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闻言 2019-09-11 浏览: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本文为作者闻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这次因“修例”引发的香港动乱,给大陆又敲了一次警钟。可以预测,今后的二十八年里,香港总会成为美英及港独用来与中央政府长期博弈的一张牌,如此乱局估计会是常态,只是烈度差异而已。

香港在1997年回归以来,因为“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对内地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殊不知它今天相对于内地的某些优势,不仅因为“一国两制”,更重要是中央政府一直以各种政策倾斜、金融输血,甚至某种程度的主权让渡而形成的。数据表明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GDP的增速超过其历史上任何时期。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中央政策资源倾斜,香港将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一个空间狭小、缺少资源、缺乏产业竞争力、收益八成依靠内地、仅仅只有商品关税优势的旅游型中等城市。但是,中央政府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主权方面的巨大让步与善意,却没有得到香港广泛认同。这使得通过倾斜的政策和金融输血来获取政治性收益的初衷被大大打了折扣。因此,无论这次事件何时结束,以什么样方式结束,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现行政策安排都需要总体反思。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一、完整实施政治与法律主权

“一国两制”是中央政府对香港回归时所给予的最大的善意与让步,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国家在收回殖民地时有如此善良的制度安排。但是让步并没有换来回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之国家安全法落地遭遇抵抗,香港成为一些反对中国的势力所聚集的安全堡;依据“基本法”选举特首却每届风波不断,港独势力每一次都借机提出无理要求挑起动乱;“逃犯条例”香港对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签订,唯独对同属一个主权国家的内地、台湾、澳门坚决不签订“逃犯条例”,香港因此成为内地违法份子的避罪之地。出于人民安全需要来修订“逃犯条例”居然会成为港独挑事的借口。这些事实表明,只要中央政府完整实施政治、法律主权,就会成为英美及港独势力挑起社会动荡的借口,而香港行政区政府每一次让步,只不过是港独积蓄能量的潜伏期而已。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法律的治理似乎陷入一种困局。

换一种思维角度,假设一下这种局面,中央政府在香港完整强制性实施政治、法律主权:

一方面,美英及港独反华势力借此挑动大规模反对活动,香港会时不时出现动乱,更有甚之,造成某一个时期持续动荡,对香港的繁荣带来了一定影响甚至是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强制性落实了完整的政治法律主权,从根本上依法制止了美英及港独反华势力挑起的动乱局面以及其它危及国家主权的乱局,恢复了长久稳定的政治与法律环境,香港经济有了稳定的政治法律保障,美英及港独反华势力失去了要挟中国中央政府的政治筹码,“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全面完整地实施。

如此局面的香港,将变成了一个政治稳定、法律权威、风尚良好、经济繁荣、远离暴力的香港。如此香港,何不乐见其成?!

二、强化文化与教育主权

香港回归二十二年,中央政府在文化教育主权上让步过多,没有从根本上强制性实施清除殖民化痕迹的行动,以至于造成今天极为被动的局面。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基本法中普通话的法律地位没有得到真正落实,普通话在中小学教育中的官方地位就没有强制实施。所谓的“两语三文”,应该是汉语普通话为主、中文为主。然而从某些学者如陈潮州博士2017年的博士论文所言,香港中小学教育在涉及中国语言文学的教育领域,对是否采用普通话还是广州话均不强制规范,结果是中小学愿意采取普通话教学的小学不到一半,中学不到五分之一。2010年香港还废除2000年才推出的高中会考中的普通话科目,本质上是取消了普通话的法律地位。历史教育去殖民化等问题也未真正落实,通识教育的教材更是长期被港独操纵。以至回归后成长的一代香港青年继续被殖民化思维所左右。必须承认,这对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主权来说,难以想象,细思极恐。

换一种思维角度,假设一下这种局面,中央政府在香港完整强制性实施文化、教育主权:

一方面美英及港独反华势力因此挑起了动乱,香港出现罢课、罢教,甚至是持续性的。全香港付出必须付出的代价;

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强制性在政务系统、法律系统、警务系统、教育系统、传媒系统等领域确定普通话的官方地位,把普通话作为公务、教学的官方交流语言;强制规定传媒采访、播出须以普通话进行,出版物、网络必须用国家“语委”规范的汉语出版、传播;强制性从小学到大学实行普通话教学;强制性地在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国近现代史教育中去殖民化,强化在通识教育课程中对中国公民身份及中华文化的认同。在这过程中,改良了滋生港独的土壤,落实了文化教育主权,清除了香港青年一代的殖民思维,认同中国公民身份、认同香港与中国历史文化的血缘联系、认同国家教育的核心观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