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破解中国海上困局的题眼(最新修订)

张文木 2019-08-30 浏览:
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核心利益可以用无限手段———且不说台湾就近于中国大陆,中国有的是时间以逸待劳,而美国为台湾则要劳师远征。对美国而言,台湾只是用于北御日本和俄罗斯、西阻中国的“虚子”。既然是“虚子”,美国就不会全力以赴。事实证明,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的“对台政策”使其背上至今不能卸下的沉重包袱,更令美国没有料到的是,美国在与苏联和中国对抗并消耗自身国力的同时,欧洲却携欧元快速走向统一。可以断定,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在今后逐渐脱手台湾只是个迟早的问题。

【本文为作者张文木向察网的投稿】

张文木:破解中国海上困局的题眼(最新修订)

【作者说明】本文刊发于2013年2月19日《中国国防报》,原标题:《钓鱼岛是破解中国海上困局的题眼》。本文是最新修订。主要内容涉及:黄海是中国海防的“命门”;两岸分离使中国在南海实力受限;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得道多助;东海问题的解决应优先于南海;钓鱼岛是中国进入太平洋的关键地带;台湾是亚太大国博弈的中枢;美国脱手台湾只是迟早问题。

我国是一个陆海复合型大国,在海洋上拥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和重大的战略利益。未来较长一个时期,我国安全面临的威胁主要来自海上。因此,准确地认识存在于西太平洋的中国国家战略利益,分析实现这些战略利益的主要矛盾及其主要方面,是十分必要的。

一、黄海是中国防的“命门”

中国海区按其地理位置和自然特征,如果不考虑内海渤海,可分为黄海、东海、南海三大海区。

黄海是中国海防的“命门”,当然也是中国近代海权的“软肋”。黄海关乎东海的稳定和台湾地区的安危。日本近代攫取中国台湾就是从控制黄海制海权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在台湾问题上仍野心不死,而切断日本南取台湾的关键,还是对黄海的控制。这是从制海权的角度考虑。如果从制陆权的角度考虑,黄海不仅毗邻中国经济发达的江苏和山东两省,同时也是京、津等重要城市的海上门户。在此区域发生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对中国政治安全有着全局性的严重威胁。

历史经验表明,黄海动则台湾动,而台湾动则中国动,中国动则东亚动。近代以来的远东均势格局决定性的转折———比如1895年的甲午海战、1950年的朝鲜战争———都是从黄海开始的。对此,日本军事历史学者司马辽太郎看得明白,他说:

【“谁控制了黄海,谁就主导了在东北亚大陆说话的话语权。”】

控制黄海的目的在于从侧翼保护台湾。台湾是西太平洋海权的关键环节。中国实现两岸统一后,制海范围就可直推至台湾以东的深海区,并对台湾以北的宫古海峡和南边的巴士海峡施加影响。如此,中国黄海、东海和南海的海上国防力量就可以形成合力,并使中国海南岛、台湾岛和辽东半岛得以联动,形成汉代贾谊所说的“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从”之势。唯有将黄海、东海和南海视为一体并使之相互呼应,长期拖延的南海主权问题才能顺利解决。

二、两岸分离使中国在南海实力受限

朝鲜半岛位于黄海的北翼,而黄海的安危事关东海的稳定乃至中国台湾的安全,台湾的安危更是事关中国在西北太平洋的海上安全。毛泽东在1937年3月写的《祭黄帝陵文》中有“琉台不守,三韩为墟”的诗句,说的就是琉球、台湾地区和朝鲜半岛齿唇依存的关系。如果将中国大陆沿岸和西北太平洋衔接“三海”即黄海、东海、南海看做一个连续的整体,我们就会发现,辽东半岛犹如人的肩膀,黄海犹如连接肩膀的上臂,南海部分则相当于下臂,海南岛相当于手掌;而位于东海的台湾则是连接和联动上下臂的肘关节:黄海失,则台湾不保;台湾失控,中国在南海则不能持续发力。由此,台湾就成了中国在西北太平洋制海权有效发挥的关键环节。

在台湾南北两段中,台湾以北是中国贯通西北太平洋制海权的主要矛盾所在,而台湾北侧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则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也就是说,不管是对日本还是对中国而言,控制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就接近控制了台湾,而控制了台湾,也就控制了沿中国海岸的西北太平洋的制海权。

1874年日本第一次出兵侵略台湾,就是1872年吞并琉球后的逻辑结果。1895年日本攫取中国台湾就是当年甲午海战胜利的直接后果;1951年,美国介入朝鲜内战,也是从封锁台湾海峡开始。

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正是两岸分离才使中国在南海的实力受到很大的限制。在南海方面,中国面临两个战略通道:一是进入太平洋的最近通道巴士海峡,另一个就是进入印度洋必经的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离中国大陆过于遥远,其矛盾性质也不同于东海,中国当用团结南海国家的方法,共同维护这一地区的通道安全。

三、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得道多助

在“三海”中,中国面临的国际矛盾不同。如果以台湾为中界,在台湾以北的黄海和东海中国需要完成的主要任务是实现两岸统一,在这方面中国面临的直接对手是日本。我们知道,台湾回归中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法西斯同盟国共同建立的“雅尔塔和平体系”的重要成果,是目前世界各国反复声明的“一个中国”原则的法理基础,也是联合国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拒绝台湾当局进入联合国的法理基础。

日本———与美国和东南亚诸国不同———从1972年至今仍坚持不承认而只是“理解和尊重”中国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这表面上看是挑战中国,究其实质是在挑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国建立的“雅尔塔和平体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