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伟大斗争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逻辑起点

江涌 2019-09-06 浏览:
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斗争”是一脉相承的。半个多世纪以前的1962年,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审时度势,向全党全国人民发起动员,“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斗争。”

国际垄断资本为获取超额利润,谋求日趋扩大的势力范围,积极推动全球化,全球化导致国际垄断资本的实力与势力进一步增强,使得国际垄断资本愈发主导着国际金融、深刻影响着世界经济。金融资本厌恶金融稳定,犹如细菌厌恶真空一般,因此不断加剧乃至制造金融动荡,通过做多与做空,在动荡的国际金融中火中取栗,获取巨额投机收益。加之地缘政治动荡的助推,信息全球化的放大,“黑天鹅”满天飞势在必然,国际金融动荡常态化势在必然,小动荡引致大危机势在必然,大危机带来大萧条大冲击势在必然。

经济金融化,金融全球化,使得经济危机越来越多地表现为金融危机。金融化与全球化,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周期性基础上,又有了结构性与系统性特征。因此,经济风险在全球范围内积聚,危机一旦在某个链条薄弱环节爆发后,会迅速延烧至整个世界。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爆的国际金融大危机,与1929-1933年“大萧条”相比,在周期性与结构性之外,更具有系统性,由此引发的大冲击前所未有,要比昔日的“大萧条”更加严重。大冲击之下,世界经济走势既不是所谓“V型”(触底反弹)或“W型”(触底反弹无力再次触底而后回升),也不是完美的“U型”(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即标准的周期),而是一类“倒根号型 ” (        江涌:伟大斗争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逻辑起点  ,即触底反弹无力而下滑而长期低迷),经过数年的演变演绎,目前正处在其中的“L型”阶段,是谓世界经济低迷长期化。

2008年国际金融大危机发生在资本主义世界的中心(首先是美国次贷危机,而后是欧洲债务危机),美国等西方国家经济遭遇重挫。社会“顶端10%人群”(实际上是1%甚至0.1%人群,即资产阶级)有雄厚的财力支撑,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极少一部分甚至更好。社会“底层50%人群”(即无产阶级)有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不过依靠施舍,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国民经济重挫首当其冲的是居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中间40%人群”(即中产阶级),倍受减薪、失业以及股市房市下跌导致资产缩水等多重打击,可谓“寒天饮冰水,滴滴在心头”。自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新自由主义得势以来,中产阶级满怀希望的上流通道(进入资产阶级)愈发狭窄,而残酷现实的下流态势(沦落为无产阶级)越发严重。美国等西方国家原本一直引以为豪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因中产阶层的塌陷,而成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对峙的“M型”,即99%与1%的对立。萧条漫漫长夜,复苏遥遥无期,大众在苦海中挣扎,富豪在蜜罐中逍遥,“占领华尔街运动”、“愤怒着运动”由此兴起,加剧了本已日趋紧张的社会矛盾。

经济持续低迷,社会矛盾加剧,动摇了上层建筑的基础,在钞票与选票博弈的政党政治情势下,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越发僵化与极化,左的更左,右的更右,政治共识越来越稀少,最大公约数越来越难找。在美国,共和党被茶党挟持,倾向极端保守右翼,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政治黑马,民主党则被“占领运动”等社会思潮绑架,左翼色彩越来越浓厚,伯尼·桑德斯跃升社会红星。正是在这种越发不确定情势下,2016年总统大选,竟然成为“骗子”与“疯子”的角逐,将“比烂竞赛”进行到底。让世人大跌眼镜,甚至令精英跌出了眼珠,产生了十分混乱的误打误撞误判。长期以来,因不断兜售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而形成的美利坚“高大上”形象大打折扣。美国俨然从照耀资本主义世界的灯塔,一举沦落为展示资本主义弊端的橱窗。

美国实力与势力不断衰落,西方列强群体性衰落,而且还是在加速衰落。美国正在丧失领导地位,西方正在丧失主导地位。中国等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力量不断壮大。此消而彼长导致国际力量格局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国际社会面临近500年来未有之变局。《易经》有云“群龙无首,吉”。霸主式微,群雄逐鹿,国际失序,大国博弈越发白热化。整个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况进一步恶化。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动荡连着动荡,危机接着危机。和平发展正在成为过去时,动荡危机正在成为进行时,战争革命正在成为不断迫近的将来时。实际上网络战、信息战、舆论战、金融战等等无硝烟战争早已打响,“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实质是反革命)早已来开序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