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魏南枝 2019-10-17 浏览: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跨国公司的扩张推动着全球价值与生产链向复杂化方向发展,塑造着全球化的宏观进程。而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劳资失衡加剧、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困境,导致“反全球化”的社会思潮与政治力量抬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本理论构架、以美国为领导的“中心—边缘”世界体系的现行全球治理体系逐渐“失向”“失序”和“失范”,全球治理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应当明确国家调控市场的方式是多元的,警惕和防止全面私有化让人类社会走向另一种“通往(被资本)奴役之路”。中国道路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中国共产党这一主导性政治力量所具有的相对于资本权力的政治自主性。中国道路的核心诉求不应当局限于物质层面的赶超,而应当从道路论出发来“明确方向”,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12]魏南枝:《变动时代的失序与重构》,《金融博览》2016年第10期。

[13]黄平:《全球化:一个新的问题与方法》,《中国社会科学》2003年第2期。

[14]吴志成:《全球治理对国家治理的影响》,《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6期。

[15]Steven Bernstein & Benjamn Cashore,“Complex Global Governance and Domestic Policies:Four Pathways of Influence”,International Affairs,Vol. 88,No. 3,2012,pp.585-604.

[16]李滨:《新全球治理共识的历史与现实维度》,《中国社会科学》2017年第10期。

[17]陶坚:《大变局需要大包容大诚意》,《国际安全研究》2019年第1期。

[18]李滨:《新全球治理共识的历史与现实维度》,《中国社会科学》2017年第10期。

[19]Amartya Sen,“Adam Smith.s Market Never Stood Alone”, Financial Times,March 16,(2009).

[20]李滨:《新全球治理共识的历史与现实维度》,《中国社会科学》2017年第10期。

[21]高程:《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进程受挫与中国的战略机遇》,《国际观察》2018年第2期。

[22]Amitav Acharya,The End of American World Order,London:Polity Press,2014,pp.110-111.

[23]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12月19日。

[24]魏南枝:《中美政治、安全矛盾与经济相互依存》,《现代国际关系》2016年第11期。

[25]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12月19日。

[26]Kurt M. Campbell & Ely Ratner,“The China Reckoning:How Beijing Defied American Expectations,” Foreign Affairs,Vol. 97,Issue 2,Mar/Apr 2018.

[27]习近平:《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践中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人民日报》2013年1月6日。

[28]夏一璞:《从嫦娥四号看科技创新的中国造》,《今日中国》2019年1月29日,http://www.chinatoday.com.cn/zw2018/sp/201901/t20190129_800155425.html。

[29]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U.S.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BEA),“Gross Domestic Product,4th quarter and annual 2018,”https://www.bea.gov/news/2019/gross-domestic-product-4th-quarter-and-annual-2018-third-estimate-corporate-profits-4th。

[3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本文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9期,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魏南枝
魏南枝
魏南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