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香港问题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黄星清 2019-09-14 浏览:
台湾问题的解决是化解上述严峻情况的总枢纽。如果台湾回归,美国勒索中国的地缘锁链就会断裂,其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在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行讨价还价就失去了重要的基础。但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方向发生改变,在香港投入过多战略资源,那就中了美国的下怀,势必影响国家统一的整体部署和节奏。从目前来看,中央高度清醒,既有战略定力,又有战略自信。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3、香港教育领域的殖民主义影响也很严重。教材中的反爱国主义内容比比皆是,同时教师队伍中也存在一些害群之马。其中最令人愤慨的是,香港真道书院前助理校长戴健晖诅咒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激起了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公愤。

4、还有一个受殖民主义影响根深蒂固的领域就是香港媒体。此次香港暴乱中,一些媒体伙同带着有色眼镜的西方媒体一道大肆歪曲香港局势真相、污蔑特区政府和警队,完全丧失了媒体报道应该基于事实的基本原则。

这些都是殖民主义在香港依然根深蒂固的铁证。加上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于是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影响的双重叠加,同频共振,就使得香港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而美国正好利用了这一点,在香港上下其手,推行颜色革命,所以,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是美国利用其社会矛盾的必然结果。

其二,尽管美国一再用“数据”向世界宣称其经济复苏的势头强劲,但是大家对“皇帝的新衣”心知肚明--美国严重空心化的经济其实远未复苏。更严重的是,美国股市等资本市场却已经被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其经济和金融的双重泡沫达到历史性规模。一言以蔽之,美国正面临空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美国出于驱赶全球资本向本土回流,为其高度泡沫化的股市、债市和房市等充当“接盘侠”的企图,就必然要在全球经济最活跃、最具前景的地区制造混乱。作为全球经济最有活力、最具前景的中国以及产业经济坚实的欧洲就成了美国的打击对象。从横扫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到持续近三个月的港独暴乱,说明中国及周边地区和欧洲及周边地区都已经成为美国恶化欧洲和中国安全预期的爆发点。而香港与内地已经建立的“港沪通”为国际资本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提供了通道,这无疑大大降低了国际资本向美国回流的意愿和规模。为了阻止国际资本通过香港流向中国内地,转而流向美国本土,美国必然要在香港制造混乱。因此,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就是美国驱逐国际资本向其本土回流的必然结果。

其三,台湾地区一日不回归,美国遏制中国的图谋就一日不停止,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国及周边地区就可能成为霸权主义转移中国战略注意力,弱化中国统一意志的一块“红布”。七十年来,台湾是美国对中国进行地缘封锁的最关键环节。为了继续控制台湾,美国已经在数个重要的历史关口成功阻扰我国的统一进程。当前台独势力分裂国家的图谋和行径越来越清晰,为了阻止台独势力将台海局势引向深渊,中国政府和人民军队必然以雷霆之势打击台独势力,挽救两岸和平,捍卫国家利益和主权完整。所以,习近平在今年1月3日向世界庄严宣示--“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这无疑代表着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祖国统一的意志和决心,也意味着中国统一进程的加快。面对这样的历史趋势,美国心有不甘。它希望通过在香港制造混乱,以此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利用香港问题与中国在台湾问题上讨价还价,阻扰中国的两岸统一。因此,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是美国阻扰我们统一进程的必然结果。

很显然,台湾问题的解决是化解上述严峻情况的总枢纽。如果台湾回归,美国勒索中国的地缘锁链就会断裂,其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在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行讨价还价就失去了重要的基础。但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方向发生改变,在香港投入过多战略资源,那就中了美国的下怀,势必影响国家统一的整体部署和节奏。从目前来看,中央高度清醒,既有战略定力,又有战略自信。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如前面所讲,偶然性是代表着矛盾双方的主体对客观事物发展规律的无法认识的客观反映。香港问题集中爆发的偶然性就在于,尽管我们对美国干涉香港和台湾事务有足够的思想和实质准备,但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掌握美国及其在港台的代理人制造暴乱的时间、方式、规模、范围及破坏程度。这种对事态的无法掌握就使得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对我们来说具有偶然性。当然,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一样的,中国崛起和统一进程正以任何外来干扰无法根本改变的态势向前推进,这也完全超出了它的设想和控制范围。随着中国的强势崛起和统一进程的加快,亚太地缘格局变革与重塑正呈显性推进。美国及其在中国香港、台湾的代言人已经急不可耐,疯狂窜到台前,试图迟滞中国的统一进程,打压中国崛起的势头,维持对其有利的原有地缘格局,以便美国继续操控、挟持和压迫亚太地区各国。于是,香港问题就充分爆发了,许多牛鬼蛇神也就暴露出来了。

毛泽东在处理西藏武装叛乱时表示过,这不是坏事,“可以锻炼军队,可以锻炼基本群众”。(1959年2月18日,毛泽东在西藏武装叛乱情况简报上的批语)。正如他说的那样,美国及其代理人在香港的狗急跳墙与充分暴露,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坏事。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一方面可以锻炼香港的管治团队(包括警察),教育了香港的基本群众。另一方面让中国人民和那些仍然对美国霸权抱有幻想的人们看清它的真实嘴脸。毛泽东说得好,景阳冈上那只老虎我们招惹它,它要吃人,不招惹它,它一样要吃人。我们能做的不是对它心存幻想,也不是用善意来感化它,而是像武松消灭那只老虎一样,与美国展开坚决斗争,最终战胜它。再一方面,让台湾人民和香港人民清醒地看到,没有“一国”的深刻内涵做根本基础,立于其上的“两制”是何其脆弱和荒唐,最终将会带给全社会严重的危害。但就算是面对这样具有偶然性的香港问题,中央同样保持着高度的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因为,特区政府和中央在《基本法》规定的体制内有一整套的政治、行政、财政、法律和武装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手段和资源。在必要时,中央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手段和资源可用于处理在香港面临的任何挑战和威胁。因此,担心香港问题无法控制的人其实大可以放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星清
黄星清
著名社会评论员、社科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