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丁堡骏 2019-11-05 浏览:
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本文为作者丁堡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本文察网首发于2018年6月22日】

丁堡骏:《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按语: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是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否能够是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发展才能够是科学社会主义?《资本论》的当代价值究竟在哪里?《资本论》对于指导人们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究竟有怎样的应用价值?《资本论》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指导意义究竟在哪里?在理论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1周年之际,上述问题是学术界讨论和争论的核心问题。有人一方面认为,《资本论》和整个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但另一方面又认为马克思主义解释不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是第三条道路的社会主义。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但是这是和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相矛盾的社会主义。据此有人就提出了要改造和重塑唯物史观的理论观点。实际上,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时候,葛兰西就认为,十月革命是反《资本论》的革命。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此《资本论》的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的基本原理完全适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系列问题,都涉及到究竟应该怎样正确理解《资本论》及其方法论,究竟应该怎样认识《资本论》对于当代资本主义和当代社会主义的理论意义。丁堡骏教授的《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兼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本质》一文,立意高远、视野恢宏、全面深刻而又实事求是地探讨了《资本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关系。文章从马克思《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和《 给维•伊•查苏利奇的复信》对俄国跨越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的意见,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跨越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由此文章就已经论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不是“反《资本论》的革命”,也不是唯物史观的悖论,而是将唯物史观运用与分析旧中国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具体历史条件而得出的自然结论。该文提出了《资本论》中国化,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是对于《资本论》中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中国化。这就和国内学者把《资本论》中的剩余价值学说中国化的观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同时也与那些主张把西方经济学中国化的观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丁堡骏教授认为,应当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与纪念《资本论》出版一百五十周年和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有机结合起来。我们应当运用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将《资本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考察我国改革开放历程,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文章在《当代经济研究》发表并授权察网网络发布后,在理论界产生强烈反响。由于该文篇幅较长,我们特将其第四部分中“《资本论》中国化”中的“从马克思主义俄国化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内容摘录出来以“《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为题单独发表,以期引起学术界的讨论和争鸣!】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系列理论成果既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方向。《资本论》是马克思倾注毕生心血而创作完成的伟大的科学著作,《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的方法论,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第一,《资本论》中国化,就是要将《资本论》中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化,即将其运用于分析与欧美资本主义同时代的中国的社会改革和社会发展问题,在具体分析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条件、国际或内环境等各方面因素的基础上,得出旧中国可以而且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道路的结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具体分析中国当时所处的国际国内形势,得出中国不存在着走一条发展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道路的结论,进而坚定地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取得了胜利。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坚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按照社会主义新型社会生产关系的要求,通过一个短暂的过渡时期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随着中国社会不断地引进和发展一部分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右翼势力不断蛊惑中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邓小平同志一直坚持“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是我们所必须坚持的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我们就是要坚决执行和实现这些社会主义的原则。”[1] 习近平同志面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更进一步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不是社会主义。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