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正确认识和深刻理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内涵

李慎明 2019-09-10 浏览: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让不同社会成员都能够参与到“共商共建共享”式发展之中,不被强权逻辑和经济利益所囿,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全球大多数民众。这不仅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目标,同时也是努力追寻的实实在在的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和指向。在新自由主义给全世界带来众目共睹的种种灾难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继承与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真正共同体”的思想,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强调各国地位的平等性,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最大限度地集合世界各国特别是各国人民投入人类文明与进步事业,具有极大的战略意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当然也汲取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但其根本理论渊源是马克思主义。

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很长时期的历史过程,并要经过极其复杂艰苦卓绝的斗争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话的讲话中意味深长地说:

【“邓小平同志说,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几十代人,那是多么长啊!”(习近平:《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求是》2019年第7期)】

可以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间段,可能比我们巩固和发展国内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时段还要长得多。对此,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思想和理论准备。

国内大局与国际大局,越来越紧密相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非没有对立面。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特别是引领世界各国人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必须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任何贪图享受、消极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为都是错误的。我们深知,世界上两大社会道路制度竞争和斗争的态势与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但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对种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对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思维,对弱肉强食、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丛林法则,对为一己之私挑起事端、激化矛盾和以邻为壑、损人利己等等种种行为,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绝对不可能与之和平共处,甚至侈求共赢。

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依靠的根本力量是各国人民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

【“我们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如何调动各国人民参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积极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什么样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对世界好、对世界各国人民好,要由各国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家说了算,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并鲜明提出“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其中的共商、共建是手段,而共享才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根本目的地和根本立足点,这无论在当今世界还是在人类文明史上,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战略意义。

从本质上说,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必须为着世界各国人民和依靠世界各国人民,只有如此,才能达到共享这一根本目的。这是全人类道义和道德的最高点,是当今和今后世界文明观与价值观的最高峰。1973年2月17日,毛泽东同来访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谈话,当基辛格说“我们同别的国家从未像你们这样开诚布公和诚实地谈话时,毛泽东说:

【“不要讲假话,不要搞鬼。你的文件我们是不偷的,你故意放在那里试试看嘛。我们也不搞窃听器那一套,搞那些小动作没用,有些大动作也没用。”(《毛泽东年谱》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68页)】

毛泽东之所以这么自信,就是他和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为的是人民,依靠的是人民。而美国历届当局所缺乏的恰恰是这一根本点。

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集人类文明思想之大成,但这一重大理论成果本质上是对马克思主义“真正共同体”“自由人联合体”即共产党人的最高纲领和最终目标是共产主义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

【“只有在共同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的自由。”(《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99页)】

马克思、恩格斯还在《共产党宣言》里郑重宣告: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页)】

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提出并系统阐释共同体思想,并把作为无产阶级奋斗目标的共产主义社会同时命名为“自由人联合体”。这一共同体思想经历了从前资本主义时代的“自然的共同体”到资本主义的“虚假的共同体”再到“自由人的联合体”这一“真正共同体”的历史演进过程。1961年2月,毛泽东会见法国一参议员,这位参议员说:“法国离中国很远,那不要紧,但有一堵墙把两国隔开了”时,毛泽东回答说:

【“有各种不同的墙,有意识形态的墙,有社会制度的墙,有外交关系的墙,有经济关系的墙,这是暂时的现象,人民终究是要把墙拆掉的。意识形态的墙和社会制度的墙,只要在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下,是可以拆掉的。”(《毛泽东年谱》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37页)】
来源 : 红旗文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