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从毛泽东到习近平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李捷 2019-11-01 浏览: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我们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始终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建设。这不仅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立党之魂,更是因为党的指导思想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党的执政之基,是国家的立国之本,是凝聚人民群众的精神之旗。

对于意识形态问题和文化建设问题,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高度重视。毛泽东指出:

【“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而经济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他根据这个基本观点,在这方面提出过许多具有长远意义的重要思想,例如强调,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还强调,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提出要发展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要实行政治和经济的统一、政治和技术的统一、又红又专的方针;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为何从毛泽东到习近平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反复强调,全党都要注意思想理论工作,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队伍,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和宣传。要让马克思主义占领意识形态阵地。全党都要学习辩证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统一学说,观察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新问题,观察和处理国际斗争中的新问题。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

同时毛泽东又反复强调,凡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凡属于人民内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两个口号,就字面看,是没有阶级性的,无产阶级可以利用它们,资产阶级也可以利用它们,其他的人们也可以利用它们。不同的人对于什么是香花、什么是毒草,也有各自的看法。那么,从广大人民群众的观点看来,究竟什么是我们今天辨别香花和毒草的标准呢?在我国人民的政治生活中,应当怎样来判断我们的言论和行动的是非呢?毛泽东提出辨别香花和毒草的六条政治标准。

在坚持用“双百”方针来解决科学研究与艺术创作中的问题,来稳妥处理思想认识上的问题的同时,毛泽东还提出建设一支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队伍的战略任务。他指出:

【“为了建成社会主义,工人阶级必须有自己的技术干部的队伍,必须有自己的教授、教员、科学家、新闻记者、文学家、艺术家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队伍。这是一个宏大的队伍,人少了是不成的。……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和全体人民,人人都要懂得这个任务,人人都要努力学习。有条件的,要努力学技术,学业务,学理论,造成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新部队(这个新部队,包含从旧社会过来的真正经过改造站稳了工人阶级立场的一切知识分子)。这是历史向我们提出的伟大任务。”“省市委、自治区党委的第一书记和整个党委,必须把这个伟大斗争完全掌握起来。……各省、市、自治区要有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自己的科学家和技术人才,自己的文学家、艺术家和文艺理论家,要有自己的出色的报纸和刊物的编辑和记者。”】

他特别强调:

【“第一书记(其他书记也是一样)要特别注意报纸和刊物,不要躲懒,每人至少要看五份报纸,五份刊物,以资比较,才好改进自己的报纸和刊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来源 : 新湘评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