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中国稀土问题的经济史透视与演化经济学分析

贾根良 2019-08-29 浏览:
本文以稀土资源为例,基于经济史和演化经济学的视角对我国自然资源出口及相关政策进行了深入反思。重要自然资源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崛起过程中曾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他们都采取了“进口原材料并出口制成品”的工业化战略。相反,出口初级资源不仅无法致富,甚至会导致国家的衰落。发达国家严格限制自然资源出口的目的,是为了将其投入到构成国家富裕之基础的附加值高和创新机会窗口大的高端产业环节中。跨越式发展的机会窗口来自于新的技术经济范式,在以解决资源和能源问题为核心的第六次技术革命中,丰富的稀有金属资源将为我国抓住新的机会窗口提供难得的机遇。但是,我国当前稀土等稀有金属资源的利用与发展模式存在严重的弊端,亟待做出重大战略调整,本文为此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贾根良:中国稀土问题的经济史透视与演化经济学分析

一、引言

自2010年初我国政府实施稀土储备计划和出口限制政策以来,国际稀土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度上涨。[①]这一方面让美、日、欧等稀土消费大国怨声载道,并高调渲染“中国对西方发动稀土战争”;另一方面,一些针对中国稀土政策的行动业已广泛展开,如近期美国宣称要重新启动国内稀土开采活动并积极寻找替代供应的来源,日本则在指责中国“资源武器化”的同时,还频繁对印度、越南、蒙古等“有土”国家展开外交攻势[②],欧盟也搬出WTO规则对中国稀土政策施压……在我国稀土问题上,某些西方国家展开了紧锣密鼓的活动。

西方国家在中国稀土问题上的“神经过敏”表明,目前我国的稀土政策着实打到了某些国家的痛处。然而好景不长,最近据国外媒体透露,世界贸易组织初步裁决中国对9种原材料的出口限制违反了WTO规则。虽然该案不涉及稀土,但却很可能是西方国家的一次“投石问路”。在这次试探得到WTO的首肯之后,西方国家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将锁定中国稀土。[③]这意味着,目前我国对稀土等原材料的限制政策将可能面临严峻挑战。

事实上,即便我国已经有所行动,但在目前的经济和政策环境下,稀土等稀有金属作为战略资源的重要作用基本上是发挥不出来的。既然如此,为何西方国家还要在我国稀土问题上如此小题大做呢?以下是笔者援引某位中国专家的话:

【“(稀土)全球一年只需要12万吨,这是非常小的用量,其中还有很多是被有战略远见的国家储备起来的。……真正需要(稀土)的那些应用强国早就以低价大量储备了中国的稀土,所以现在中国对稀土的调控根本不会威胁到它们。它们大肆炒作,其实是想让中国继续以不合理的廉价供给他们稀土,同时消耗中国具有独特优势的战略资源,……这正是几个稀土进口大国与中国较量的手法。”[④]】

笔者认为,上面的这段话对我国稀土问题的国际争端做出了非常精辟的回答。为了打破某些国家企图通过稀土问题继续掠夺我国宝贵资源的险恶用心,并为我国进一步实施包括稀土在内的资源战略提供理论支持,本文尝试从经济史和演化经济学的角度对此展开分析。文章结构安排如下:首先回顾经济史上自然资源在发达国家经济崛起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以便为我们理解为何其现在仍高度重视控制自然资源提供历史背景。然后,基于演化经济学的视角和历史经验分析一国出口自然资源无法致富的原因,为我国限制乃至停止出口稀土等初级资源提供理论支持。在此基础上,从第六次技术革命的机会窗口入手,探讨稀土等稀有金属资源在我国迎接新技术革命挑战乃至跨越式发展中的关键性战略地位。最后,通过当前我国稀土等资源产业面临的种种困境,透析了我国资源战略大转变的必要性,并提出了具体的政策建议。

二、自然资源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崛起:经济史的透视

稀土是我国储量丰富且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资源,但是在我国工业化过程中,稀土并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改革开放初期,用我国丰富的稀土资源换取相对稀缺的国外资金和技术,是稀土出口的主要任务。时至今日,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国在稀土高端应用领域依然没有取得多少进展,反而已基本被外资或合资企业所把持。稀土依然没有摆脱“卖个好价钱”和“引进好技术”的职能定位。事实证明,稀土既不能卖个好价钱[⑤],也不能引进好技术。有人可能会说,稀土通过出口创汇为我国工业化做出了重要贡献,但这种说法不免会被熟悉经济史的人贻笑大方,因为历史上还没有一个成功的工业化国家是通过贩卖国内资源的方式而崛起的。

恰恰相反,发达国家经济崛起的秘诀之一就在于,重要资源作为生产所必需的原材料被投入到了当时的高端经济活动之中。从经济史上看,重要自然资源在发达国家工业化起飞阶段几乎都起到过巨大的推动作用。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基础能源的煤炭,密集分布于英国工业区的矿床之中,为早期英国工业革命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的作者马丁·雅克就认为,19世纪在英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发生工业革命的原因,就是英国当时发现了大量煤炭,从而破除了工业化的能源瓶颈。[⑥]邱建群(2010)对英国首先使用煤炭作为主要能源与英国之所以爆发工业革命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有趣且具有说服力的论述。[⑦]丰富的自然资源在美国崛起的过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赖特(Wright, 1990)和纳尔逊(Nelson, 1991)认为,美国大规模生产范式的兴起与其数量巨大的廉价能源获得和人均物资资源丰富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⑧]阿布拉莫维茨和大卫(Abramowitz and David, 1994)指出,土地、矿藏和森林等资源的丰富是南北战争之后有利于美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特征之一。[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