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田文林 2019-11-02 浏览:
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国内大资本根深蒂固以及西方的刻意诋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伊斯兰世界逐渐放弃“进口替代”战略,重新奉行“经济自由化”政策。然而,过度融入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实际是一种短视发展战略,伊斯兰世界工业化进程最终半途而废。过度参与资本主义全球化,使伊斯兰世界被锁定在全球产业链下游位置,而且这些国家参与全球化程度越深,经济边缘化、贫困化处境就越明显。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近期以来,埃及、伊拉克、黎巴嫩等中东国家相继发生大规模民众抗议。尽管引发抗议的导火索不尽相同,但总体看,因西方干涉所导致的发展滞后是中东国家政局不稳的最大症结。

首先,中东发展滞后的内因是历史上过于热衷与西方自由主义“接轨”。当年奥斯曼帝国纳入国际分工体系时,正值欧洲列强完成工业化之际,伊斯兰世界没有意识到看似公平的全球化暗含的不平等性和残酷性,人们普遍认为奥斯曼经济从属于西方是合理和正常的。二战结束后,伊斯兰世界涌现出纳赛尔等一批杰出的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他们推行“进口替代”战略,倡导“不结盟运动”,目的就是要实现政治经济独立,摆脱对西方的殖民依附。后来的历史证明,那是伊斯兰世界经济蓬勃向上、政治自主程度最高的时期。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国内大资本根深蒂固以及西方的刻意诋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伊斯兰世界逐渐放弃“进口替代”战略,重新奉行“经济自由化”政策。然而,过度融入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实际是一种短视发展战略,伊斯兰世界工业化进程最终半途而废。据世界银行2011年数据,几乎每个阿拉伯国家的制造业投资比例都在下降,制造业占GDP比重也比其他地区低得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除外);高新技术在制造业出口产品中比例仅占1.2‰。由于缺乏工业能力,许多伊斯兰国家不得不依靠旅游、侨汇、出口石油等原材料维持生计。

过度参与资本主义全球化,使伊斯兰世界被锁定在全球产业链下游位置,而且这些国家参与全球化程度越深,经济边缘化、贫困化处境就越明显。中东国家4.6亿人口中1/3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08年金融危机后,处在全球产业链下游、经济极度脆弱的伊斯兰世界,成为主要受害者,2011年中东剧变就是具体体现。

其次,资本主导的全球化是对伊斯兰世界进行软性控制的主导性力量,一旦必要,西方也会毫不犹豫地用武力来维护国际经济旧秩序。据美国学者统计,二战结束后的70年当中,美国在中东地区共实施过41次军事行动。这些战争的结果之一,就是使跨国资本从中受益。而那些遭受打击的国家则普遍元气大伤。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都是这方面的典型。

仅以伊拉克为例。在l991年海湾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不仅打击伊拉克军事目标,还有意识地轰炸、摧毁了伊拉克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设施,如自来水和能源供给系统、污水处理系统、农业灌溉系统,以及伊拉克的工业和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甚至连公路、桥梁、发电厂、自来水厂、博物馆、学校等文明社会的物质特征也被炸毁殆尽。美国的最终目的就是使伊拉克重新退回到工业化以前的时代。正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战争打击,使伊拉克从“稳定绿洲”变成教派矛盾激化、政府日渐瘫痪、腐败盛行的“失败国家”。

中东国家要想摆脱困境、实现工业化进程,必须警惕并反击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在这方面,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和新型全球化理念,为中东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选择和希望。

田文林,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察网摘自《环球时报》2019年11月1日第15版。

来源 : 环球时报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