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堡骏: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丁堡骏 2019-10-03 浏览: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丁堡骏: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宏观经济学部分或者其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及其所建立的模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宏观经济中某些现象关系,对宏观经济运行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就其理论内核来说,囿于其固有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局限,难以胜任解决经济中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就其整体来看是庸俗和错误的。

1、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宏观经济思想的谬误及其继承

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最早可追溯到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第那里。他从整个社会出发考察总生产问题。在配第之后,爱尔兰经济学家理查德·坎蒂隆对社会总资本再生产问题作了初次尝试性分析。在《商业性质概论》[1]中,坎蒂隆分析了总产品在土地所有者、租地农场主和手工业者三大社会集团之间的流通,现代西方经济学家将其称作“三角交换”关系[2],这构成了魁奈《经济表》的重要思想来源。

1.魁奈的宏观分析理论及其缺陷

魁奈的《经济表》是古典经济学家宏观经济分析的第一次天才尝试,马克思给以高度评价:

【“这个尝试是在18世纪30至60年代政治经济学幼年时期做出的,这是一个极有天才的思想,毫无疑问是政治经济学至今所提出的一切思想中最有天才的思想。”[3]】

魁奈《经济表》的创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魁奈对再生产过程进行抽象分析所假定的若干前提条件,撇开了一些具体而复杂的外在联系,使分析能反映社会再生产过程的内在联系和本质,这是他在分析方法上的独创。

第二,《经济表》的出发点是每年从土地上生产的总产品,正确分析了简单再生产的基础。

第三,魁奈把资本的整个生产过程看成是再生产过程,流通只是再生产过程的形式,货币流通只是资本流的要素,是为再生产过程服务的,受生产制约。

第四,魁奈将社会生产分为农业和工业,具有科学意义,研究社会再生产问题,实际是考察社会生产各部门包括农业和工业之间的相互关系。

魁奈在对社会总资本再生产和流通问题的分析中闪现出了许多有益的科学思想,是马克思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一个重要思想来源。马克思曾经把自己所创立的科学的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称作“经济表”,并明确表示是用“来代替魁奈的表的”,并且也同样把自己的理论用类似魁奈的《经济表》的形式表述出来[4]。然而,囿于其所处的时代和阶级的局限性,魁奈的《经济表》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诸多的缺陷。这种缺陷表现在:

第一,由于魁奈没有科学的价值理论,他只是把资本划分为“原预付”和“年预付”,而没有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划分,因此他不仅不能科学地分析剩余价值的来源,而且也无法对社会总产品的价值构成(C+V+M)进行科学的分析从而也就不能从价值补偿方面说明社会总产品的实现。

第二,由于魁奈只是把社会生产划分为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两大部门而没有划分为两大部类,即没有把社会生产划分为生产资料生产部类和消费资料生产部类,因而不能从实物补偿方面说明社会总产品的实现。

第三,由于魁奈把农业作为唯一的生产部门而轻视工业部门,由此就产生了很多矛盾和错误。

2.亚当·斯密的宏观经济分析

1.斯密教条阻塞了亚当·斯密宏观经济分析的道路

亚当·斯密在宏观经济分析道路上比其前辈退步的地方主要表现在:第一,在某些方面亚当·斯密重犯了重农学派的错误。例如,为了证明租地农场主比任何其他资本家生产出了更大的价值,亚当·斯密把牲畜、自然的劳动与人类劳动相提并论,进而把地租归结为农业家使用自然力的产物;第二,亚当·斯密在将魁奈的“原预付”和“年预付”加工成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这里进步之处在于“资本”这个名词,他使资本概念普遍化,摆脱了重农学派把资本局限于农业生产领域的情况。退步之处在于他把“固定”和“流动”理解为决定性的区别,进而混淆了固定资本、流动资本与生产资本、流通资本的界限。

阻碍亚当·斯密在宏观经济分析道路上前进的是斯密教条。亚当·斯密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一篇第六章中说:

【“无论什么产品的全部价格,最后必由那三个部分或其中一个部分构成”。“分开来说,每一件产品的价格或交换价值,都由那三个部分全数或其中之一构成;合起来说,构成一国全部劳动年产物的一切商品价格,必然由那三个部分构成,而且作为劳动工资、土地地租或资本利润,在国内不同居民间分配。”[5]】

亚当·斯密关于社会商品价值由v+m构成的这一理论称为“斯密教条”。亚当·斯密以谷物价格为例进行说明。谷物价格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付给地主的地租,另一部分是付给生产上雇佣的劳动者的工资及耕畜的维持费,第三部分是付给农业家的利润。那么,为什么没有作为不变资本的耕畜和农具等消耗的补偿呢?亚当·斯密解释道,

来源 : 现代政治经济学教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