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新自由主义是一项看不见的战争的战略

马丽亚·何塞·雷哈斯 2019-10-21 浏览:
新自由主义并不是对危机的一种回答,也不是一整套经济政策。这是一项重组建立在掠夺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的计划,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财富和权力空前的集中。受到影响的男女劳动者注意到,它不仅是以所有方式进行的一种高水平的暴力,而且也是残暴的计划。我们遭受的掠夺伴随着建设一种新的主观性,在这里实施新自由主义的文化和它的价值(个人主义、自私自利、残暴、政治的信誉丧失等),重新竖立破坏感情、思想和做先前的事情的目标,以便在居民中间被接受。宣传、恐惧和脆弱性的感觉对于进行社会控制是一种有效的机制。

西媒:新自由主义是一项看不见的战争的战略

我们每一天都过度暴露出暴力的经历:失去工作,失去住房,失去有质量的公共医疗,等等。新自由主义从本质上说就是暴力和屠杀;不仅对数以万计的人进行社会排斥,否认他们的公民地位,而且也判定我们的死亡和物质与心理的损害。数字不会让人怀疑。

西班牙是欧盟第三个最不平等的国家,仅次于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尽管它拥有25个亿万富翁(乐施会2018年的统计),大公司的逃税和财富达到1400亿欧元,其中80%是2018年诈骗得来的。腐败是掠夺的一种方式,上升到1235亿欧元(一种制度腐败孤立的事件)。但是,大多数居民继续只有临时的工作,工资很低,正如欧盟今年所指出的。现在我们知道可以有工作和成为穷人。

西班牙是欧盟第二个“严重贫困”指数最高的国家(6.9%),居民处于“贫困的风险中”(这是国家统计局和欧盟一种委婉的说法,指的是那些收入低于平均数的60%的人,严重缺乏物质商品,他们有一种“很低的工作强度”不到他们的潜力的20%)的居民占26.6%(1200万人)。32%的孩子是穷人,如果不改变结构性的地位和陪伴他们的分配政策的话,他们将变成贫穷的成年人,如同关于不平等和贫困的研究证实的那样。在青年的情况下,这个数字上升到37%。2018年有6万个家庭被剥夺他们的住房,尽管在这一年退房情况已经减少。所有这一切都变成一个实质性的挑战,变成疾病,预期寿命减少,患精神疾病的人和自杀增多,在最近两年飙升达到7000多人;200万人焦虑不安,240万人精神受到压抑。从个人主义的理论来说,在考虑到这是“个人的问题”而不是社会心理的问题时。他们将沉默不语。许多劳动者被用镇静剂和抗抑郁药物治疗,这样每天去工作。

在每个数字背后是一个被围困和压服的人,他们试图抵抗。我们知道从40多年前在这里和其他地方,新自由主义并不是对危机的一种回答,也不是一整套经济政策。这是一项重组建立在掠夺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的计划,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财富和权力空前的集中。受到影响的男女劳动者注意到,它不仅是以所有方式进行的一种高水平的暴力,而且也是残暴的计划。我们遭受的掠夺伴随着建设一种新的主观性,在这里实施新自由主义的文化和它的价值(个人主义、自私自利、残暴、政治的信誉丧失等),重新竖立破坏感情、思想和做先前的事情的目标,以便在居民中间被接受。宣传、恐惧和脆弱性的感觉对于进行社会控制是一种有效的机制。

自从权力成为一个舆论潮流的时候起,残暴分成不同的程度,将所有的社会问题特别是经济运行不良的问题让被排斥的人们负责。“他们的生活高于他们的可能性”,“他们是没有价值的人”,“他们想吸吮国家”。归罪于他们,并公开展示。此外,让他们对自己的情况负责,好像不存在环境、历史、政策措施和权力的关系。认为他们不值得和不配过一种更好的生活,不值得接受国家的社会帮助和生活在“幸运者”生活的空间。从这种立场为随后的削减进行辩解。对这些人的虐待和公共的堕落推动泄气,同时要求他们自己克服(“没有足够的努力”,“不相信自己”),这是一种残酷的和不可能的要求,考虑到这个社会结构性的候选人。社会的和心理的压力加强了人们的自我内疚和在社会上无用的感觉。

这个过程类似一种战争的形势,虽然在它的军事--武装的意义上不清楚,这超出了阶级的斗争,在传统上被接受。如同在一场包围的战争中,劳动的居民被包围、遵守纪律和在身体上和心理上被压服。他们疲倦的身体和前景受到挫折:“我看不到我们如何摆脱这种情况”,“总是他们获胜”,“这就是存在的东西”。同时对贫困和持不同政见定罪:从2015年公民安全法生效起罚款近270欧元,300名工会成员被指控组织和参加执行任务的小队,这是刑法第315条第3款的规定,在两年里66人因为“颂扬恐怖主义”被逮捕。

新自由主义的文化符合文化的战争的战略,它的最后目标是造成心理上和意识形态的失败。如同第四代战争的概念创造者林德在2004年指出的,这是确定战争的新形式的胜利的战场。赫伯特·甘斯说,

【“这是一场用不同的武器进行的战争,比如保留体面的工作、学校、住房和需要的必需品的机会……有时也是一场谋杀的战争,但是更为经常的是屠杀穷人的精神和道德的战争,此外还要加上缺钱造成的贫穷”。】

我们看到使苦难正常化的残暴的巴尔干化。阻止这场掠夺我们的和认为我们是可有可无的战争是紧迫的事情。除了从集体的斗争防止失败之外,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我们必须这样做。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0月11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魏文编译】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