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重编历史教科书:建构苏联记忆与实施国家认同教育的策略

刘金花 2019-11-06 浏览:
由于俄罗斯教科书审查制度的意识形态监督功能薄弱,旧版历史教科书不乏对苏联关键历史事件的诋毁性解读,成为各种势力煽动反俄情绪、鼓动地方民族分裂主义思想的工具,破坏了学生的历史记忆并引发国家认同危机。为了与各种反对势力进行“记忆大战”,强化学生的国家身份认同,俄罗斯历史学会遵照普京总统的指令,设计了历史教科书编写需遵循的统一概念、方法及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价值原则。依据该统一标准,俄罗斯以历史教科书为载体,从强调历史延续性、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强化原苏联加盟共和国间的历史文化联系等维度回溯了苏联历史,从中寻找和汲取塑造当下和未来自我形象的养分,以达成净化学生苏联历史记忆及推进国家认同教育的目标。

俄罗斯重编历史教科书:建构苏联记忆与实施国家认同教育的策略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7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国家认同视域下的俄罗斯大学公民教育研究”(项目编号:17YJC710049)成果之一。

自2000年普京赢得俄罗斯总统大选迄今,其国家治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是重塑国家意识形态,强化国家认同教育。历史教科书作为“记忆的场”[1],是传承历史记忆、开展意识形态教育的重要载体,其编写备受总统关注。为了治理历史教科书乱象,普京继前两次任内干预历史教科书的做法,在第三次任职时提出编写统一历史教科书问题。遵照总统指令,俄罗斯历史学会制定了编写新版历史教科书需遵循的新秩序,并设计了解读历史关键事件的31个“历史难点问题目录”,在该目录中,涉及苏联问题的有15个[2]。重编历史教科书的核心是如何评价苏联历史。2016年,俄罗斯发行了新版历史教科书,该书的苏联部分正是本文的关注重点。

当前学界对2016版历史教科书的探讨主要集中在:编写的可行性及意义、苏联关键事件及人物的介绍等,而对历史书写与记忆、国家认同之关系的集中讨论不多。历史教科书的书写不是随意的,它是一种记忆工作。俄罗斯为何出现教科书乱象并引发国家认同危机?俄罗斯以历史教科书为载体,通过什么机制建构了旨在强化公民国家身份认同的历史记忆?本文在苏联记忆与国家认同教育的建构与实施框架下研究俄罗斯新版历史教科书,以期回答以上问题。

一、旧版历史教科书中的乱象与国家认同危机

苏联解体后,马克思主义传统意识形态被瓦解,叶利钦政府无暇或无意重建国家层面的意识形态,这直接导致俄罗斯社会精神世界的分裂。国家在社会改革领域缺乏新价值导向以及改革的消极怠惰政策提高了公民对祖国历史的兴趣,民众试图在历史中寻觅现实问题的答案[3]。但是,由于宽松的教科书审查制度,苏联关键历史事件的阐释及人物的评价已成为国内各个政治势力斗争、俄罗斯与西方和周边国家价值观交锋的工具。

(一)教科书审查制度的意识形态监督功能薄弱

叶利钦时期,俄罗斯实行学校与教师自由选择教科书的制度。普京上台后,调整教科书审查制度。公立学校有权从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部推荐的联邦教科书名单中自主选择教科书及参考资料,这些教科书及参考资料需获得俄罗斯科学院或俄罗斯教育学院教学科目委员会的肯定评价。但是,教学科目委员的审查主要囿于看其内容是否符合联邦国家教育标准的要素要求,是否符合学生的心理特点,而不关注其传递的意识形态及语义[4]。这使得各种势力编写的包含煽动反俄情绪、鼓动地方民族分裂主义思想的教科书堂而皇之进入课堂。此外,教学参考资料不仅数量多(2012-2013学年有73版),且涉及的政治立场广,这使得教师按照自己的政治立场及意识形态偏好组织教学成为可能。例如,自2010年以来,来自俄罗斯14个地区的150多名历史教师参加了获美国赞助商和修正主义派别资助的彼尔姆地区研究所的教师培训计划,该计划极力向历史教师传递将斯大林政权与纳粹主义相提并论及俄罗斯民族必须为几世纪的极权主义和种族恐怖政策忏悔的思想。

(二)旧版历史教科书问题与国家认同危机

俄罗斯的教科书审查制度无疑引发了历史教科书市场的混乱。国内一些历史教科书将苏联时期视作“俄罗斯历史的黑页”,充斥了对关键历史事件的极端的、矛盾的解读。例如,对“十月革命”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血腥政变”解读同时出现在不同版本的教科书中。当学生从一所学校转到另外一所学校,他/她极有可能会遇到对同一历史事件的截然相反的解释,建构被扭曲的历史记忆,生成混乱的历史观。

国内外各种反俄势力编写的旨在对某历史事件进行伪科学解释的低劣教科书流入课堂,引发意识形态安全危机及国家认同危机。以具有鲜明格鲁吉亚民族文化特色的莫斯科1331学校为例,该校不仅使用一般的俄罗斯历史教科书,而且长时间使用未经国家权力机关同意的、将俄罗斯定位为侵占格鲁尼亚领土的侵略者的教学材料。松散的教学监管举措极易造成多元文化政策下的地方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之间的对抗,引发学生身份认同危机。俄罗斯政策信息中心总干事阿列克谢·穆欣(АлексеяМухина)认为旧版历史教科书让学生相信国家的脆弱及未来解体的可能,使年轻一代产生了民族自卑感,割裂了代际之间的联系,促进了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思想的普及,已经失去教育意义[5]。

二、书写记忆的顶层设计——构建统一标准,坚守国家意识形态阵地

面对旧版历史教科书带来的诸多问题,普京基于“国家历史是国家认同的基础”[6]的认知,多次重申“历史教科书应有统一的观点和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官方评价”[7],并于2013年再次提出重编历史教科书问题。遵照普京的指令,作为“总统的主要政治资源”的统一俄罗斯党要求在“历史记忆”项目框架内开展历史教科书的编写及研究工作。谈及新旧历史教科书的区别,新编历史教科书团队成员亚历山大·丹尼洛夫(Александр Данилов)解释道:编写新版历史教科书时遵循了统一的方法构想和内容标准,即《俄罗斯历史统一教材新教学法总构想》和新《历史—文化标准》成为编写新版历史教科书的指导性文件。

来源 : 《比较教育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