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张浩 2019-08-28 浏览:
乌克兰政治评论家普罗卡普丘克在接受采访时曾对记者说,过去波兰是“欧洲的走廊”,被东西两方来来往往的侵略者利用、蹂躏,甚至分割。现在,乌克兰取代了这一角色。当年许多示威者都表示,抗争是为了给下一代争取更好的未来,让祖国变得更好,但激情过后,他们最终沦为政客权力更迭的工具,成为地缘政治格局此消彼长的耗材。

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图:示威者高举乌克兰国旗\路透社

2013年11月21日至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爆发了“亲欧盟示威运动”,当时几十万青年走上街头,要求亲欧弃俄。和平示威迅速升级为警民冲突,首都基辅市中心化为一片焦土。虽然这场“革命”把亲俄的总统赶下台,换上了亲欧领导人,但乌克兰却并未走上康庄大道,西方国家口惠而实不至,东部内战持续,国内愈发撕裂,经济恶化衰退,人均GDP在2018年沦为全欧洲最穷国。当时抱着美好愿望上街的青年在激情过后,最终发现自己不过是西方和国内反对派用于颠覆政权的工具。\大公报驻乌克兰特约记者 张 浩

“朋友们!所有已经来到独立广场的朋友们,你们太棒了!那些暂时还没有来的人,赶紧来与我们汇合……”2013年11月21日下午,当拳王维大利.克里琴科在推特写下这句颇有煽动性的留言时,这场在维基百科中被命名为“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的历史事件正在拉开序幕。

当天,数百名激情勃发的年轻人呼朋引伴,举着自制标语,从城市各个角落汇聚至基辅市中心美丽的独立广场。在乌克兰传统信仰中象征家庭守护者“灶母神”的金色雕像下,他们发表热情澎湃的演讲,点燃篝火,组织夜间聚会,兴味盎然地结识新的伙伴,倾诉对国家美好未来的期待……

然而,彼时这些被浪漫与激情燃烧着的人们都不曾料到,这场所谓的革命运动将会持续三个月之久,并且会从平和的广场政治秀,最终演变成无法挽回的灾难。

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图: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的独立广场在示威运动后沦为废墟\法新社

93天亲欧示威123死逾2000伤

如果示威只是一种表达观点的方式,那就不会有悲剧。然而,当时乌克兰示威者的目标,却从最初反对政府暂停签署长达四年的乌欧联系国协议、主张与欧洲一体化,逐步转变为要求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广场示威的手段也逐渐脱离和平抗议的轨道。嗜血的潘多拉之盒一旦打开就再也盖不上了。到了2013年11月末,基辅市的示威人数一周之内就突破了十万,并开始向其他主要城市蔓延。警察与示威者几轮折冲震荡后,示威者越发激进和暴力。他们戴着面具和各式头盔,手持木棍、燃烧瓶等武器,阻断交通,占领政府建筑,武力对抗警方。甚至有戴面具的示威者驾驶推土机,冲向警方的人肉封锁线,造成100多名警察受伤……流血事件随着暴力对抗加剧不断激增。

在被称为“最血腥一天”的2014年2月18日,据现场亲历者对记者描述,当时基辅市中心到处是燃烧的轮胎、毁弃的汽车残骸、警察和示威者构筑的临时路障,甚至沾满鲜血的尸体。抗议者向警方投掷石块和汽油弹,警方则回之以催泪弹、水炮及镇暴闪光手榴弹。在随后几天里,甚至有身份不明的第三方枪手同时向示威者及警方开枪,令本已紧绷的紧张态势进一步恶化,警方和示威者都被点燃了。

根据乌克兰卫生部事后统计,为期93天的示威运动共造成123人死亡,两千多人受伤。死伤者中有年轻的示威者,也有同样年轻的警察和内务部队士兵。

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美欧政客亲临现场“打气”

独立广场示威活动进行正酣之时,欧盟外交政策专员阿什顿、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德国外长基多、欧洲议会自由党团领导人伏思达等西方各国头面人物,纷纷带着慰问品亲临现场加油打气。他们一方面向当时的乌克兰政府和领导人施压,以制裁相威胁,令其不得实施紧急状态或对示威者采取限制措施;另一方面又在广场上煽风点火,对示威者多方许诺,赢得了年轻人炽热的掌声。

2013年12月15日,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克里斯托弗.墨菲不远万里飞临基辅。在独立广场的舞台上,声嘶力竭的麦凯恩对台下的观众说,他来支持乌克兰人的正义事业,并许诺美国会支持乌克兰融入欧盟一体化进程,

【“乌克兰将使欧洲变得更好,欧洲也会使乌克兰变得更好”。】

站在一旁的墨菲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乌克兰的未来在欧洲,美国支持乌克兰作出这一选择……你们正在创造历史!”】

台下掌声雷动,震耳欲聋。

然而,独立广场的鲜血与掌声过后,历史并没有翻开更美好的篇章。参与领导示威行动的彼得.波罗申科在亚努科维奇逃亡俄罗斯后,于2014年5月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新一任总统。

乌克兰颜色革命|美梦成噩梦 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图:独立广场的原貌\法新社

亲欧派上台 经济越发陷泥淖

这位以推动乌克兰与欧洲一体化为目标的总统承诺结束战争,也承诺将在西方伙伴的支持下恢复经济,让民众过上好日子。但他在任内既没有解决与俄罗斯的顿巴斯战争,也未能被心仪已久的欧盟和北约接纳。更令普通民众失望的是,乌国内经济形势不断恶化。2015年乌克兰GDP下降9.9%,工业生产总值下降13.4%,超过500万人失业。就算在欧盟─乌克兰自由贸易区协定2016年正式生效后,乌克兰GDP增长也不尽如人意。到2018年,乌克兰与示威运动之前相比,已失去了20%的工业生产能力,经济结构几乎完全被改变。波罗申科本人更是屡被对手指责利用权力中饱私囊,大发国难财。这就是乌克兰抛弃俄罗斯这一传统最大贸易伙伴后的结局。

来源 : 大公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