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丁堡骏 2019-11-05 浏览:
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第四,《资本论》中国化,或者将《资本论》运用于指导我国的社会改造和社会建设,就是要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中国工人阶级取得政权后,就必须要在无产阶级专政政权的保护下迅速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中国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理论建设社会主义,要注意发展《资本论》中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从全国解放以前我党在解放区搞的土地改革运动,到建国后的社会主义改造,都是以《资本论》中所揭示的未来社会的基本经济特征为依据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以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揭示了,未来社会是以土地和靠劳动积累起来的生产资料全社会共同占有的新型社会生产关系的社会。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以“一化三改”为主要内容的过渡时期总路线,也是以《资本论》中的这些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而制定出来的。后来中国改革开放引入资本主义的经济成份来发展生产力,我们的战略退步没有被人们很好地认识,就误以为我们会不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我们会走向资本主义。按照马克思主义俄国化的经验,在新经济政策贯彻到最后,一定是会出现危机,这种危机必将导致俄共终止新经济政策,重新进行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目标革命性进攻。如果说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的话,那么这个新阶段,一定是以从战略退却转向战略进攻转化为特点的。这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会以更快的步伐建设社会主义公有制、建设全社会统一调控社会生产的社会主义计划或调节经济。现在我们的一些同志不懂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社会主义,因此,他们不懂得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或者他们没有能力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他们的理论无能就表现在缺乏创造性,他们只会复制各种教条:要么复制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理论的马教条,要么复制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洋教条。我们的结论是,《资本论》中国化,就是要将其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得出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中国化。要践行科学社会主义,要创造属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社会主义经济新理论!

第五,《资本论》中国化,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必须要有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精神境界和勇气。过去在十月革命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以俄为师”,我们要学习和借鉴俄国革命和建设的成功经验。现在俄罗斯经济学家克罗沃戈,又补充上一个“以俄为师”,这就是要求我们吸取俄国改革失败的教训。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已经跨越过了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时候,在我们前进遇到困难不得不进行战略退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要以战略退却时的避难所,作为我们的终极目标?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以改革为名进行战略退却,最后将战略退却变成了实际的社会主义退却,并不可控制地退回到了资本主义社会。

中国极右势力人士企图要把已经跨越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中国社会主义再拉回到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当然,生产力发展水平落后的东方国家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也不是没有条件的。这种条件就是,这些国家的共产党的建设要更加坚强有力。首先,共产党领导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必须要有更高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水平,要有更明确的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跨越意识和坚强的跨越意志。共产党人就是要有远大的革命理想,就是要有为党和人民的利益顽强拼搏,不怕牺牲,视死如归的精神境界。共产党人就是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尚品质和情怀。即便是战略退步和调整时期,共产党的建设也不可以有丝毫的放松,共产党必须要用马克思主义,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作为自己的理论武装,以统一的意志和铁的纪律领导人民进行主动的有组织有节制进行战略退步。否则,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要强调中国今天建设社会主义更需要有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思想。单纯从生产力发展水平来看,中国并不比英国和美国的生产力水平高,因此中国并不比英国和美国更适合搞社会主义。但是,从中国的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出发,在旧中国,中国没有机会走一条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道路。因此我们没有别的道路选择,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跨越卡夫丁峡谷的道路是科学的、可行的、辉煌的道路。毛泽东同志领导中国中国共产党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巨大的牺牲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并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毛泽东同志说清楚了落后的身受三座大山压迫的旧中国为什么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为什么是能够走通这条光辉的道路。现在我们必须要坚持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并把它转变为全体中国人民的理想追求和坚强奋斗意志。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树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1] 《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11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