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孙立冰 2019-09-28 浏览:
科学认识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一方面要依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研究对象理论的已有成就,另一方面要回应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关于研究对象理论的挑战,关键是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正确理解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社会生产方式的特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一种全新的社会生产方式,它在本质上属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根本区别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因此,反映这种特殊社会生产方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不能照抄照搬以一般资源配置为研究对象的西方经济学体系,也不能简单机械地套用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的《资本论》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代表人类社会未来发展方向的崇高事业,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研究成果不仅属于中华民族,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发展模式和发展道路,为全人类的进步和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任何一门科学的存在性,都最终取决于其特殊的研究对象的客观存在性。对经济学及其规律和范畴的认识和把握,必须要从其对研究对象的认识深化开始。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其研究对象必然与自然科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不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确立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方法论基础。按照唯物史观,人类社会从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的演化以物质生活资料生产方式的变革为基础,必然伴随着社会生产关系总和即经济基础的变化,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式也会发生变化。[1]由此,马克思将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表述为一定的社会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2]8按照马克思的社会形态理论和恩格斯关于狭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社会主义社会作为一种全新的社会经济形态,必然有独特的社会生产方式,反映这种独特社会生产方式

的政治经济学就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本质上属于社会主义,对它进行反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新成果。由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学说的基本框架是:《资本论》的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方式。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公然承认其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治经济学,在研究对象学说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不否认其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立说,具有一定的历史性质。然而,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现代西方经济学,在研究对象的阐述上却极力否认其阶级性和历史性,将经济学研究对象规定为一般意义上的资源配置问题。

一、 西方资产阶级学对马克思主政治经研究理论的挑战

西方经济学家对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界定普遍采用了英国经济学家罗宾斯在《经济科学的性质和意义》一书中的论述:

【“经济科学研究的是人类行为在配置稀缺手段时表现的形式……经济学是把人类行为当作目的与具有各种不同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间的一种关系来研究的科学。”[3]】

这是西方经济学发展史上,第一次把稀缺资源的合理配置规定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直到今天,这一规定仍为西方主流经济学教科书接受和认可。例如,美国经济学家曼昆在2006年出版的教科书《经济学原理》中写道:

【“经济学研究社会如何管理自己的稀缺资源。”[4]】

必须指出的是,罗宾斯对经济学研究对象的界定,受到了其他非主流经济学家的质疑和批判。例如,雷诺兹认为,罗宾斯的定义把许多决定资源供给和技术的重要因素都排除在经济学的研究范围之外,这些因素由于“在一定程度上属于社会—政治范畴、常常无法用数量表示”,而“被逐出了严格的经济学领域”。[5]加尔布雷思认为,资源配置取决于生产者的权力,而这种权力又源于资本所有权即生产资料所有权,罗宾斯在研究资源配置的同时却抛弃了决定资源配置的生产者权力,因此,罗宾斯等人对经济学研究对象的界定可能是“掩盖这种权力的幌子”[6]。布坎南主张经济学要研究“人类关系制度”,包括集体制度和私人制度,罗宾斯把抽象的资源配置界定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逃避了对“人类关系制度”的研究,“阻碍着科学的进步”。[7]可见,现代西方经济学舍弃所有权和人类关系制度而只研究一般意义上的资源配置问题,这在西方经济学家内部,也不是没有意见分歧的。

尽管罗宾斯关于经济学研究资源配置的学说受到了上述不同西方经济学家的批判,但它仍然受到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追捧。现在流行的西方经济学教材在阐述经济学研究对象时大多都采用了罗宾斯的说法。在经济学研究对象界定上,罗宾斯关于资源配置学说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学说构成了一定的挑战。20世纪下半叶,由于苏联东欧国家社会主义事业的失败,导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全世界的传播和发展走入低谷,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流地位同样也被削弱。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学习借鉴西方先进文化思想和技术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外来文化的影响,尤其在经济学研究和教育领域,西方经济学已经占据高校课堂,在实质上已经成为高校课程设置、学术研究、人才引进等方面的主流。这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构成了严重的威胁。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对西方经济学及其资源配置学说认识上出现了偏差,例如,有人认为,西方经济学把研究对象界定为资源配置,舍去了“政治”等意识形态因素的干扰,相比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更具有科学意义上的“客观性”和“中立性”,因此,西方经济学是无阶级、无国界、普适的经济学,适用于任何国家的任何时代;还有人认为,现在全球大部分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实行市场经济即通过价格机制和竞争机制进行资源配置,因此,西方经济学适用于所有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既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是市场经济,那么,就理所应当运用西方经济学来指导。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就是西方经济学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具体运用;也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社会生产关系,而社会生产关系归根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叫做政治经济学,而西方经济学只研究资源配置,不涉及社会生产关系,就可以免于在其经济学名词前冠上“政治”二字,所以,西方经济学是经济学。由上可见,正是由于对经济学研究对象认识上的偏差,才导致中国一部分学者对西方经济学的盲目崇拜。事实上,西方经济学不过是用一般的、抽象的资源配置学说掩盖了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以阶级对抗为特征的资源配置。经济学从来都不是脱离人与人的利益关系而进行研究的学说。西方经济学家虽然一再标榜自己不关心政治,但其任何一个定义、一个假设、一个理论命题都无不带有资产阶级利益的痕迹,反映资产阶级的利益诉求。马克思曾指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