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田文林 2019-08-27 浏览:
“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

一是经济形势每况愈下。阿拉伯民众起身造反,经济困顿是主要动因。但“阿拉伯之春”数年后,阿拉伯世界的整体经济状况反而今不如昔。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2011年中东剧变时,中东地区失业率为25%,目前已升至30%,是世界平均失业率的倍数。“阿联酋战略论坛”根据世界银行、联合国和世贸组织的数据得出结论:“阿拉伯之春”及随后政局动荡,使相关国家付出8300亿美元的代价。中东比“阿拉伯之春”之前更不稳定、更看不到希望。

二是教俗矛盾更趋激烈。2011年中东剧变后,政治伊斯兰势力“翻身解放”,一度成为这场地区剧变的最大赢家。我们知道,阿拉伯国家普遍信仰伊斯兰教,并将其定为国教,但现实政治中实行的是政教分离原则。因此,政治伊斯兰势力兴起,直接导致导致世俗与宗教矛盾白热化、公开化。这在埃及表现得尤为明显。

三是“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极端恐怖势力异军突起。2011年中东剧变导致中东旧秩序日趋瓦解,由此打开“潘多拉魔盒”,各种矛盾竞相迸发,尤其是极端恐怖势力乘势兴起,代表性力量就是2014年6月出现的“伊斯兰国”。时至今日,“伊斯兰国”虽然已经气数已尽,但其对中东秩序冲击巨大,导致中东极端恐怖主义连点成片,中东成了恐怖活动重灾区。中东剧变还导致大量民众沦为难民。阿拉伯地区人口只占世界总人口的5%,来自阿拉伯世界的难民人数却占世界难民总数的53%以上。

田文林: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三、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国面临“颜色革命”风险,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西方大国策动“颜色革命”,目的就是服务于西方大国和跨国资本,因此其必然以牺牲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前提。但其为了打破现行权力秩序,“颜色革命”的策动者往往会提出模棱两可的理念和主张。这在“阿拉伯之春”中同样表现出来。在2011年中东剧变中,抗议者打出很多看似体现全体人民利益的抗议口号,如“受够了”、“是时候了”等等。这些口号空洞无物,却很有感染力和煽动性,很容易打动那些不满现状的普通民众,抗议人数规模动辄数十万、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给当权者造成极大心理压力,乃至最终屈服下台。那些街头政治的狂热参与者,实际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是“颜色革命”策划者的“炮灰”。2011年“阿拉伯之春”看似是一场带有历史进步意义的群众革命运动,实则是“集体无意识”状态下的民粹运动。阿拉伯民众的政治热情被境内外各种势力利用和消费,充当了推翻现政权的“有用的蠢材”。由此使看似轰轰烈烈的“阿拉伯之春”,实则成了不折不扣的“傻子革命”。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苏联解体后,西方大国日渐将中国作为“和平演变”重点,并一直寻机策动“颜色革命”。正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要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存在一天,中国就始终面临“颜色革命”风险。当前香港乱局明显有外部势力插手痕迹,已经具有“颜色革命”的典型特征。如果任由这股乱港势力泛滥蔓延,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将黯然蒙尘,重蹈“阿拉伯之春”的悲剧下场。

【作者:田文林,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本文首发于《大公报》2019年8月27日第A24版,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