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钝俚 2019-10-15 浏览:
全球一体化是激发国家生存新模态的利器。从一开始,就有一条基本判断标尺迄今未变,即实力决定一切。足够的资本、强大的军事、自信的文明才能主动推进全球化,资本是基础、军事是保障、文明是根本(近现代文明中,船坚炮利开道是惯常手段,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可见事实,各阶层“唯美”层出不穷是当下现状)。接下来的时代里,面对人类社会唯一延续至今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孔子学院”或许能够改变武力征服导致文明融合的历史轨迹——那么这就是中国对于全球治理的最大贡献。

【本文为作者钝俚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当前国内经济形势

总体来说,中国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止于简单加大,更有可能是怎么见底——断定为L型走向还是太过显得乐观,或许V乃至深V才是正解——内外夹击之下,触底才能反弹。

作为发展进程的映射,小微企业可以作为重要参考。作为社会资本民营经济,他们解决了绝大部分的就业,但这么多年得到的扶持总是蜻蜓点水式的,严查偷税漏税,重罚安全环保。与国有大型企业相比,在资源要素的保障上总是排在后边,特别是最急需的金融资金支持,往往都是依靠民间借贷解决燃眉之急。

在原初定义上,金融机构本质上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但目前金融资金深度与资本大鳄拟定的国际惯例接轨,操作上只愿锦上添花不想雪中送炭,在确保资金绝对安全的口号下把嫌贫爱富发挥到了极致;本质上金融货币已经脱离了工具的属性先知,成为了现代社会经济活动的起点和终点。这样的发展趋势,必然会加速主权国家资本和国际资本财团的直接对话与博弈。

国有金融机构之所以近年来饱受诟病,还有超越于经济活动的深层次缘由,那就是,在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目标掩盖下,深度陷入了党政机关讲级别、机关化的炫目光环里。懒政惰政,惯性思维,对项目对产业不调查不研究,死守着重大资金只投国有企业——肉烂了也在锅头——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模式。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基石,必须突破这个瓶颈制约。金融资本的目的,不是为了开钱庄坐收红利,而是要不断经营资本。作为国有金融机构,更有全民享有金融服务的基本要义,不能够仅仅当个守财奴。归根结底,要做到不仅研究资本的运作,也要研究产业、企业和项目的发展规律,才能减少对于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误判。

产业扶持的反面教训

观察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称之为成熟的、优势的产业发展历程,较长时期的国家扶持,配之以稳定激励的政策导向,才能够解决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过分听信某一家之言的专家论证或企业愿景,单纯在决策层一厢情愿的实行政策“急刹车”“虎跳峡”,不是正常的为政治国应有之义。

以最大的家庭单体消费品汽车为例。欧美走在整个产业的前面,后发的日韩对于本国汽车产业全力扶持,从公务采购到市场保护,从技术配套到资金激励,经历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反观国内对本土车企,既缺乏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采购的明确指向,更缺少容错和实验验证的政策依托。这样残酷的现实,虽然也刺激并催生了部分有影响力的企业,但更多还是在有意无意之中,丢弃了公务用车的社会示范带动力,培养了一大批唯国外车、唯名车的新世纪新生代消费群体。

其他产业也是如此,特别是当前电子信息技术已经成为工业制造、物流贸易的运转基石,对于国家核心竞争力影响很大的芯片制造俨然已经成为最大的瓶颈制约。无论华为还是中兴,产品类型在丰富拓展,市场份额在不停做大,消费需求在次第升级,但自主芯片一直就是很大的问题。相较于中兴芯片的全部外购,华为尽管相对境况较好,海思麒麟逐渐站稳脚跟,但核心技术的专利费用每年付出也不少,华为与高通达成和解的结果就是每季付出1.5亿美元,移动终端销售额上去了利润率不见大增长,对于操作平台这一板块而言更是贴本赚吆喝。这两大头雁尚且如此,其他企业可想而知。

究其原因,长期奉行的技术拿来主义,没有拿来制造核心的精髓,一直痴迷于单纯经济核算的当期利益得失,现在成为了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最大BUG。不鼓励掌握自我制造能力,相信所谓透明公正的国际市场交易规则,完全寄希望于简单制造完成总量堆积,或者像联想一样执迷于收购外资品牌以为可以一举奠定高大上的科技领先行业地位。延续至今,不仅在知识产权相关领域被拿走最大利润,社会经济大受影响,更深层次将国防军事的终极密码交给了战略对手,对未来国家博弈造成严重被动。

近期,国家有关部委正在组织专业机构,计划对新能源汽车产业进行大的政策调整。在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规模发展全球第一的产业里面,可能需要避免再犯类似其他领域被洋人牵着鼻子走的决策失误,特别是面对“以市场换技术”的绝对诱惑,把技术制高点的控制权拱手相让。

看待壁垒的历史视角

开放是现代社会存续的主题,但从历史角度看,一直找不到学界可以定义的绝对开放和绝对保守的分界线。重商主义曾经快速促成了德意志的强大,主权国家形态发展到现在,每一个追赶型后发国家都会拾起这个武器,保护本国产业,捍卫国家主权,夯实基础之后再主动融入全球化的浪潮。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表面来看是物质极大丰富的现代社会,但深层次的国家博弈和阶级矛盾并没消亡,反而在以前所未有的隐蔽方式或者公开分裂两种极端相反的面貌出现。

对于国家博弈来说,底气在哪里?实力决定一切。什么才是实力?强大的军事、坚实的经济、外溢的文化。保持实力不二法则:一直领先。如何才能一直领先?一方面是自己永远走在前面,另一方面是让别人永远在自己后面。走在前面是主动提高自己,让别人在后面是拉开差距。如何才能拉开差距?要么自己跑得快,要么别人走不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