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徐崇温 2019-10-07 浏览:
中国道路在三个根本点上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所走过的道路:首先是中国道路坚持和平发展取代了资本主义现代化血腥的掠夺和战争道路;其次是中国道路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坚持国家宏观调控、坚持金融监管抵制了“华盛顿共识”鼓吹的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再次是中国道路坚持独立自主、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方针抗衡了西方列强输出民主、颠覆别国政权的“颜色革命”。

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长期以来,西方世界有些人一直鼓吹说,通向现代化的道路只有一条,这就是西方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道路,舍此之外,别无它路。即使有的国家在推进现代化的具体步骤上有所变异,那也是过渡性的、转型中的变异,最后仍然是殊途同归,还得走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现代化的道路。产生这种西方中心主义的背景,是西方世界、主要是欧洲先于世界的其它地区实现了工业化,这使得他们产生了一种“先天优越”的幻觉,并且想在思想理论上塑造欧洲人的心理优越感,以服务于欧洲国家的对外扩张。随后,他们又给这种优越感穿上“普世价值”、“普世道路”的外衣,以此来影响和束缚非西方国家和地区对发展道路的选择,似乎非西方国家只有采用了西方的道路和价值观,才能够获得发展。

然而,中国却以自己的实践表明,中国走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不是在一些具体步骤上,而是在根本之点上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道路,它从一开始就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因为它是人类追求文明进步的一条新路。正如英国伦敦经济政治学院的马丁·雅克在2010年发表的《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中所说:西方现代化只是现代化道路中的一条。现代性模式绝非只有一种,事实上有很多种。因此我们得出的现代性概念,不能仅仅建立在北美和欧洲的经验的基础上,这就是要把中国发展的独特性放到现代性发展的多谱系上,从而证明中国模式也是一种现代化发展模式。因为每个国家由于自身特殊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必然会走上具有自己特色的发展道路。在这方面,根本不存在千篇一律的普世道路和普世价值,而只有不同国家和地区面对不同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必然走出不同发展道路的普遍规律。

那么,中国道路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又是如何超越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中国道路对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中国道路以和平发展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血腥的掠夺和战争道路

从15世纪以来,西方主要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是通过对内剥夺农民和剥削工人,对外掠夺、扩张、海外殖民乃至发动侵略战争来实现其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的。

例如英国,它对农民的剥夺主要表现在,为了养羊以发展毛纺工业,“圈地”驱赶农民的“羊吃人”上面。不同的是,在18世纪以前,这种“圈地”还只是零星地、非法地进行,在18世纪以后则以国会立法的方式进行公开的、大规模的掠夺。仅仅在1761—1801年的40年间,英国国会就通过了2000个法令,圈占了农民318万亩耕地;1801—1831年的30年间,农民又被夺去了511770英亩公有地,最终导致连小土地所有者和小租地农民也都沦为短工和雇工。

如果说,圈地运动为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准备了大批雇佣工人和国内市场的话,那么,对外掠夺和殖民地扩张则为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准备了巨额货币财富和国外市场。英国的海外扩张始于英国商人和冒险家的海外掠夺:他们先是拿了英国王室发给的特许状,在英皇的积极支持下,抢劫葡萄牙装载东方香料的船只,以及西班牙人装载美洲白银的“白银舰队”。16世纪中叶以后,随着英国经济实力和海上力量的日益强大,它又开始对葡萄牙、西班牙发动公开的殖民地争夺战,并在17世纪初成立掠夺印度和垄断远东贸易的东印度公司,随后英殖民势力进入北美和西印度群岛,在那里建立了第一批殖民地。从19世纪开始,英国进一步加强了对外侵略和殖民地掠夺,其殖民地面积在短短几十年中扩大到2250万平方公里,人口达25190万人,使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英国殖民者还把大量鸦片偷运到中国,在遭到抵制时,便在1840—1842年和1856年发动两次鸦片战争,迫使中国割地赔款,沦为西方列强的半殖民地。到1914年,英国拥有的殖民地占全球面积的四分之一,而英国本土所占面积还不到英帝国总面积的1%,它使印度、埃及成为其棉花产地,使加拿大成为其粮仓,澳大利亚成为其畜牧场,使撒哈拉以南非洲成为其重要的矿产原料和贵金属产地。英国的资本主义现代化就是在这种不断地对外扩张、掠夺和侵略中发展和完成的。

又如美国资本主义的现代化。在国内,它是通过驱赶和杀戮北美土著印第安人,贩卖和奴役非洲黑人来实现的。自从欧洲殖民主义者登上美洲土地以后,就经常与那里的土著印第安人发生冲突:有时,他们放火焚烧土著印第安人部落,然后开枪射杀从火中跑出来的印第安人,不甘心于被消灭的印第安人奋起反抗,于是遭到种族灭绝式的屠杀。1703年,殖民主义者甚至在立法会上作出决定:每剥取一张印第安人的头盖皮,或每俘获一个印第安红种人,就给予奖赏40磅;1720年,立法会又把这项悬赏提高到100磅。事情的发展连被印第安人称为“毁城者”的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也都感叹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