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训:用科学社会主义实与理全面剖析历史虚无主义

杨承训 2019-10-27 浏览:
批判和清算历史虚无主义是思想战线的重要任务,它的要害在于以伪造、歪曲历史的手法否定科学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发展历史的必然性、曲折性、开拓性恰好与之对应,揭示和证实了它的实质、根源及彻底破产的结局。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真实揭穿了它“三非”诡论的虚假性和实质;曲折性凸显它屡禁不止的根源与发酵的土壤;开拓性提出对它彻底批判的任务,必须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拓前进扫清这一思想障碍,以马克思主义真理武装群众,以新中国70年的伟大业绩教育群众。
【“无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2]】

这不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胜利又是什么?!中国化的科学社会主义在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开花结果、繁华茂盛、蒸蒸日上的强盛势头,不仅是当年资本主义发展时期不可比的,也是资本主义后来强大之时不可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命

在人类历史上是最强劲的。这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必胜的铁证。

回头再讲讲当年的苏联,虽然它后来遭到失败(其原因下节分析),但是它在20世纪上半叶也改写了人类历史。十月革命的胜利是科学社会主义由理论变为实践的范例,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将落后的农业国——俄国变为强大的工业国,战胜了最疯狂的帝国主义势力希特勒,推动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建立,成为世界科技发展的重要基地(如第一颗卫星上天)。虽然苏联后来解体了,但它留下的科技成果和军事实力仍然支撑着俄罗斯,并同西方霸权势力相对抗。所以,对苏联的巨大成就也不能以历史虚无主义完全抹杀,它也曾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的一支奇葩。

历史事实是无情的,170多年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100多年的社会主义国家(前后相加)的实践,都充分证明它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规律,最终胜利是无可怀疑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社会主义“非胜论”才是真正的泡影。

三曰:“非宗论”。说中国不是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正宗”社会主义,真正继承马克思、恩格斯的倒是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施坦及社会民主党,认为现在真正的社会主义是民主社会主义,典型代表是西方福利国家。这又是极大的历史歪曲。

众所周知,修正主义就是“修正”马克思主义,阉割马克思主义灵魂,把它歪曲成资本主义永世长存的学说,最早的代表人物是19世纪末德国社会民主党内的伯恩施坦。他把马克思主义曲解为“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不要进行革命,不要废除资本主义经济,不要实行公有制,不要无产阶级专政,不要无产阶级政党领导,对资本主义制度实行改良,完全背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根本观点。从历史事实看,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就说现在搞民主社会主义那一套的国家,所谓福利国家(他们也并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本质上仍然是资本主义,经济上继续搞资本主义剥削,政治上强化资产阶级专政。即使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也并没有消除两极分化,贫富差别不仅没有缩小,反而继续扩大;一时的福利高,却造成严重的债务危机(有的高达200%),助长了懒惰的社会风气和胡闹的民粹主义;许多福利措施也成为党派竞选的舆论诱饵,或者不兑现,或者竭泽而渔,把财政负担推给下一个执政党,债务积重难返,而社会生产却不能持续发展。俗语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困难最终还是由创造价值的劳动人民负担。这种做法违背社会扩大再生产的规律。而一些国家有特殊的资源条件和国际环境,广大发展中国家不可能模仿,不可能复制。这样的模式更不可能解救积贫积弱、人口众多的中国。况且这些非社会主义国家自身难以为继,力图改革,但又遭民粹主义的抵制和党派竞选的干扰,正在跌入两难的陷阱。这同伯恩施坦之流的民主社会主义毫不相干,更与科学社会主义南辕北辙。拿这种扭曲的样板当作马克思主义的正宗,简直是糟蹋社会主义的弥天大谎!

那么,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主义?习近平多次明确指出,是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发展有阶段之分,是生产力发展水平决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中国的创造。党的基本路线早就规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经济上,我国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制度,以实现人民共同富裕为宗旨。这正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中国的生根,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体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现在已为世界劳苦大众提供了翻身解放、进一步实现现代化的样板。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的歪曲,恰好充分暴露出他们反社会主义的真面目。

以上三个“非”都不是实词,也无自身的逻辑,有的自相矛盾,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抓住一点现象就大加歪曲,根本不成为理论体系,是反科学、反历史、欺骗人民的谎言。如果说它有一条黑线相串,那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必然性、必胜性,为世界反人民势力开道。但是,恰好社会主义必胜的历史粉碎了它们的弥天大谎。

二、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性与历史虚无主义屡发的根源

既然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谎言,那么它又为什么会频频泛滥呢?并不奇怪,“树欲静而风不止”,只要世界上存在着阶级斗争,就必然产生反对劳苦大众求解放、求幸福、抵制社会主义的势力及其言论。从根本上说,这反映了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性,犹如滚滚东流的大江,必然有曲段、有礁石、有漩涡、有泡沫。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其中的一种泡沫,它同西方代表大垄断资产阶级利益、专门制造诡言的舆论工具遥相呼应,同社会上种种歪理邪说特别是混杂在马克思主义队伍中的修正主义沆瀣一气,时不时顽固地表现自己。因为它抓住某些历史片段可以加以歪曲,看起来“有鼻子有眼”,容易蒙住那些思想不健全、立场不坚定、阅历又不深的人,特别是缺乏斗争历史知识的年轻人,以至有些人跟着瞎嚷嚷、凑热闹,形成一种思潮,犹如大江漩涡中的小小逆流。这是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大小小曲折的一种表现,反过头来它又设法千方百计地扩大这种曲折,也带有一定的必然性。可从以下三方面分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承训
杨承训
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