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丁堡骏 2019-10-03 浏览: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再看一下萨缪尔森为了避免国内生产总值重复计算而采用的“附加价值法”,我们就会更加清楚地看到:萨缪尔森和亚当·斯密一样,在微观经济分析中没有劳动二重性学说,不能科学地说明生产资料旧价值的转移和新价值的创造在生产过程中是如何进行的。这一微观经济中的理论缺陷反映到宏观经济分析中就是混淆年产品价值和年价值产品。

通过以上我们对萨缪尔森《经济学》中有关宏观经济学的内容的考察,我们看到:亚当·斯密的混乱思想在资产阶级经济学界一直延续到20世纪90年代,斯密教条仍然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正统信条。

2.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突破斯密教条的企图及其失败

萨缪尔森在承袭斯密教条,将社会的收入和社会生产的总价值相等之后,企图利用总投资和净投资与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内生产净值的概念区别,把“第四个组成部分”引进来。

萨缪尔森意识到,只谈需要消费面包、苹果、柑橘和理发的人们是很不够的,在现实生活中,国家还要用一部分产出来生产新的资本品,因此必须分析投资。关于投资,萨缪尔森强调投资是资本形成,“投资是指一年内一国建筑物、设备、软件产品及库存等资本存量的增加部分”。[15]萨缪尔森进一步解释说,“那么,这里的‘总’的含义何在?它表示的是该投资包括所有已经生产出来的投资品。总投资的另一层含义是,还没有经过折旧调整的投资额。”[16]因此,“净投资等于总投资减去折旧。”[17]

对萨缪尔森的总投资和净投资的划分,我们评论如下:第一、萨缪尔森将生产资料中的劳动资料部分直接等同于资本,抹杀了资本范畴的历史性;第二,萨缪尔森既不懂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区别,也不懂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区别。因此,他把投资片面地理解为固定资本投资。即便是他的总投资概念也不包括投资构成要素中的流动资本部分。

考虑到人们把一部分社会生产可能用于投资的情形,萨缪尔森修改了原先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定义。

【“因此,我们必须将先前的GDP定义做如下修改:国内总产值是一切最终产品的价值总和。除了消费品和劳务,我们还必须将总投资也包括在内。”[18]】

在谈到怎样通过国内生产总值计算国内净产值时,萨缪尔森说,

【“GDP中包括总投资,即净投资加上折旧。略加思索即可发现,计入折旧就如同既算了小麦又算了面包。比较合理的衡量方法是只将净投资算入总产出。从GDP中减去折旧,就得到了国内生产净值(NDP)。”[19]】

萨缪尔森强调,总投资能够相当精确地被估计出来,而不需要难于估计的折旧数字。因此,各国政府一般都主要依据国内生产总值而不是国内生产净值。

我们认为,即便是就国民总产值而言,萨缪尔森仍没有将“第四个组成部分”全部引进来。国民生产总值与国内生产净值的区别就在于前者包括折旧部分。因此,萨缪尔森通过国内生产总值与国内生产净值的区别而引进的至多不过是“第四个组成部分”(即不变资本价值)中的固定资本损耗部分,不变资本价值的另一个重要部分即流动不变资本部分,仍被排除在国内生产总值之外。可见,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的宏观经济学突破斯密教条的企图已宣告破产。由此决定了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的奠定在国内生产总值理论基础之上的总需求和总供给分析是缺乏科学基础的。相应地,两部门经济中的Ⅰ=S(即投资等于储蓄)、三部门经济中的Ⅰ+G=S+T(即投资和政府支出的总和等于储蓄和税收的总和)以及四部门经济中的Ⅰ+G+x=S+T+M或(T-S)=(T-G)+(M-X)(即投资储蓄差额=政府收支差额+进出口差额),这些均衡条件也都是缺乏科学依据的。

不仅如此,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现代西方经济学,就其理论体系而言,较亚当·斯密的宏观经济分析也是一个很大的退步。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仍然是庸俗经济学。因此,如果说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的某些具体的概念和方法能够被我们借鉴和吸收,那么,这也必须是在批判和抛弃它的庸俗体系的前提下才能获得成功。

注释:

[1]理查德·坎蒂隆:《商业性质概论》,商务印书馆,1986 年版。

[2]Robert V. Eagly , The St ruct ure of Classical Economic Theory . New York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4. p. 18.

来源 : 现代政治经济学教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