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辩证法视域下美中经济冲突实质探析

刘仁营 胡月庆 2019-08-30 浏览:
美中经济冲突的实质,既不能仅从美国领导人个性,也不能从冲突具体内容来确定,而应该以唯物辩证法关于本质决定和本质发展方面的内容为方法论指导,对其做动态而全面的探析。从冲突进展的时态看,美中经济冲突呈现为一种历时衍生而又共时互动的“逐步出场”的冲突;从冲突的规则范围看,美中经济冲突是现有国际秩序规则内部而又超越现有国际秩序规则内部的冲突;从冲突的性质看,美中经济冲突是以霸权主义与反霸权主义为主要矛盾,又超越这一矛盾,向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与反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这一矛盾转化的“综合”冲突;从冲突的演化态势看,美中经济冲突是“战”中有“和”、“和”中有“战”,“谈谈打打”呈现为一种“战略常态”的冲突。我们应该立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社会主义复兴的历史坐标来审视这一冲突的必然性、长期性,合理应对美中经济冲突。

唯物辩证法视域下美中经济冲突实质探析

举世瞩目的美中经济冲突,正在由一个普通网络话题发展为影响中美关系和世界走向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上,美国就曾与法国、日本等其他国家发生过多次经济战。可以料想,此次事件也必然成为美国对外经济战历史的一个新阶段。随着冲突事件的发展,人们的认识在不断深化。但由于事件自身的复杂性、动态性,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人们立场的差异,目前人们对其实质的认识仍然存在很大分歧。本文以唯物辩证法为指导,在辨析各种观点基础上,对美中经济冲突的实质做一探析。

一、美中经济冲突的历程与演变逻辑

关于美中经济冲突的历程和演变,当前学界主要有三种常见思路:第一种思路,把美中经济冲突看作一种以关税战为主要内容的贸易战,认为到目前为止中美贸易战已经发生了三个回合或三波。第二种思路,按照冲突过程“谈”与“打”的交替,将美中经济冲突区分三个阶段:“以谈为主、以打促谈”阶段,“以打为主”或“只打不谈”阶段,“边打边谈阶段。第三种思路,把美中经济冲突与抗日战争的历程做类比,认为这一冲突包括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前两种思路基本符合美中经济冲突进展过程的实际,但第一种思路把美中经济冲突看作是以关税战为主要内容的贸易战,具有片面性;第二种仅围绕美中经济冲突的解决途径来分析,没有深入分析这一途径要解决的内容和实质。第三种思路试图用宏大历史视野看问题,但将中美经济冲突时间上限延伸到20世纪苏东巨变前后,人为扩大了事件外延。鉴于此种考虑,本文将美中经济冲突限定为美国2011年11月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基础框架以来,美中两国之间在贸易、科技、金融、舆论、学术等方面发生的冲突事件的整个过程。

1.第一阶段:美中经济冲突的酝酿与爆发

21世纪以来,中国的经济、政治等综合实力都在迅速提升,国际地位也在不断提高。2010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同时,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产业在某些技术环节也达到领先水平。这一切被美国视作对其国际地位和发展模式的重大威胁,开始逐步采取遏制政策。2011年11月APEC会议上,美国撇开峰会正式议题不顾,喧宾夺主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基础框架,邀请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家参与谈判,但没有邀请中国。美国的这一做法被人们普遍理解为利用TPP架空APEC,达到孤立和遏制中国的目的。由于美国后来在关于TPP协议的谈判中与其他国家存在利益上的纠纷,再加上国内力量的反对,这一协议最终变成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交给特朗普政府来处理。特朗普不像奥巴马更多从政治上看问题,他认为TPP会导致就业岗位进一步向外流失,于是坚决退出TPP。但特朗普政府这样做,并不意味着放弃在奥巴马时期就确定的对华遏制措施。2018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以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为由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正式对中国发动贸易战。

2.第二阶段:以“贸易战”为主辅之以“科技战”

从2018年3月至2019年5月中旬,中美双方进行一次元首会晤和十一轮经贸磋商。在此期间,美国对中国发起三次关税战,并对中国中兴、华为等企业发起以罚款、监控、封堵和抓捕人质为手段的科技战。关税战方面,美国前两次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第一次500亿美元,第二次2000亿美元。中国被迫做出应对,先后两次对价值11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税,第一次500亿美元,第二次600亿美元。2019年5月10日,第三波关税战爆发,美国将第二波关税战的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由10%上调至25%,中国对此也做出回应。中国一直希望双方通过谈判来解决中美贸易问题,但是美国却采取以施压的方式,企图逼迫中国同意美国的不平等协议。科技战方面,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国企业中兴实施封锁禁令,禁止美国所有企业与其发生业务交往,导致中兴公司不得不接受巨额罚款和人事监控。2018年8月,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在采购中购买华为设备和服务。同时,美国联合“五眼联盟”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等国禁止华为参与其5G基础建设。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当局要求,以违反美对伊朗贸易制裁法令为由,加拿大警察抓捕了华为财务官孟晚舟女士。事后特朗普说:如果对达成贸易协议有利,他会在必要时干预此事。2019年2月至5月,美国政府官员彭斯、蓬佩奥等反复到欧洲、亚洲、美洲等国家巡游,以华为产品存在安全隐患为由“告诫”不要使用华为产品。美国教授杰弗里·萨克斯认为这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高技术产品关闭西方市场、禁止中国购买美国和欧洲技术的行为,是针对中国经济战的一部分。[1]整体来看,这一阶段中美双方仍然以贸易战为主,科技战配合贸易战,美国主动进攻,中国对应反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