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胡焱 刘泽 2019-09-22 浏览:
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胜利。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就是要跨越而不是全程经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必须在对外开放不断吸收借鉴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文明成果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必须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在继续深化改革激发各方面创造力和活力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继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之后又一个东方大国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成功摆脱了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封建主义残酷压迫和官僚资本主义残酷剥削,完成了民族民主革命任务,并宣誓向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新阶段过渡。1949年至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走过了70载春秋寒暑,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为指导,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发展,如今已经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胜利。总结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奋斗的历史,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新中国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正在于我们始终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一、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及建设

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特别是《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发生、发展以及必然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生产方式所取代的客观规律。然而,从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向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过渡的革命,究竟从哪里最先发生?是从资本主义发达的西欧各国率先发生,还是从资本主义不发达的俄国或中国等落后国家率先发生?既然《资本论》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剖析是以英国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为典型而进行的,那么,人们很容易相信,《资本论》所揭示的“剥夺剥夺者”的社会主义革命理应在西欧几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事实上,马克思、恩格斯最初的理论结论也正是这样的。然而,20世纪的历史发展却向人们展现了另外一种画面:社会主义革命是从生产力不发达的俄国开始的。中国革命也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条件下发生并取得了胜利。贫穷落后的东方大国何以能够先于西欧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一直是思想理论界试图要说明的理论难题。20世纪90年代,世界社会主义经历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巨大挫折,我们应该正确认识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及其当代发展的必然要求。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应坚定走十月革命所开辟的社会主义道路,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最终胜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神圣的历史使命。

(一)马克思主义俄国化为俄国指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欧社会革命的道路

有人认为,20世纪社会主义出现在东方阵营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这是一种极其错误的观点,主要是由人们对马克思主义认识上的片面性所造成的。一部分人以教条主义理解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理解为一种教条化的公式:人类社会任何国家都必须要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后都一同走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按照这一公式,人类社会的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必须要全程通过任何一个历史阶段的社会形态,否则就是马克思主义遭到了破产。十月革命发生之前,民粹派和自由派争论俄国社会前途。俄国部分马克思主义者就认同俄国走原始公社解体、发展资本主义道路的观点。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就预言十月革命是“早产儿”。不幸的是,苏联社会主义于20世纪90年代夭折了。以此事件为口实,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又掀起了新一轮向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攻击。按照这样一种理论逻辑,人类社会至今在地球上还不能存在社会主义。那么,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呢?什么是发展马克思主义呢?马克思主义是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是一种发展的科学,并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而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发展问题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解决发展的可能性和发展的必然性。马克思关于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理论说明,社会主义革命可以首先发生在资本主义没有得到充分发展的俄国。另一方面,要在实践层面指出事实上发展马克思主义表现在哪些方面。

在巴黎公社革命失败和随之而来的革命运动低潮而俄国社会变化激烈的背景下,马克思开始对其唯物史观的具体运用和发展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马克思于1877年11月写了《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之所以给《祖国纪事》杂志写信,是因为《祖国纪事》杂志发表了米海洛夫斯基的《卡尔·马克思在尤·茹科夫斯基的法庭上》。米海洛夫斯基和茹科夫斯基虽然观点有分歧,但他们都误解了马克思,认为马克思会把《资本论》所描绘的西欧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强行推广应用到俄国。在这封信中,马克思有针对性地作了回答。首先,马克思认为俄国农村公社的发展道路问题实际上可以归结为“俄国应当像它的自由派经济学家们所希望的那样,首先摧毁农村公社以过渡到资本主义制度呢,还是与此相反,俄国可以在发展它所特有的历史条件的同时取得资本主义制度的全部成果,而又可以不经受资本主义制度的苦难”。马克思明确表示要直截了当地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来源 :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