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砸碎美国“中美经济脱钩”的如意算盘

贾根良 2019-09-09 浏览:
美国高调宣传要与中国经济脱钩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难道美国真的是像流行的看法那样要与中国经济“脱钩”吗?非也。只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就不难看清美国的真实意图:通过实施关税保护和科技冷战等“脱钩”措施,保护美国国内市场、国内产业和技术,与此同时,为了达到支配中国经济的目的,美国又要通过强化所谓知识产权保护、巩固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价值链高端的垄断地位以及诱骗中国对美金融开放等措施对中国经济实行“紧密挂钩”。为此,美国正在实行两个新的重大战略。针对美国经济战略家的这种如意算盘,我国却要对美国跨国公司更加敞开大门,实施金融开放,这种割肉饲虎的行为不仅不符合国际惯例,而且也有失公平,更与历史上被欺凌国家奋起反击的行为截然相反。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不仅在于目前中国精英阶层的思想已经相当僵化,而且也在于他们不懂经济史。笔者对目前有关“中美经济脱钩”的三个流行观点提出质疑,并呼吁实施笔者作为经济史家早在2010年就已提出的“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这是我国砸碎美国“中美经济脱钩”如意算盘的必然之举。

贾根良:砸碎美国“中美经济脱钩”的如意算盘

2019年8月24日,美国政府宣布拟将5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率再提高5%,其结果是,美国在2019年底之前分别将3000亿美元和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率提高到15%和30%。美国这种新的关税战行径引发了人们对“中美经济脱钩”的新一轮热议。在中文文献中,最早出现的“脱钩”(decoupling一词与中美贸易摩擦或中美经济战没有关系,而是指因2007-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在全球投资者之间盛行的“脱钩论”(global decoupling theory,其含义是指无论英美经济如何,亚洲新兴经济体仍能与英美经济“脱钩”,并保持强劲增长。

也许,“中美经济脱钩”一词是笔者在2010年作为一种战略主张最早提出的,笔者写到,

【“19世纪的美国学派认为,只有当美国经济与英国以及其它发达的工业国隔离开来,美国才能相对于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保持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由于国内需求的增长可以为其经济扩张提供融资,因此美国不需要依赖外部市场,这种理论指导了美国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崛起为世界工农业强国的经济政策制定。……中国要摆脱美元霸权的支配地位并贯彻独立自主的发展方针,应该考虑中美经济‘脱钩’的可能性和途径。”[①]】

在经济思想史中,

【“美国学派认为,只有通过高关税保护,使美国经济与英国经济脱钩,冀希望于国内市场而非着眼于海外市场,美国才有可能摆脱对英国的依附型地位,实现国民经济独立自主的发展。亨利·凯里甚至认为,对外贸易对美国来说不仅是没有必要的,而且也是不受欢迎的。这种自给自足的孤立主义思想支配了美国经济的崛起,为美国内向型工业化道路的成功提供了理论和政策指导。”[②]】

正是基于对我国曾流行一时的“国际经济大循环战略”严重弊端的批判,基于历史经验,笔者在2009年提出了加快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大转变,[③]并于2010年6月15日在清华大学召开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智库第三届高层论坛”提交的会议论文《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与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中提出了“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④]

在该文中,笔者指出:我国亟需尽早做出战略规划, 逐步实现从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向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大转型:通过把注意力转向“内部改善”,在国内大循环经济的内部环境上下功夫。经过若干年调整和准备, 对外抛弃出口导向型经济, 使用美元储备回购外资企业, 保护民族产业和国内市场,重新实施贸易保护模式和进口替代, 严禁包括稀土等在内的资源或原材料出口,大力支持我国高质量和高附加值产品出口的发展;对内则以工人和农民的收入增长、开发中西部和振兴高质量生产活动为三大引擎。通过让民族高质量生产活动和农村市场与原先用于出口的廉价工业制成品相互提供市场, 实现国民经济的平衡发展, 通过各产业民族企业的高质量生产活动的迂回生产、重工业(特别是资本货物工业、军工)的迂回生产和中西部城市化创造比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导向战略更多的就业机会,抓住在未来二、三十年内将要爆发的第六次技术革命的机遇,大力推进以产业技术化为核心的创新型国家建设, 实施主权信贷, 实现工业中心向中西部转移。

后来,笔者又对“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进行了深入研究,阐述了其中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和“不对称全球化道路”等战略构成要素,并在2014年将其凝练为二十四字纲领:“高端保护、内需市场、智能环保、国家领导、主权信贷、南南成长”。本书收录的论文对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这种革命进行了具体的讨论。

为了对这种全新的经济发展战略提供经济思想史的思想资源和经济史的历史依据,笔者和梅俊杰研究员在2011年开始主编一套《经济史与国富策译丛》。在出版的第一本译著中,作者迪特·森哈斯指出,欧洲的历史经验说明,与发达国家之间的“选择性脱钩是后发展取得成功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西欧和中欧开启了现代发展进程,那里的发展是由“临时切断贸易主动脉”所决定的,这一点难道仅仅事出偶然,或者还是深有大意?在经济思想史上,汉密尔顿和李斯特等都认为,或多或少地强制执行某种脱钩或隔断政策是努力实现国内有效发展的外部先决条件。迪特·森哈斯所指“脱钩(delinking)或隔断(dissociation)型发展”是针对进一步融入世界市场的、自由贸易的联系型发展战略提出的。因此,从经济史来看,“选择性脱钩”战略一般是后发国家通过保护主义措施针对技术先进国家实施的;从经济思想史来看,这种战略也是后发国家倡导独立自主工业化的经济学家提出的。因此,在2018年中美经济战爆发后不久,笔者就指出,中美国是一种类似于宗主国(美国)与殖民地(中国)的关系,中美国这对“夫妻”的“离婚”是中国走上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道路的基本条件。

来源 : 贾根良经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