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Matthew Desmond 2019-10-01 浏览:
自从奴隶制终结以来,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轮美国人平均生命周期(79年)。只是两轮而已。所以不值得惊奇的是,美国人现在还能感受到这种制度的兀然存在,它帮助一个贫穷、幼稚的国家变成一个金融巨人。令人惊奇的则是那些可怕的诸多具体手段,它们使得奴隶制仍然能在美国经济生活中感受到。

【本文作者Matthew Desmond,译者:地球村过客,译者授权察网发布】

【译者按】美国黑奴制是美国历史学界的重要课题,已经被研究了上百年。但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修·迪斯蒙德的这篇文章却绝非旧调重弹。他试图从美国奴隶制中追寻到今日美国经济的精神和制度基因,证明“要理解一个举世无双的(美国式资本主义)残酷制度,得从种植园开始”。作者的论证是富于说服力的:奴隶制种植园体现了强烈的经济理性,事实上是美国现今“低端道路资本主义”的源头,例如奴隶制度所创造的会计和监工体系,以惩罚作为提高生产效率的激励手段,以廉价的奴隶劳工压低社会平均工资,以及最早运用抵押贷款等金融工具等,都成为后世美国式资本主义制度的有机成分;奴隶制时代所开启的美国金融泡沫之路,则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制度性病根。作者还指出,美国黑奴制度给白人平民带来心理的慰籍和恐惧,使得美国式自由被界定为“奴役的对立面”。这可以为世人的一个疑问提供佐证:当今美国对外政治的症结,正是在于其“自由”概念不具有普世性,更多地反映了美国政治家的集体潜意识。美国式自由是一种被黑奴历史记忆所塑造的政治理念,就其境界而言,已经低于中国道家“逍遥游”式的自由,遑论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的自由!所以,这篇文章对于理解美国的历史和现实,对于理解美国与世界的关系,都具有参考价值。这篇文章原载于今年8月的纽约时报国际版,作者迪斯蒙德教授已经知悉本文中文翻译情况并回函致谢。

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1860年代棉花地里的妇女和儿童

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一个名叫戈登的男人在体检时拍摄的照片,他于1863年从密西西比逃走,前往位于路易斯安那的巴顿罗吉(Baton Rouge)的联邦军营地

美国教授:美国的兽性资本主义之根

一份来自密西西比快乐山种植园(Pleasant Hill Plantation)1850年奴隶清单

在被认定犯有证券欺诈罪之前那几年,马丁•什克累利(Martin Shkreli)是一家医药公司的总裁,该公司取得了一种用于抗寄生虫的名叫“达拉匹林”(Daraprim)的救命药物经营权。这种药原本每粒成本13.40美元,但在什克累利手上,它的价格暴涨了56倍,达到每粒750美元。在一个医疗卫生会议上,什克累利告诉听众们,他其实本该把价格抬得更高的。“我不想谈论这事。我也不为此事而骄傲,”他解释道。“但这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有一套资本主义体系和资本主义规则。”

当美国人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时——正如去年一位地产大亨在解释他对小微企业主被赶出“小海地商圈”(Little Haiti storefronts)这一事件的感受时,对《迈阿密先驱报》说的——他们通常是在维护这个国家所特有的兽性经济制度。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社会学家乔约•罗吉斯(Joel Rogers)称之为“低端道路的资本主义”。在一个落到低端的资本主义社会,由于企业依靠商品的价格而非质量来竞争,工资被压低了;对所谓无技能的工人一般是通过惩罚来调动积极性;不平等现象盛行,贫困问题肆虐。在美国,最富有者只占人口的1%,却拥有这个国家40%的财富,而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其他成员国家相比,美国处于劳动年龄(16—65岁)而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口比例更高。

为什么美国经济举世无匹地严酷苛刻而又肆无忌惮?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已经发现了若干方面(如宗教、政治、文化)的答案。但是最近历史学者们已经雄辩地将答案指向佐治亚州和阿拉巴马州蚊虫出没的田野,指向棉花仓库和畜奴区域,那些才是通向美国资本主义低端道路的起源地。

不容否认,奴隶制是(美国)巨大财富的圣洗池。内战前夕,密西西比河谷出产的百万富豪,在当地人口中的占比高于美国其他地方。由奴隶劳工种植和采摘的棉花是这个国家最有价值的出口商品。奴隶的组合价值超过该国铁路和工厂的总和。棉花产业在美国繁荣兴旺,而这种情况并未出现在世界上其他气候和土壤适合种植棉花的广袤土地上,个中原因在于对非白色人种施以暴力的坚定意愿,以及运用国家意志以提供看似源源不竭的土地和劳力。假如需要在现代与野蛮、富庶与贫穷、法治与残暴、民主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作出选择,那么美国选择了所有这些东西。

自从奴隶制终结以来,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轮美国人平均生命周期(79年)。只是两轮而已。所以不值得惊奇的是,美国人现在还能感受到这种制度的兀然存在,它帮助一个贫穷、幼稚的国家变成一个金融巨人。令人惊奇的则是那些可怕的诸多具体手段,它们使得奴隶制仍然能在美国经济生活中感受到。“美国奴隶制必然铭刻在美国式资本主义的DNA之中,”历史学者斯温•贝克特(Sven Beckert)和塞思•罗克曼(Seth Rockman)写道。他们认为,现在的任务是对那些已经传承给我们的“显性和隐性的特性进行分门别类”,追寻那些不确定的以及常常未被识别的血缘脉络,美国国家原罪正是借此而感染现在的第三和第四代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