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阿根廷的银行开放与金融危机

杨斌 2019-10-24 浏览:
阿根廷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启示,就是应防止形成官僚买办的利益集团,为获得腐败利益出卖本国的经济主权,开放过程中屈服于西方施压和苛刻条件,无视外来竞争对民族工业的强烈冲击,对美国的全球化、自由化建议言听计从,放弃政府对国际金融资本流通的监管,任凭外资控制银行、证券等战略行业。

2003年爆发的全球“非典”疫情,警示人们必须重视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应加大社会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投入,但国际货币基金推荐的全球化结构调整方案,却误导拉美大幅度削减政府公共卫生支出,曾导致拉美各国的公共卫生状况显著恶化,如拉美刚开始推行全球化的20世纪80年代,乌拉圭的婴儿死亡率从千分之二十八升到三十二,巴西则从千分之六十六上升到七十四,秘鲁的人均营养水平从必要基准线的97%下降到85%,各种恶性的传染病均呈迅速上升的趋势,秘鲁的传染病发病率增加了两倍之多,80年代后期拉美国家出现了霍乱大流行,同医疗卫生条件恶化有直接关系,闹得整个社会人心惶惶,广大民众也深受其害。阿根廷曾是拉美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拥有拉美最健全的社会保障医疗体系,人均工资水平曾在拉美名列前列,但是,阿根廷成为美国称赞的全球化楷模之后,靠外资流入支撑的短期经济繁荣好景不长,阿根廷以前令人羡慕的人均工资水平,如今却急剧下降到拉丁美洲的倒数几位,曾健全的社会保障医疗体系也陷入瘫痪,婴儿死亡率则从拉美的最低水平,上升到最高水平直逼最贫穷的国家。

阿根廷经济危机不仅冲击了劳动阶层,而且还冲击了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后者从银行瘫痪和股市暴跌中损失惨重,而前者却很少拥有银行存款和股票。阿根廷推行全球化的早期阶段,从外资大量涌入中获得利益的,主要是买办阶层和中产阶级,首当其冲的是蓝领劳动阶层,伴随外资收购和国企私有化进程,大批工人被解雇并抛向街头,但是,政府官员却很少重视社会不稳定苗头,认为只要外国资本源源不断流入,各种经济社会问题终将获得解决。但是,这种两级分化的增长难以维持,终于酿造了全面经济危机的爆发,就连中产阶层和资产阶级也难以幸免。经济危机导致市场需求急剧萎缩,阿根廷众多私营企业陷入经营困境,银行瘫痪和股市暴跌更是雪上加霜,难以获得维持经营所需的资金。据报道,阿根廷有三万多韩国侨民经营商业企业,就有两万人难以维持企业被迫离开。加入街头抗议还有大批公务员,他们的工资、医疗、养老保障等,也因银行冻结存款几乎陷于中止。阿根廷的政府官员、议员和买办阶层,他们曾积极推动全球化并从中获益,现在却被指责为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成为了阿根廷民众发泄愤怒的对象,只要出现在公共场所就成了过街老鼠。阿根廷外交部长刚登上出访客机,就遭到阿根廷同机乘客辱骂赶了下来。政府官员、经济顾问和各党派的议员,经常在餐馆、市场、剧院等公共场所,成为愤怒阿根廷民众的围攻对象。曾令人羡慕的跨国银行的白领经理,现在为避免民众围攻不敢走大门,只能悄悄溜银行后门上、下班。一位阿根廷议员的住宅被民众烧毁后,他困惑地哀叹道,

【“阿根廷究竟是怎么了?为何陷入如此疯狂的地步?难道所有政治家都是贼吗?”】

阿根廷金融危机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导致拉美出现了反全球化的新浪潮,巴西、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大选中,新兴左翼政党相继赢得了重大选举胜利。美国曾向俄罗斯推荐阿根廷金融自由化,今天俄罗斯却庆幸没有听从美国的建议,幸亏当年俄罗斯中左翼政党坚决反对,揭露阿根廷模式实质是出卖经济主权,让美国掌握经济金融命脉和战略性行业,同时多次否定了叶利钦提名的总理人选,才有后来的普里马克夫和普京相继当政,搁置了俄罗斯战略性行业的私有化,转向加强国家调节和打击金融寡头,才促成了今天俄罗斯的经济形势好转。阿根廷相当多人是意大利裔移民,促使意大利民众对阿根廷悲剧深表同情,意大利议会以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改革现行不公正的国际金融体制,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维护社会利益。美国政界也发生了激烈的辩论,有人主张修改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政策,不要逼迫发展中国家推行私有化,放弃不得人心的削减政府社会开支要求,但是,右翼鹰派则主张采取更强硬手段,大大加强美国在全球各地的军事部署,以应对全球化时代激化的矛盾冲突,压制对美国全球经济军事霸权的挑战。

人们看到阿根廷在金融我危机中的悲惨状况,很难想象到仅仅就在数年之前,阿根廷曾经是西方媒体追捧的明星,被赞誉为新自由主义的成功典范,称为推行全球化、私有化的楷模。阿根廷今天虽然成了美国的弃儿,当年却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推荐的榜样,竭力劝说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效仿。阿根廷的大起大落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充分说明了全球化进程的辩证两面性,搞得好有可能带来许多的经济利益,稍有不慎则会变成一把杀人的“双刃剑”,特别是金融、外汇、资本账户的自由化,更是隐含着巨大经济安全危险。金融自由化具有难以驾驭的复杂性,开放银行证券领域尤其具有吸引力,能加速私有化向跨国公司出售国有企业,很可能像阿根廷那样在推行金融自由初期,由于外资大量流入暂时掩盖经济困难,直到社会不稳定长期积累突然爆发时,才发现经济金融命脉已控制在西方手中,政府不仅丧失宏观调控能力难以扭转局面,也无法制止资本外逃并确保民众存款安全,甚至还丧失继续吸引外资、乞求外援的谈判筹码。原来西方金融资本逼迫阿根廷推行私有化,现在竟然以没有国有财产抵押品为由,拒绝向阿根廷继续提供必要贷款援助。而我们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一旦像阿根廷金融危机那样触发政治动乱,造成的政治经济破坏恶果都不堪设想,因此,深入研究阿根廷等先驱国家的前车之鉴,无论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和政治稳定,还是防范经济金融风险都有重要意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发展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