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香港问题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黄星清 2019-09-14 浏览:
台湾问题的解决是化解上述严峻情况的总枢纽。如果台湾回归,美国勒索中国的地缘锁链就会断裂,其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在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行讨价还价就失去了重要的基础。但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方向发生改变,在香港投入过多战略资源,那就中了美国的下怀,势必影响国家统一的整体部署和节奏。从目前来看,中央高度清醒,既有战略定力,又有战略自信。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本文为作者黄星清向察网的投稿】

黄星清:香港问题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必然性和偶然性是人们对客观事物认识的有限性和无法认识的无限性的客观反映。历史事件的爆发是处于历史事件中的矛盾特别是主要矛盾不断斗争并持续升级、扩大的结果。由于代表着主要矛盾双方的不同主体对彼此意图和行动同时具有认识上的有限性和无法认识上的无限性,这就表明了历史事件的爆发同时具有必然性和偶然性是不同主体认识上的必然结果。了解客观事物的必然性和偶然性有助于我们认识其的本质,并找到解决、转化矛盾的方法。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必须了解香港问题集中爆发的必然性和偶然性,对我们正确认识香港问题的本质,找到解决香港问题的钥匙,可以提供一些有益的探索。

我们说,香港问题的集中爆发有其必然性。

其一,英殖民统治在香港进行了150多年,虽然香港在1997年回归祖国,但是殖民主义对香港的经济、司法、教育、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影响依然顽固地存在。

1、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港英政府的蓄意“安排”下,香港的经济管理权和货币管理权被殖民主义及其代理人更巧妙地继续操控,继而形成了以超级地租为表现的食利生态链及附食其上的食利集团,以及以联系汇率制为特征的新殖民货币制度。由于篇幅的原因,本文就不展开谈超级地租的问题了,但这里需要讲一下联系汇率制度为何是新殖民货币制度。1982年9月,中英就香港问题展开谈判。挟马岛胜利余威的英国政府遭遇强硬要求收回香港的中国政府后,英国意识到继续占有香港是不现实的,于是就开始允许国际资本(港英政府若隐若现地参与其中)在香港金融市场制造混乱。接下来的“剧情”大家就比较熟悉了,香港股市出现严重股灾,市民对港元信心出现动摇,港元不断贬值。到了1983年9月,出现港元危机,港元兑美元跌至 9.6港元兑1美元的历史低点,恐慌情绪笼罩着香港。混乱和恐慌的“效果”已经达到,港英政府开始高调“挽救香港金融体系”,“恰逢其时地”在1983年10月15日公布联系汇率制度,港元与美元挂勾,汇率定为7.8港元兑1美元。就这样,原本有着大量制造业经济支撑的准主权货币--港元,在联系汇率制度下迅速沦为美元的兑换券。随着实体经济的空心化,没有制造业产品出口换取美元储备的香港,只能靠在限量供应的土地上搞房地产。这样的汇率制度正好为国际资本在香港一次次掠夺超级地租提供条件,最后国际资本再通过香港的资本自由流动的制度将攫取的超级地租顺利地转移海外,完成一波又一波的经济掠夺。

当然,我们无法准确得知,英国究竟从香港转移了多少从超级地租中攫取的财富。但香港富豪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金融、投资、贸易领域,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拥有双重国籍,其资本不受限制地向海外流动,这是香港经济管理权和货币管理权被殖民主义及其代理人继续操控的标志之一。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香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放弃了发展高新科技和尖端制造等具有前瞻性、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将房地产和金融等作为香港的支柱型产业,从而使得香港经济和香港市民的基本福祉受其捆绑。接下来,香港经济开始了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在超级地租食利集团的影响下,实体经济空心化是题中应有之意。香港制造业迅速外流或者走向衰弱,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统计处数据,2016年制造业仅占香港GDP总值的1.4%,而房地产及附属产业、金融、投资、贸易、服务业则占GDP总值的80%以上。这样的经济结构就预示着香港经济的前景是无法乐观的。

由于殖民主义依然发挥巨大影响,香港经济结构的严重不合理是必然的。经济结构的严重不合理使得香港经济生态脆弱、通货膨胀等问题十分严重。随之出现的香港社会贫富差距大、阶级固化又继续强化着其社会结构及经济结构的双重失衡。这种恶性循环最终导致香港社会矛盾变得越来越尖锐。

2、经过“占中”事件和此次香港暴乱,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香港司法体系是受殖民主义影响最严重的领域,没有之一。香港法院的大部分法官拥有外国国籍或者双重国籍,特别是终审法院,20位非常任法官中仅有两名中国法官。香港回归之后,这些洋法官在重大案件的判决中采用双重标准,特别是对黄之锋等“港独”分子予以无底线的纵容和对爱国护港力量予以坚决的打击。而作为香港司法体系中“检方”的律政司,除最高长官由港府任命之外,其他工作人员来源相当复杂,其中不乏持有英国护照或英国永久居住权的人。所以,在此次港独分子暴力乱港的过程,香港法院和律政司对暴徒的纵容态度就不会那么令人难以理解了。因而,才会出现像黄之锋这种“上午被抓,下午保释”,而对在美国驻珠港澳总领馆喷涂“中国必胜”字样的内地男子则迅速作出监禁4周的判决的怪现象。香港司法体系这样的双重标准加剧了香港法治体系的失衡和社会矛盾的尖锐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星清
黄星清
著名社会评论员、社科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