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吴恩远 2019-11-03 浏览:
回溯社会主义的历史可以看到,具有公平正义自由和谐原则的社会主义社会始终是人们追求的目标;而只要存在阶级剥削和压迫的资本主义社会,人类追求实现社会主义的运动就永远不会停息。汲取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教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以雷霆之力震撼世界,给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注入新的希望。只要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存在,资本主义的危机就是不可克服的且会愈发尖锐,而作为其对立面的社会主义就永远是人们憧憬的目标,且会更加磅礴于世界。

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前景取决于这几个因素:回溯它的历史,看它是否具有产生的必然性和发展的规律性,“鉴古而知今”;评估它过去、现在为人类文明作出的贡献,因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观察它的现实,汲取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教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以雷霆之力震撼世界,给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注入新的希望。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1]

一、社会主义发展显示的历史规律性

马克思主义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人类自古以来就向往公平正义自由和谐的社会。我国先哲提出历史发展向“小康”“大同”社会迈进,憧憬的是“老有所终、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康有为在其《大同书》描绘的世界是人人享有公正平等权力,“平等乃天赋人权”“人人皆为天子”。在“大同世界”,“既无帝王君长,又无官爵、科第,人皆平等”。[2]

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来,虽然社会生产力获得极大发展,但资本家通过使用机器大幅度降低工资,尽量延长劳动时间,不断增加劳动强度,廉价雇佣童工、女工等办法榨取广大工人的血汗,正如马克思深刻揭露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3]针对这种情况,在法国和英国出现了以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为代表的“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即19世纪初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他们认真地思考劳动群众贫困的根源,严肃地探索变革现存社会制度的途径,在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同时,细致地描述未来理想社会的蓝图:在那里消灭了剥削和压迫,改变了资本主义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建立一个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人人都参加劳动,按劳分配或按需分配,平等、幸福、和谐的理想社会。在这个社会中有计划地组织社会生产,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妥善地组织社会生活,实行生活的社会化;消灭旧式的分工,也不存在城乡之间、工农之间、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差别,等等。尽管他们的学说提出了许多“天才的思想萌芽和天才的思想”[4],但是,“他们的共同局限是唯心史观,无法找到实现其社会理想的正确道路和社会力量”。[5]

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使社会主义理论从空想变成了科学。马克思创建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为人类社会指明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途径,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写下《共产党宣言》,提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即“两个必然”的著名理论。宣言指出:当资本主义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能适应、不能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发展的地步时,生产力就受到阻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日益成为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桎梏,必然导致社会主义革命的发生。

《宣言》指明了在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的领导下,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消灭资本主义占有方式,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根本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还提出了关于未来共产主义新社会建设的基本观点。《宣言》极其慎重地指出: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6]】

科学社会主义深刻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揭示了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指明了正确方向。

十月革命的胜利使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实践。俄国革命爆发的根本原因正如马克思主义所揭示,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冲破落后的生产关系的束缚。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资本主义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工业生产总值已经跃居欧洲第四位、世界第五位。但俄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总水平仍然属于欧洲最落后的国家:俄国居民平均寿命仅32岁;由于缺乏受教育条件,俄国居民中文盲占多数,识字率仅有21.1%。必须改变俄国落后的面貌,尽快融人世界现代化发展的潮流,这是当时俄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

但沙皇专制制度阻碍了俄国生产力的发展。沙皇政府不顾人民的反对恣意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灾难:国内经济接近崩溃,国库空竭、物价飞涨、外债高筑。沙皇专制机构还滥用高压手段,大肆镇压革命党人;压制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封闭进步报刊和出版物……

沙皇政府的倒行逆施激起工人农民的强烈反抗。1910年经济罢工有214次,政治罢工8次,1914年经济罢工迅速上升到1370次,政治罢工达1034次,[7]参加者明确提出推翻沙皇专制统治的政治口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恩远
吴恩远
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