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胜: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王立胜 2019-11-05 浏览: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五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这“七个坚持”构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科学完整的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是五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和逐渐完善的理论,我们必须长期坚持、不断丰富发展。随着中国日益强盛,强起来的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也必将日益完备。

王立胜: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

新时代孕育了新使命,新使命托起新时代。在新的历史时代完成新的历史使命,必须有新的指导思想。党的十九大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这是我们党指导思想的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概念的提出,对我们经济学者来说,必然会派生出以下两个概念: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2017年12月20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公开使用了这个概念;二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需要思考一个必然会遇到的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什么关系?也就是说,时代发展使我们面临的任务发生了变化:既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重要的研究任务,也要跟上时代发展的需要,把研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重要课题。这也是我们学习和研究党的十九大精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和内容。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学

任何理论都是一定时空条件下的产物,是对一定时空条件下事物运动规律的理性反映。时间和空间是事物的运动形式。反映事物运动规律的理论一定具有时空规定性,是对存在于一定时间和一定空间中的事物本质关系的揭示和呈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一种理论体系也不例外。

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很难给出一个大家都认同的定义。就目前的研究看,大家不外乎根据对各种关系的理解提出了自己的定义。从它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的创造性理论成果,是中国化、时代化了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新阶段,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它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实践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实践经验的理论总结,是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践提炼和概括的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它既揭示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经济的特殊运动规律,也揭示市场经济、社会化大生产和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开放经济的一般规律。从它与社会主义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中国版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其内容涵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主要环节以及基本经济制度、基本分配制度、经济体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等主要方面,它回答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从它与其研究对象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而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就是说,它研究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体来说就是中国特色社会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或者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及其运动规律。从它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吸取中国历史优秀文明成果和世界其他国家优秀文明成果的产物。从它与未来中国发展的关系中给出了定义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指导中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根本理论。我们可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进行时空分析。

先从空间维度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产生于中国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的政治经济学,它具有突出的空间规定性。上述六个定义是从不同角度对这个理论进行说明,它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但定义的空间规定十分明确,在一定意义上这个空间就是“中国”,所以我们可以将这个空间规定性称为“国家主体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强烈的国家主体性。定义一点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马克思主义本质,但反复强调理论的中国性,用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中国化”“中国的”等具有明显空间特点的修饰性概念。定义二直接显示了这个理论的实践根据是中国的经济实践,是中国经验的理论总结,揭示的是中国经济的特殊规律。定义三强调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性质,但直接用“中国版”表示了理论的中国性,强调这个理论解决的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问题。定义四直接表明了这个理论不是研究一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而是从一般与特殊的关系中说明了其在中国意义上的特殊性。定义五虽然也点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对国外优秀文化的借鉴以表明其理论来源的开放性,但着重强调了这个理论的中国文化基因。定义六从理论的功能意义上点明了其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指导作用,从特定角度强调了理论的中国性。当然了,我们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国家主体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空间规定性,并不是否定这个理论具有国际意义或者对其他国家的借鉴作用。这里有四点理由:一是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看,我们的中国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中国已经由被动全球化转化为自觉全球化,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实行的是对外开放的政策,正如定义二中指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揭示中国经济运行的特殊规律,“也揭示市场经济、社会化大生产和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开放经济的一般规律”。二是从全球政治格局的发展来看,多极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在新的地缘政治格局中,中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强,中国经验日益引起国际范围的重视,中国智慧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进程中显示出前所未有的重要性。三是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政治经济学学科体系必将具有世界意义。四是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看,充满生机活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预示了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根本的变化。虽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反映中国经济发展规律的政治经济学,但是世界中的中国和正在影响世界的中国这种空间存在特性决定了反映这种空间规定下的中国经济发展理论的世界意义。

来源 : 政经中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