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者:“解毒”港青“逢中必反”思维

周国正 2019-10-19 浏览:
历史告诉我们,城市是会衰落的。长安、罗马,曾经盛极一时,今天说起来,除了兵马俑、杜甫草堂、诸神殿、斗兽场等遗迹之外,谁还会视之为主宰天下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扬州曾经富甲天下;伊斯兰全盛之时,大马士革号称汇聚了世界一半的财富,给地图你看看,还有多少人可以指出这两个城市的所在?从前上地理课,费城、底特律是作为美国重要城市介绍的,今天,费城的犯罪率是纽约的四倍,底特律流失了三分之一人口,香港人大呼楼价高不可攀,那里倒好,有些地段房子便宜得没人敢买,整条街空无一人。

【本文为作者周国正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香港学者:“解毒”港青“逢中必反”思维

香港事件,这几个月来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的讨论,不同媒体刊出者林林总总,汗牛充栋,对整个示威暴乱或支持或反对,各持已见,这自是意料之中;不过,撇开那些纯粹为批评而批评甚至只是攻击谩骂的不说,即使是作出理性思考的,也往往显示出香港人思维论述中一种很强烈的特性——短视、单向。这种特性,在香港社会中非常普遍,甚至可以视为令香港陷入于斯境地的重要原因之一,必须提高这方面的意识。

“离地”,是香港出现频率很高,时常用以批评对方的时髦俗语,意思是放言高论,不切实际,亦即令孟子饱受时人非议的“迂阔而远于事情”,语带讥讽。不过,批评者往往忽略了一点,“离地”其实很重要,因为不离地,则永远不能“站得高,看得远”;港人很“贴地”,感受固然真切,但终日牵缠于葛藤枝蔓之间,一叶障目,虽一树亦未之见,更遑论整个森林了。

“离地”,不看眼前而看长远,不看小而看大,于细节即使略有所失,但只要总方向正确,尽管其间有磕磕碰碰,也不足为大局之累;长江、黄河在万里途程之中不论如何迂回转折,或北或南,但最后仍然东奔入海,“东奔入海”,这才是最要把握的关键。

以近这次香港事件来说,可以清楚看到三类的短视:

1. 看表不看里

最初引发示威的,是要反对政府提出的《引渡逃犯条例》,但这是造成今日事态的真正原因吗?如果是的话,则示威发生未久,6月15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宣告搁置条例草案,示威再师出无名,应该就此平息了;但示威却方兴未艾,因为目标已经立刻转为“五大诉求”,显见反对《引渡逃犯条例》只是触媒,作用一如火柴,导致今日遍地烽火的易燃物显然另有所在;看事较深入的人认为那是“五大诉求”中的“双普选”。

不过,“双普选”是政治诉求,香港人一向对政治冷漠,这是殖民地教育多年来的刻意经营,早已取得“丰硕成果”;我记得念中小学时谈论政治是禁忌,老师同学之间噤若寒蝉,即使进了大学,想找《共产党宣言》看看,图书馆书目中虽然名目无缺,但按号索骥,书库中却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后来才知道这一类书籍是另储一室的,要看不是不可以,但颇费周章,何以如此?我当时若有所悟,所以也没再深究。1975年金耀基教授所提出的经典论述——administrative absorption of politics(行政吸纳政治),其实不仅可以用来概括香港政府的施政文化,也完全可以用来概括整个香港的社会文化——只办事,不问事——一切以事务层面的效率、成果为主,其他理念层面的国家、民族、主权、国际大势、历史走向等等都不要管;政府内,看重的是“能吏”,不是“贤官”,社会上,渴求的是“干才”,不是“智者”;香港 “经济动物”的DNA就是这样选育出来的。

香港人以此而举世知名,怎么会忽然间出现这样强烈的政治诉求?以至一刹那间冒出那么多政治意识高昂得可怕,竟然以攻击破坏纵火去争取所谓民主自由的青少年?这一点论者却很少解释。本人在《如何理解香港事件的表象与本质》一文中指出,不仅《引渡逃犯条例》不是真正的原因,甚至“五大诉求——双普选”所带出的,对所谓民主自由的争取,也只是示威者、暴乱者自我说服,自我欺骗的noble pretext(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在于近年来一般人普遍面对的生活困顿。只看浮面,不看深层,只听口中所言,不寻心中所想,任何解决方案都是徒劳,因为

【“吹熄火柴很容易,但只要易燃物仍在,大火就仍然继续烧下去,就算这次连大火也扑灭了,以后另一支火柴、另一个烟蒂、另一次泄电,甚至另一天日常的煑食烧水,也总会再一次又一次做成火灾。”】

所以,尽管林郑月娥9月时更完全撤回《引渡逃犯条例》,也依然暴火不熄,其实即使再加上她下台谢罪,也只能解一时之困,之后总会找到另一个机会再爆发。可惜的是,港人论事论政中能看到这一点的却绝无仅有。

2. 看己不看人

香港这样闹下去,内地会不会忍无可忍?不会!不少论者很有信心地说,香港不论如何闹下去,也不会出问题,因为有金城汤池足以自保,金城者,金融长城也。当然,今日香港比之中国内地在这方面远为进步,什么上市集资都方便得多,累积金额已经数十万亿;不过,这是炭还是花?雪中的炭,无之则冻死,不可或缺,锦上之花,得之固足欣然,无之则尚存美锦,此金城之可靠程度如何?而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内地的发展速度,五年、十年、十五年后就不会建成另一、另二、另三之金城?何况,此刻正有人长城自毁,活得不开心,就把家中杯盘碗碟、花瓶瓷器以致家具门窗一概捣毁!忿是泄了,于事何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