来讲,俄罗斯在国家主导下设计了编写历史教科书及教学应依据的统一概念、原则、方法及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价值要求,体现了国家对历史教育的责任心,是国家对记忆建构主动权的掌握,有利于治理因权力分散及意识形态把关不严而造成的历史教科书乱象。对外来讲,这“符合国家政策和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的需要,是对全球化挑战的回应”[9],是国家为了与国外反俄势力进行“记忆大战”、对抗其诋毁性的、颠覆性记忆而构建的历史书写新秩序,是对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主阵地的坚守。

三、书写记忆的“意义构建”——实施国家认同教育需要回溯苏联史

刘易斯·科瑟(Lewis Coser)认为:

【“集体记忆在本质上是立足现在而对过去的一种建构。”[10]】

某个个体或群体通常会根据当下的需要与记忆的内在属性对历史进行筛选,并通过文字、庆典等形式对历史事件及人物进行现实阐释,使过去的形象及人文意义更适合于现在的信仰及公民身份认同。俄罗斯以历史教科书为载体,从内(强调历史延续性、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外(强化原苏联加盟共和国间的历史文化联系)两个维度建构和再现了苏联史及文化意义。

(一)强调历史延续性,论证政治合法性

叶利钦及普京在公共话语体系中,在建构苏联史及苏联记忆以论证其政治合法性方面采用了不同路径。叶利钦多次在演讲语境中,赋予“苏联”相关事物以残暴、专制、落后等意义,相反,赋予俄罗斯及其实施的系列改革措施以民主、文明、进步等意义,宣称自己与其代表的民众站在与“反民主的布尔什维克”“高压的苏联体制”对立的“人民”立场。叶利钦通过鄙夷“昨天”、极力撇清“当下—过去”的联系来论证其合法性,其结果是“‘从苏联独立出来’造成了与认同机会同样多的认同危机,因为他们自相矛盾地宣告自己独立了,而他们的独立却是通过拒绝一个由他们自己培育了70多年的认同:苏联认同”[11]。

来源 : 《比较教育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