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胜: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王立胜 2019-11-05 浏览: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五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这“七个坚持”构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科学完整的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是五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和逐渐完善的理论,我们必须长期坚持、不断丰富发展。随着中国日益强盛,强起来的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也必将日益完备。

再从时间维度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根源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不是中国任何其他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具有突出的时间规定性。在马克思看来,政治经济学的“每个原理都有其出现的世纪”,政治经济学是理论的一般性和历史的特殊性的结合。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就明确提出,

【“为什么该原理出现在11世纪或者18世纪,而不出现在其他某一世纪,我们就必然要仔细研究一下:11世纪的人们是怎样的,18世纪的人们是怎样的,在每个世纪中,人们的需求、生产力、生产方式以及生产中使用的原料是怎样的;最后,由这一切生存条件所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理论的时代性的思想完全适用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问题的分析。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我国最基本的国情,也是最大的实际。在当代中国,立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出发,是思考和探究中国经济问题的基本出发点。对中国问题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的同时,必须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发展规律的学说。

一方面,从理论源流和思想内涵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立场、观点、方法上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脉相承的: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都基于生产力发展实际,从客观的“经济事实”出发研究和揭示特定历史条件下生产关系调整变革的规律;都把人类社会作为一个自然历史过程,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揭示经济社会发展和运行规律。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鲜明的马克思主义本质,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世界性和国际意义。

另一方面,从实践源泉和实践指向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践根据又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践活动。它既不是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事实基础上的理论建构,也不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结束之后的理论设想。它揭示的就是从1956年到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实践过程中蕴含的经济发展规律,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代化建设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结果,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建设的理论指导。

从2015年11月23日下午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我们可以探求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时间界限的看法。综合分析习近平的论述我们可以判定,在他的视野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指的就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就是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学。虽然习近平是在概括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但他的论述是历史性的,将基本原理的叙述置于历史过程之中。他的论述分为三个历史时段。第一个时段是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纲领”,很明显这不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探索,但是又与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紧密相连,也可以说一脉相承,这可以看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历史”的“前史”。第二个时段明确界定为“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过程中”提出的“独创性的观点”,习近平主要列举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理论”“统筹兼顾、注意综合平衡”“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农轻重协调发展”三个重要观点,认为“这些都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造性发展”。这个阶段显然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范围了。笔者认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奠基阶段。第三个时段明确界定为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和创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比如,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理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理论,关于树立和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的理论,关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理论,关于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理论,关于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的理论,关于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理论,关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论,等等。这些理论成果,是适应当代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不仅有力指导了我国经济发展实践,而且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这些理论探索显然是对毛泽东探索的继承和超越,从时间维度说是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历史时期内。从党的十九大表述的理论观点看,这个初级阶段到何时结束还没有界定明确的时间,至少应该是2050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虽然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因而从时代性上它建立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践基础上,是适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但这并不是说这个政治经济学理论与初级阶段之前和之后就没有关系。不管是之前和之后的历史时期,建立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基础上的中国政治经济学,都是我们党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研究中国经济发展所形成的适应当时的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这个政治经济学不仅来源于实践,而且有力地指导当时的实践,并在实践中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推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断发展。

来源 : 政经中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