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丁堡骏 2019-10-03 浏览: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在考察流动资本的补偿时,亚当·斯密说:

【“社会流动资本便与个人流动资本不同。个人的流动资本,决不能算作个人的纯收入;个人的纯收入全由他的利润构成。但社会流动资本,虽由社会内各个人的流动资本合成,但不能因此便说社会流动资本绝对不是社会纯收入的一部分。商店内存的货物,虽然不是商人自己留供目前消费的资财,但可以是别人留供目前消费的资财。由别种财源取得收入的他人,可经常以该收入补还商人的货物的价值,以及偿付商人的利润。商人的资本不会减损,享用者的资本亦不会减损。”[9]】

亚当·斯密在这里将作流动资本的东西,实际上就是每年生产的、生产消费资料的资本家每年投入流通的商品资本。第二类工人的商品资本中补偿C的部分,尽管对单个资本家来看不能形成他的收入,但从社会总资本的角度来看这部分仍然是社会收入的一部分。从以上分析我们看到,亚当·斯密在抛弃他的教条,已经指出:社会全部年产品由以构成的商品资本中的一种商品资本(即生产资料)的某些价值部分,虽然形成从事这种生产的单个工人和资本家的收入,但并不形成社会收入的组成部分;而另一种商品资本(即消费资料)的价值部分,虽然对它的单个所有者形成资本价值,但只形成社会收入的一部分。马克思高度评价亚当·斯密的这一贡献,认为亚当·斯密已经接近了宏观经济问题的实质。而且马克思还作了一个假设,

【“如果亚当·斯密把他先前在考察他称之为固定资本的再生产时和现在在考察他称之为流动资本的再生产时涌现出的一些思想片断综合起来他就会得出如下的结论”,“如果亚当·斯密的分析达了这一步,那么,离全部问题的解决也就相差无几了。”[10]】

然而,亚当·斯密关于商品价值构成的正确观点不断地和他在广度上占优势的教条纠缠在一起,所以,亚当·斯密并没有对他的有关思想片断加以综合,他继续迷失在混乱之中。

2、现代资产阶级宏观经济学承袭了“斯密教条”

马克思在考察了亚当·斯密以后的几位经济学家之后,不无感慨地得出结论说,

【“斯密的混乱思想一直延续到今天,他的教条成了政治经济学的正统信条。”[11]】

这是1870年前后的情况,那末,时隔100多年后,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情形又是怎样呢?这理所当然地成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所关注的问题,它直接涉及到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正确评价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的问题。

1.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承袭了斯密教条

萨缪尔森在《经济学》(第18版)第21章开篇说到:

【“宏观经济学的所有概念中,最重要的指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个指标衡量的是一个国家生产的物品和劳务的总价值。”[12]】

接着萨缪尔森给出了不包括政府和投资因素在内的宏观经济运行图如下:

丁堡骏: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结合此图,萨缪尔森提出国内生产总值的两种衡量方法:产品流量法和收入法或成本法。所谓的产品流量法就是从环形上部来看,家庭要用收入购买每年企业所生产出来的最终物品和劳务。从这个观点看,“国内总产值被定义为一国生产的最终产品流量的货币价值总和。”所谓的“收入法或成本法”就是从环形下部看产品成本的年流量。从这个第二种观点看,“计算GDP的第二种方法就是统计生产要素的收入(工资、利息、租金、利润)的总和,这些收入是社会最终物品的生产成本。”萨缪尔森认为,这两种方法是等同的。[13]就是说,社会年产品的价值等于生产要素的所得(工资、利息、租金和利润)的总和。这不正是斯密教条吗?

现在我们来看萨缪尔森是如何论证他所继承的斯密教条的。萨缪尔森说,

【“不妨考查一个简单的理发店的经济来理解这一点。假定理发师除了支付自己的劳动之外没有别的开支。如果他他给10个人理了发,每人收费8美元,那么这个经济的GDP就为80美元。但理发师的所得(工资和利润)也正好为80美元。因此,不论用产品流量(80美元的理发费)还是用成本或收入(80美元的工资和利润)流量来衡量,这个经济的GDP都是一样的。”[14]】

前面我们在考察亚当·斯密的宏观经济分析理论时,我们看到,亚当·斯密在论证谷物价值只分解为v+m时,首先假定谷物价值中存在“第四个组成部分”,然后在为谷物生产提供生产资料如耕马的生产部门假定耕马价值不包括“第四个组成部分”。萨缪尔森抛弃了亚当·斯密的这套从本丢推到彼拉多的方法。要证明理发只分解为v+m,萨缪尔森不兜圈子,直接假定理发没有开支。萨缪尔森把未知当已知,我们不能不钦佩他的理论勇气。至于萨缪尔森所说的,把利润定义为余额成本,就能使环形下部的成本或所得与环形上部的物品价值正好相等。这一套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环形下部成本或所得与环形上部的物品价值是否相等,不在于利润项,而在于不变资本或斯密所说的“第四个组成部分”。

来源 : 现代政治经济学教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