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明:正确认识金融危机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价值

刘明明 2019-11-01 浏览:
伴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马克思的幽灵复仇般地回到公共领域的前线,这一点也不意外。除了其经济和社会后果之外,这场危机也在语言学领域肆虐,表现在“自由市场”再次变成“资本主义”,而“国际关系”常常被称为“帝国主义”,“社会冲突”有时变成“阶级斗争”。今天谁还敢说“市场有能力进行自我调节以造福于社会”,或者声称“私有化”必然让国有企业更有效率。他指出,我们断裂和离心时代的文明危机已经开启了一场新的旷日持久的社会斗争时期,其结果不可预料。在这一背景下,研究马克思的著作,尤其是《资本论》, 是必不可少的,它不能使我们预测未来,但却能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这场危机的性质和详细说明它的进程,以更有效地参与当前和未来的斗争。

不管对于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来说,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都是一道必答题。反对者试图否认马克思主义与时代之间的共振关系,以将其局限于特定的时代,而支持者则需要论证马克思主义仍然在场。客观而言,生发于19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在当时的欧洲远谈不上处于显著地位,在全球也没有多少影响力;进入20世纪,马克思主义才以燎原之势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 在对于该世纪的政治和知识格局的塑造上,马克思主义的贡献超过其他任何政治思想[1]12, 但随着世纪末的连锁崩溃,20世纪似乎又是一个埋葬马克思主义的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在于与时代同步,能够不断回应时代课题,进入21世纪后,面对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面对反对者抛出的“过时论”,面对不断被指责的未来社会,马克思主义的命运如何?它能否在新世纪摆脱苏东剧变的低迷而焕发生机?这些成为本文要探讨的重点。

刘明明:正确认识金融危机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价值

一、马克思话语的复兴

近年来,一些反思马克思主义时代价值的论述和观点相继问世。影响力最大的无疑是伊格尔顿的《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一书,在书中,作者针对10种常见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进行了反驳,捍卫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价值。他指出:“人类不断异化,社会生活愈发‘商品化’,我们的文化鼓吹贪婪、攻击性、不加思考的享乐主义和日益严重的虚无主义,我们正逐渐失去自身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要对上述问题进行富有成果的讨论,离不开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积淀。”[2]4伊格尔顿的观点在国外左翼群体中并非孤例,伴随着金融危机,“马克思的复仇”“马克思归来”“马克思是对的”“怀念马克思”“马克思的拯救”“回到马克思”等表征马克思当代影响力的话语活跃于各类学术刊物和媒介之中。

塞浦路斯大学政治学教授斯塔维洛斯·托姆巴佐斯 (Stavros Tombazos) 在《马克思的时代》中指出,伴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马克思的幽灵复仇般地回到公共领域的前线,这一点也不意外。他认为,除了其经济和社会后果之外,这场危机也在语言学领域肆虐,表现在“‘自由市场’再次变成‘资本主义’,而‘国际关系’常常被称为‘帝国主义’,‘社会冲突’有时变成‘阶级斗争’。今天谁还敢说‘市场有能力进行自我调节以造福于社会’,或者声称‘私有化’必然让国有企业更有效率”[3]xiii。他指出,我们断裂和离心时代的文明危机已经开启了一场新的旷日持久的社会斗争时期,其结果不可预料。在这一背景下,研究马克思的著作 (尤其是《资本论》) 是必不可少的,它不能使我们预测未来,但却能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这场危机的性质和详细说明它的进程,以更有效地参与当前和未来的斗争。

同托姆巴佐斯一样,默斯托和霍布斯鲍姆等学者都看到了马克思在剖析资本主义问题上的独到之处。加拿大约克大学政治理论专业的客座教授马塞罗·默斯托 (Marcello Musto) 指出, 柏林墙倒塌后被宣布死亡,现在马克思再次成为广受关注的焦点,他的“复兴”是以其持续解释当前现实的能力为基础的;实际上,他的观点仍然是理解和改变现实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工具。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和普遍存在的深刻矛盾,1989年后被草率忽略的这位作者再次被关注和询问。[4]4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指出,虽然马克思的许多论述已经过时,一些论述不再被人接受,但马克思的分析仍然具有许多有效和有意义的核心内容。其中包括两个:第一个是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不可阻挡的全球动力和摧毁挡在它面前的一切的能力的分析。第二个是对资本主义通过制造内部矛盾实现增长的机制的分析。[5]12

即使非马克思主义者,也试图运用马克思的基本理论来认识资本主义社会,从而为有效施救提供药方。罗纳德·德沃金 (Ronald W.Dworkin) 在《马克思来救援》中指出,马克思的经济分析并无先见之明,但其社会学表现良好,“当我们考察政府和大企业的异常渗透,一个扭曲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产生劳动异化和孤独的方式,以及它如何以同样的方式改变爱和家庭时,我们发现马克思的观点仍然是有洞见和富有启发性的”[6]。在另一本著作《卡尔·马克思如何能拯救美国资本主义》,德沃金虽然站在了拯救资本主义的立场上,认为“资本主义仍然是世界上所能看到的最大的财富发动机;截止目前,相比于其他的制度,它为更多的人提供了更好的生活标准”[7]3,但他对马克思的价值赞赏不已,试图用马克思的思想解释当前的资本主义新变化并予以纠正。当然,左翼必须对非马克思主义者的赞许和吹捧保持警惕,克里斯蒂安·福克斯和文森特·莫斯可一语中的地指出:“资产阶级报刊企图通过将马克思诠释为资本主义新的救世主来限制和扼制他的理论。”[8]3

来源 : 思想教育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